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单独二胎”收效甚微

2015年02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175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成就之一,中国放开了独生子女政策,在部分人群中实行“单独二胎”政策。

一年前,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独生子女政策摆上桌面讨论。作为那次会议的主要成就之一,中国很快放开了这项持续超过三十年且极富争议的政策,在部分人群中实行“单独二胎”政策。

这一转变备受学者和国际媒体的赞扬。在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上海复旦大学同时任教的人口学家王丰对这一决定评论道,若得到贯彻,这一新政策将是首次重要的放宽。他还说,这一变化是“历史性的,是一个根本的变化。”

包括王丰在内的许多人口学家都认为,中国最终需要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允许每对夫妻生两个孩子。不过,中国官方却不以为然。比如,2013年11月,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就说,若现阶段就普遍开放,“短期内将引起出生人口的大幅波动,出现严重的出生堆积。”

当前政策收效甚微

“但是随着政策的执行及当前的申请情况来看,一些研究人员也在不断修订自己的研究,”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他和牛津大学学者的最新研究认为,去年宣布的这项新政策收效甚微。

他们的最新研究发现,目前的单独二胎政策对出生数量影响不大,远没有预期那么多。另外,当前出生的人口,要在15至20年后才能进入劳动力市场,因此对目前中国劳动力市场和解决老龄化问题的影响不大。

这一现状也让中国官方学者急忙修改此前的政策建议。周一(12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在《北京日报》上的《生育政策调整之我见》中写道,在“单独二胎”政策执行五年后全面放开,年度出生最多在2100万。

二胎政策调整是个表象,其背后需要有更多的结构调整予以配合。不过,这往往也是中国改革中最困难的地方。

而就在8个月前,翟振武在中国《人口研究》期刊上发表论文《立即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人口学后果分析》中称,由于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后,新符合政策条件的目标人群规模较大,且妇女生育二胎的意愿仍处于较高水平,中国年度出生人口将在政策变动后“急剧增加,出生人口峰值达到4995万。”

姜全保对BBC中文网记者表示,去年的二胎政策调整前,中国官方和鼓吹适度开放的学者高估了人们的生育意愿,“对于预测的一些假定可能也有欠考虑的地方……这些可能过高地估计了全面开放二孩政策对生育的影响,使得中国采取了‘单独二孩’的过渡政策。”

牵一发动全身的人口问题

姜全保补充道,当然,这一现状也有可能是由于部分人群观望所致,因此2015年将是全面评估中国目前人口政策调整的关键一年,“若2015年的出生状况仍与预测差别大,那么中国可能会加速放开普遍二胎政策,”姜全保说。

不过,放开二胎,关键是要解决中国的人口结构、性别失衡、老龄化和劳动力问题。这些困扰着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的难题,需要的不仅是出生人口的增加,而是更加全面的结构性改革,比如提高劳动生产率等。

换而言之,二胎政策调整是个表象,其背后需要有更多的结构调整予以配合,包括基层促进性别平等(比如“关爱女孩”行动等),改变部分人群对性别的不同理解,从而改善男女比例失调,和其带来的社会问题。不过,这往往也是中国改革中最困难的地方。

另外,过去一年中的许多案例显示,一些即便符合二胎条件的夫妇,仍然对此犹豫不决。他们认为,目前中国的生活和育儿成本都太高,孩子未来的教育、医疗和户籍等都是问题。这也反映出目前中国育儿设施和资源的缺乏。

“但更重要的,是年龄结构的问题,”西安交通大学的姜全保教授说,中国应在适当的时机全面开放生育政策,甚至是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

“对于劳动年龄人口,应当发展职业教育,提高劳动力的人力资本和劳动生产率,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姜全保建议,“对于老龄人口,应健全社会保障机制,拓宽养老渠道,尤其是要向农村倾斜。”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412/%E2%80%9C%E5%8D%95%E7%8B%AC%E4%BA%8C%E8%83%8E%E2%80%9D%E6%94%B6%E6%95%88%E7%94%9A%E5%BE%AE.html#sthash.2u88FNc1.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