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中共酷刑大全

2018年02月07日 党员园地 ⁄ 共 306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员邹党青转自世界民意网供党员和读者阅读
中共酷刑大全

让所有中國人都知道曆史,不要忘記.

中共自創立以来,即高揚恐怖主義的大旗:1931年5月,周恩来夫婦和康生親自帶隊,用繩子勒斃原中共特務头子顧顺章的妻子、兄嫂、岳父母、姨妹等十几個親友,[1]連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勵(國民党26軍第二師師長斯烈的弟弟)及顧家佣人、保姆都未放過。[2]

1930年,爲肅清異己、鞏固自己的權力,任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员和中共總前敵委员會書記的毛澤東,在江西蘇區施行名爲"打AB团"的大清洗,刑讯逼供,無所不用其極:施用了"打地雷公燒香火"等多種刑法,被打同志"皆體無完膚"、"手指折斷,滿身燒爛行動不得","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3]

據一九三二年五月的一份秘密報告,"凡打AB团不毒辣的,都認爲與AB团有關系";審讯时,"有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人手指甲內,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坐轎子,坐飛機(各縣皆然)坐快活椅子,虾蟆喝水,猴子牽缰,用枪通條燒紅捅肛門(勝利縣)......等。就勝利说,刑法計有一百二十種之多。"有一種想像豐富的刑法叫"仙人彈琴",用鐵丝從睾丸穿過,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然後用手撥拉,像彈琴一樣。杀人的辦法也多種多樣,"剖腹剜心"是常見的。有一個縣,用鏽迹斑斑的鐵丝穿過即將被杀的人的睾丸,牽成一串游街示衆。[4]

在毛澤東掀起的這場紅色恐怖的浪潮中,成千上萬的無辜者慘遭杀害,更多的人落下终身殘疾。中共1949年建政之後,更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1959年初,毛澤東認爲:"公社大隊長小隊長私分粮食一事,情況严重......在全國是一個普遍存在的问題,必須立即解決。"血腥的"反瞞産私分"运動(導致大饑馑、數千萬人餓死的關鍵一步)就此拉開序幕。如安徽鳳陽縣成立"查粮突擊隊",挨家挨戶地搜查,翻箱倒櫃,挖地鑿壁,找不出就打,僅一個小溪河公社就有三千多人被打,一百○三人被打成殘廢,还有三十多人死在了公社私設的勞改隊。[5]

喬培華根據中共檔案撰写的《信陽事件》調查報告,記录了數十宗光山縣發生的血淋淋事例:熊灣小隊张芝榮交不出粮食,被綑綁後用劈柴、木棒毒打後死亡,大隊幹部还用火鉗在死者的肛門裡捅進大米、黃豆,一邊捅一邊罵:"要叫你身上長出粮食来!"张被打死後,留下8歲、 10歲两個小孩先後餓死;陳灣小隊社员陳小家及兒子陳貴厚因交不出粮食,被吊在食堂的房樑上毒打,後又扔到門外用冷水冻,陳家父子7天內先後死亡,家裡留下的两個小孩也活活餓死;1959年11月8日,熊灣小隊社员徐傳正被誣陷"有種不交",被吊在食堂房樑上,殘酷毒打,6天後死亡。徐一家6口隨後全部餓死;晏灣小隊社员钟行簡被幹部用斧头砍死;熊灣小隊隊長馮首祥因没有向来這裡的大隊幹部让飯,被看成瞧不起大隊幹部,被吊在大隊食堂房樑上毒打,並將其耳朵撕掉,6天後死亡;陳灣小隊社员陳富厚因無粮可交,被繩子穿耳,並綑綁吊在樑上用扁擔打、冷水淋,当場死亡。爲防止其子陳文勝(17歲)聲张,誣陷他宰杀耕牛,綑綁起来毒打致死......[6]

光山縣縣委書記劉文彩到槐店公社主持「反瞞產」运動,連續拷打40多個農民,打死4人。全縣被打的有3528 人,当場打死群眾558人,打後致死的636人,致殘的141人,迫死14人,打跑43人。除了毒打、腳踼、冻、餓外,还採取了冷水澆头、拔头髮、割耳朵、竹籤子穿手心、松針刷牙、點天燈、火炭塞嘴、火烙奶头、拔陰毛、通陰道、活埋等數十種極爲殘忍的酷刑。[7]

據中共信陽地委關于信陽事件的報告和信陽地委第一書記路憲文的認罪書吐露,信陽事件直接打死逼死8萬余人......[8]

