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文章
陶红波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昆山工厂爆炸导致75人死亡,公司三名高管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周四被警方刑事拘留。在爆炸发生前一个月,当地所有企业都通过了官方的安全生产检查专项行动。中国民间发起联署,呼吁建立有工人参与的监督机制,全面提升劳工权益。活动开始4天就已收到了1600多人的签名。 苏州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上周六发生爆炸,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本周四,该公司三名高管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8月7日发表题为《模仿中国电影制造矿井谋杀案的21人被判刑》的报道称,河北一家法院判处21名参与谋杀4名矿工以骗取赔偿金的人员有罪。 报道称,这几起谋杀案类似于2003年的一部中国影片《盲井》的情节。在影片中,两名骗子杀害矿工,然后以家属的身份敲诈矿主。在这部影片公映后的十年里,中国发生了不少类似事件,这些残忍的阴谋从此被称作“盲井案”。 报道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7日以故意...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观察 纽约——奇利田高尔夫用品(深圳)有限公司发生罢工,根据目击者和工人提供的消息,参与罢工的工人约为300多人。罢工的当天工人开始了为罢工筹罢工团结资金,当天由奇利田工厂工人捐助了1523元。 奇利田是一家生产高尔夫用品的公司,工厂的主要客户是耐克,工厂人数为2000。据工人说罢工的起因是工厂很快要搬迁江西,工人担心搬迁后会损改工人权益,给工厂提出了补偿问题,多次找工厂管理层沟通,得不到答...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新唐人电视网 (新唐人记者熊斌采访报导)广东深圳哥士比公司女工周建容,因参与罢工遭到厂方开除,17 号从4层高的车间跳楼身亡。23号头七,中国劳工界发起哀悼活动,上千人连署,呼吁人大尽快通过正在审议中的《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条例》,以保障劳工权益。 中国劳工界发起的连署信除了对周建容的哀悼,对哥士比公司的谴责外,还呼吁广东省人大迅速通过正在审议中的《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条例》。信中提道:资方对劳方权...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新唐人 美国纽约的人权团体,日前发布报告说,韩国〝三星〞手机(Samsung)在中国的供应商〝东莞新洋电子有限公司〞,雇用未满16岁的童工。14号,〝三星电子〞宣布,中止与〝新洋电子〞的业务往来。请看以下报导。 总部设于纽约的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10号发表调查报告。报告中说,〝三星〞供应商——广东东莞〝新洋电子〞,被发现至少雇傭5名童工。而且这些童工受雇时间较短暂,通常只...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通讯 2014年6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近3年来广州劳动争议诉讼情况发布了《白皮书》。2013年,广州法院受理一审劳动争议案件12399件,超过深圳的12041件、东莞的11091件,成为广东一审收案最多的地区;珠三角地区广深莞三大城市在2013年劳动争议案件共计35531件,劳动争议呈现高发态势。2011–13年广州法院受理一、二审劳动争议案件总量分别为15492件、16554件、16208件,合计48254件,超过...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美国之音中文网 华盛顿 — 上海一家中港合资的包装材料工厂数百名工人连续罢工三天,抗议资方以降低工人收入和单方面更改合同期限等手段,迫使工人离职,以避免承担因工厂搬迁而需要履行的补偿责任。劳工权益人士指出,近年来中国大陆各地工潮此起彼伏,给当局造成维稳压力,导致地方政府不得不出面调解劳资纠纷。 上海通产丽星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工人7月8日上午开始罢工,有数百人参加。当局出动了大批警察进厂维持秩...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博讯网 7月9日,江苏省无锡市,美峰橡胶制品制造有限公司400余工人罢工堵门,遭公司雇佣百余保安殴打,有工人受伤入院。 工人“飞沙”说:美峰橡胶厂老板雇保安打工人,没良心的商人。 工人“煙婲易冷”说:无锡美峰橡胶公司黑心老板为强制搬迁,雇佣百名不明来路身穿保安制服的社会人员镇压手无寸铁的公司职工。 网友“是逗比还是逗比还是逗比”说:听说了,这是真实,还有员工被打直接送进医院,老板还是人大代表来着。 ...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阿波罗新闻网 “各个都说,别干了……”“白细胞一千八是神马(什么)概念……”这是潘洁在自己名为“潘小迷糊”的微博上发出的最后两条信息,那一天是2011年4月1日。 据《商业周刊》7月3日报道,中国银监会主任李建华因工作过度劳累死亡。银监会6月份称,48岁的李建华26年来始终“把党和人民”放到首位,他在赶着完成一份报告时突发心肌梗塞死亡。中国现在面临着工作过度劳累盛行。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中国每年约有60万人过劳死...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南方都市报 2014年6月13日 开出租车为生的蔡刚夫妇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好好跑车了,他们把时间都花在追讨“茶水费”上面。近期,有不少出租车向相关部门反映“茶水费”问题,要求退还。他们表示,自2006年东莞“禁摩”以来,“茶水费”成为东莞出租车行业内的潜规则,这笔见不得光的违规费用,形成一条强大的利益链,任凭相关部门多年明查严打,却愈演愈烈。今年5月,“茶水费”再次点燃了的哥们的愤怒。只不过,包括蔡刚夫妇...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