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文章
陶红波转自南方都市报 2014年6月13日 开出租车为生的蔡刚夫妇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好好跑车了,他们把时间都花在追讨“茶水费”上面。近期,有不少出租车向相关部门反映“茶水费”问题,要求退还。他们表示,自2006年东莞“禁摩”以来,“茶水费”成为东莞出租车行业内的潜规则,这笔见不得光的违规费用,形成一条强大的利益链,任凭相关部门多年明查严打,却愈演愈烈。今年5月,“茶水费”再次点燃了的哥们的愤怒。只不过,包括蔡刚夫妇...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通讯 2014年6月13日 开出租车为生的蔡刚夫妇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好好跑车了,他们把时间都花在追讨“茶水费”上面。近期,有不少出租车向相关部门反映“茶水费”问题,要求退还。他们表示,自2006年东莞“禁摩”以来,“茶水费”成为东莞出租车行业内的潜规则,这笔见不得光的违规费用,形成一条强大的利益链,任凭相关部门多年明查严打,却愈演愈烈。今年5月,“茶水费”再次点燃了的哥们的愤怒。只不过,包括蔡刚夫...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通讯 本文原刊于2014年5月2日出版的《改革内参》,作者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 王江松 劳资关系是工业社会和市场经济中最核心和重要的经济与社会关系。从历史上说,劳资关系大体上经历了或将要经历三个发展阶段:混乱无序且显失公正的阶段、基本公正且较为稳定有序的阶段、高度稳定有序和谐的阶段(这是一个迄今尚未达到的理想)。我国劳资关系总体上还处在第一阶段,最近十年来,劳资冲突开始爆发,2010...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5月21日,东莞警方最终因“证据不足”释放了林东。林东是劳动公益机构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工作人员,他在4月24日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林东和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负责人张治儒在4月21日晚上和东莞裕元鞋厂的几个工人见了面,帮助他们整理诉求。他们一直关注持续了十多天的东莞裕元逾四万员工参与的罢工事件。他们这次把手机全部关机,跟工人约到了距离工厂十几公里的另外一个镇。因为4月13...
阅读全文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女权无疆界」组织报告了13宗新案。有怀孕八个半月的被迫堕胎。警方绑架妇女做绝育手术。他们丈夫被砸、家属被罚款、房屋遭拆毁。河南的强制堕胎和绝育,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软禁中,披露这些情况。 华盛顿(亚洲新闻)一名中国女子在怀孕八个月时被迫堕胎,因为她的孩子在国家设立的配额之外受孕;另一人是被迫中止八个半月的胎儿,她怀上了双胞胎;而其他的母亲被迫做绝育手术,更接受插入宫内避孕手...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评估委员会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举行听证会,题目是:“中国的稳定:天安门事件的教训以及对美国的影响”。听证会上美国桥港大学的海斯教授指出,六四以来,中国各地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增加,但基本上都是地方性事件,然而《中国数字时代》创办人萧强却认为,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地方性事件可以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的焦点。 美国桥港大学政治学教授斯蒂夫-海斯在听证...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上海松江区奈那卡斯电子配件有限公司的逾千名工人因不满工资待遇,于周一起发起罢工,周三遭当局派出200多名警察及保安镇压,包括孕妇在内的多名工人遭到殴打,33人被抓捕。至周四,罢工仍在继续。 因不满公司克扣员工的福利待遇,上海市奈那卡斯电子配件有限公司(Dynacast Shanghai Ltd)的逾千员工周一起举行集体罢工,公司领导多日来未能给出合理解决方案,工会组织噤声。周三,当局出动200多名警察...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通讯 4月中旬,中国南端的广东省中山市已是一番夏日景象。黄圃镇上,格兰仕工厂里不用上白班的女孩换上色彩鲜艳的长裙。男孩则顶着各色头发,蓬松得有点夸张。 中午12点,短短一小时内6辆面包车驶入北厂区,每车载10人左右。他们是口才较好的老员工刚从附近乡镇招来的新人。在这个拥有数万人的微波炉和空调制造工厂中,他们将成为流水线上新的一员。当天,格兰仕入职的新员工有150人左右。 新员工多是90后,...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金融时报 当周志刚(音译)加入沃尔玛(Walmart)在湖南省常德市的分店时,他充满自豪地穿上了这家美国零售集团的红色夹克。但自从这家分店今年3月关闭以来,他就没有再穿过这件夹克,当时他和其他70名员工为争取更好的遣散待遇参与了抗议活动,并因此在没有受到正式起诉的情况下被中国警方拘留了一周时间。 他说:“在离开拘留所以后,我把自己的沃尔玛夹克脱了下来,扔进了一条沟里。我最初曾认为沃尔玛是一家非常优秀...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通讯 到6月份,赵丽萍就要退休了。按照裕元鞋厂的规定,50岁是女工退休的年纪,到时间就要离厂。 赵丽萍自1997年进裕元鞋厂上班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和丈夫都在这家工厂打工,住在工厂宿舍,多年来很少回家过年。鞋厂每年有两个星期的带薪假期,这个时间,她就回到故乡常德汉寿,去看望父母、女儿。 “回家就像做客一样,父母什么都不让干。”赵丽萍说。而女儿,作为留守儿童,也由父母带大。 快要退休离厂的日...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