貴州湄潭的反瞞産、反盜竊运動,動用的酷刑有:割手指、縫嘴巴、用鐵丝穿耳朵和腳後跟、點天燈、猴子搬樁、吊鸭兒浮水,拖死豬、火鉗燒紅烙嘴巴、枪斃活埋等等。[9]

河南、河北、山東、安徽、甘肅、四川、湖北、湖南、江蘇、貴州、廣西、廣東等地出現武装征粮,由幹部們率領全副武装的民兵和積極份子,荷枪实彈下鄉"征粮"。爲了逼问出粮食,幹部們采取的刑法有捆綁、毒打、灌屎、穿糖葫蘆(用削尖的木棒從人的屁眼捅進去)、活埋、點天燈、放起花(在婦女陰部插上震天雷,點燃爆炸後血肉飛濺)、五馬分屍......對"不老实"的幹部群衆,使用了拳打腳踢、罰跪、揪头發、煽耳光、捆綁、吊打、人撞人、火燒、鋤把捅進陰道、刀砍、活埋等几十種刑罰![10]

一般而言,對于中共這樣野蠻、卑劣的恐怖主義組織,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出来的。《光明日報》總編穆欣回憶,中共監獄的監護人员"暗中故意使用'啓發''暗示''刺激'引誘某些人自杀",甚至經常給人服用各種藥品,"折騰我們的头腦,有的服後産生幻覺,有的出現恐怖感,有的服後话特別多,自己無法抑制,还有一種藥品,導致一切記憶中的事物性质完全顛倒。"[11]

在中共號召"依法治國"的今天,刑讯逼供、屈打成招仍然是普遍現象。據最高人民檢察院負責人透露,1998年-2002年,檢察機關查辦國家機關工作人员濫用职權、玩忽职守等渎职犯罪案件27416件,利用职權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的犯罪案件7760件。[12]

劉少奇、彭德怀等中共大佬被殘酷迫害致死,證明極權制度對每一個人(包括體制中人)都是巨大的威胁。1998年 4月,云南警察杜培武遭到昆明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甯兴華、刑偵支隊政委秦伯聯等人的刑讯逼供,手段包括:不准睡覺連續審讯;拳打腳踢或者指使、縱容辦案人员對杜濫施拳腳;用手铐把杜吊挂在防盜門上,反复抽墊凳子或拉拽拴在杜培武腳上的繩子,致使杜雙腳懸空、全身重量落在被铐的雙手上......杜培武難以忍受,喊叫时被用毛巾堵住嘴巴,还被罰跪、遭電警棍擊打,直至杜承認了"杀人"的犯罪"事实",指認了"作案現場"。經昆明医學院法医技術鑒定中心鑒定,刑讯逼供導致杜培武雙手腕外傷、雙額叶輕度腦萎縮。[13]

高智晟律師的公開信無疑是對中共的强烈控訴,在没有强大的外力压迫下,獨裁政党不可能洗心革面,其反動本质不可能動搖。高律師说得好:"我想提醒今天共産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産党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来的。"

與中共狼狽爲奸的國際奧委會,對六四大屠杀態度日益暧昧的中華民國和國際社會,以及得過且過、閑事少管的大陆民衆,難道真的要等暴政的鐵蹄落到自己的头上,才知道人權和自由的重要性嗎?

注釋:

[1]王力《王力反思录》,北星出版社,2001.10。

[2]周宗奇《三個紅色殉道者*25: 水有多深》,溪流出版社,2005。

[3]高華《對"肅AB团"事件的曆史考察》,香港中文大學《二十一世紀》總第54期,1999.8。

[4]张戎《毛澤東-鲜爲人知的故事》,開放出版社,2006.9。

[5]丁抒《從"大跃進"到大饑荒》,《隧道》,sd9710c。

[6][7]楊繼繩《墓碑》,天地图書有限公司,2008.5。

[8]余习廣《廬山會議後"反瞞産"三部曲與大饑荒》,鳳凰博報,2007.7.12。

[9]劉兴盛《貴州湄潭事件》,《炎黃春秋》,2007.11。

[10]余习廣《大跃進~大饑荒:曆史真相、過程與斷代史探究(6)》,鳳凰博報,2008.12.30。

[11]穆欣《辦〈光明日報〉十年自述》,中共党史出版社,1994.4。

[12]陳傑人《中國公民冤情分析》,《鳳凰周刊》總第131期。

[13]黃廣明《不愿穿警服的警察》,《南方人物周刊》,2005.7。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