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中国“防火长城”还能撑挡多久?

2016年04月20日 综合新闻 ⁄ 共 167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世界日报中文网

中国是互联网大国,活跃的网民达6.88亿人,但对境外网站的严控与屏蔽也是世界仅见,成为世界互联网中实质上的“局域网路”。最近它遇到好多挑战,一是美国贸易官员首次将中国互联网过滤和拦截系统,也就是“防火长城”,列入贸易障碍年度清单;另外,“巴拿马文件”对中共高官亲属设立离境帐户藏钱的指控,“防火长城”将所有“巴拿马文件”列为屏蔽对象,却挡不住耳语评论在境内流传发酵。

美国贸易官员指控,过去十年,中国防火长城的限制“给外国供应商带来巨大负担,遭受损失的既有网站本身,也包括需使用这些网站开展业务的用户”。报告说,过去一年,“网站被彻底屏蔽的现象似乎恶化”,全球25个人气最高网站,有八个在中国遭屏蔽。譬如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都在列。

中国的网络过滤机制营造出一个与世界严重隔离的互联网。这种“闭关自守”不仅违反讯息自由流通的“互联网世界”基本法则,更造成极其倾斜的贸易环境,正是这种不公平设计,让中国有机会培养一批繁荣的本土互联网企业,垄断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中国最在意的言论控管,不能让“不利于党”或“社会主义建设”的资讯,透过互联网危及党或国家利益;但中国也举史诺登为例反驳,证明美国透过情治系统,侵入其他国家互联网域搜集讯息,威胁国家安全。

问题是,当中国大力推动“互联网+”政策,要求互联网整合流通成为下一步国家发展目标时,就无法回避与境外互联网的整合。甚至在跨境电商与跨境金融发展,都得面临其他国家对中国“贸易障碍”的抗议反弹。中国不可能要求区域整合,大推“一带一路”政策;另方面又闭关自守,企图以一己喜好与规则,来决定互联网世界流通的行为与方向。这种“开放”与“闭锁”的自我矛盾,也默认了两大政策可能失败的命运。

一个讽刺的案例,是被称为“防火墙之父”的前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日前返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进行数位安全演示,由于无法访问韩国网站,不得不使用虚拟私人网络VPN“翻墙”。“翻墙”已是中国网民的基本技能,连“防火墙之父”都要自找麻烦;鹰派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更坦承靠“翻墙”通往世界,可见“防火长城”搬石头砸自己脚有多严重,却未必真能屏蔽外在网络世界对中国开放的要求。

面对新一波产业革命,诚如中国总理李克强所说,政府要进一步提高规画、管理能力,不能光图省事,“一禁了之”,“说难听点,这不就是懒政”。其实,不仅是“懒政”,也暴露中国政府心虚与怯弱,不能也不敢面对开放讯息带来的挑战,却无法回避互联网新世界秩序的要求。不能开放“防火长城”,就难以提升中国社会进一步发展,解决中国“互联网+”的政策障碍。

巴拿马文件正是另一显例。当世界各国政商极尽全力逃避赋税,想在避税天堂洗钱、隐藏财富时,互联网世界以革命性作为,让各国新闻媒体分工合作,打破国家藩篱与壁垒,要求数位金融公开化与透明化,也冲击现有政商权力。各国权力拥有者发现,在互联网新世界,越来越难以黑箱决策或寡头封锁维护一己权力;再保守的政策,都挡不住新世界网民的跨国携手追击。当“全世界努力工作的人们”真的站起来了,中国政府却拚命要筑防火长城,堵住互联网资讯洪流,真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中国和普亭当然可把巴拿马文件视为“美国与西方社会”打击异己的阴谋,却不能不正视,巴拿马文件正是粉碎资本主义社会不公平的石头。讯息曝光也加速重新定义国际金融秩序。各国政府的集体协调,或将刺激多边联合公约,集体围堵逃漏税与洗钱。这样的作为,符合“社会主义”新发展理念,于情论理,中国没有立场不支持。

在新一波互联网革命里,各国为了数位金融的发展与建设,必须以公平、透明和安全原则,重新界定国际金融数位流通游戏规则,强化资讯交换合作。这些发展,都是中国走向大国崛起无法回避的难关,会使“防火长城”的砖墙逐步破碎。不能改变心态,做好打破长城的准备,终将成中共政权维稳的新威胁。数位革命潮流滚滚而来,“防火长城”已千疮百孔,从巴拿马文件封不住,大陆内部小波澜不断,它不是被迫翻倒,就是中共早晚须面对它,放宽或改变封堵的现状。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