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劳工权益观察:从鼓动到镇压:中国工人罢工的两种境遇

2015年04月13日 国内新闻 ⁄ 共 185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陶红波转自希望之声

中国工人罢工事件目前日益激增,罢工工人遭到政府暴力打压的情况也愈发严重。有评论称,中共对待工人罢工的态度已经从早年的鼓动、利用变成暴力镇压。

罢工遭暴力镇压事件激增

设在香港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日前表示:2014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工人罢工事件近1400起,2015年1、2月的工人抗议事件更是激增。美联社也报道称,中国大陆近年有组织的罢工事件每年都呈现出翻倍式的增加,这些都发生在资方盘压及政府无视诉求的情况下。

不过,“中国劳工通讯”告诉外界:面对罢工潮,中共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阻碍生产”等罪名拘捕、监禁那些组织和参与罢工的维权工人。

在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的镇压罢工事件很多,今年3月24日广东中山翠亨制包厂罢工遭警方暴力镇压事件就是其中之一。这家日资企业有拖欠工人社保公积金、年假、高温费等违法用工行为,但当地政府却无视工人的合理申诉,甚至派出两百多名警员野蛮殴打厂区内的工人,造成数十名工人被打伤,16名女工和9名男工被捕。

盘剥镇压推动工人觉醒

始自讨要拖欠工资的中国大陆工人罢工事件受到了两种力量的推动,其一是经营者和当地政府的盘剥和镇压,其二是社交媒体的沟通示范作用。美国之音报道称,罢工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在广东、江苏、山东和河南的劳工中间快速传播,抗议者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资及福利、养老金等。

经营者和当地政府的盘剥镇压似乎是罢工更本质的诱因。为了生存,一些原本怯懦的民众开始战胜自己的恐惧。翠亨制包厂工人罢工中,天生胆小的41岁女工石杰英冒险加入手袋工厂同事们的罢工行动。尽管她被防暴警察的驱散和拘捕吓得心脏病发作,但她在病床上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诉求:“我们应该得到公平薪酬。我不认为它是抗议,只是捍卫我们的权利。”

对此,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说:中国的罢工和抗议在增加,“在多数情况下,人们要求的是工厂返还所欠的那些工资、欠款、社保、住房公积金。”“有一些情况是,人们向政府抗议,要求工厂支付拖欠的工资和福利。”

而著名劳工权利律师段奕则表示:“我们看到的是,真正意义的中国劳工运动正在形成。”

经济低迷曝光“血汗工厂”

中国日益增加的罢工运动据信是经济低迷的直接表现之一。美国之音报道说:中国经济在2014年增长放缓,大约是20年来最慢的。经济降温,工资升幅停滞,拖欠工资情况加剧,失业率抬高,工人与经营者及当局的矛盾日益加深。

中国市场研究集团的创始人和总经理雷小山说:“从2月份开始,经济呈现一个主要的下滑趋势,幅度比许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还要大。下滑主要反映在失业上,你在工厂看到的是,一些小的、竞争力弱的工厂不得不挤压利润空间。”

对于发生罢工的众多工厂企业,有专家指出“血汗工厂”是激化罢工的根本原因。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的胡星斗教授表示:在中国,“血汗工厂满地都是。工人特别是缺乏代表自身利益的独立工会组织,是完全弱势的一方,所以有时会拿起罢工的武器。否则,他们没法改变被资本家、被管理者严重盘剥、欺压的状况。”

据悉,女工石杰英曾告诉媒体:是维权罢工唤醒了她,此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权力获得社保基金和住房补贴。这是“血汗工厂”欺骗式管理的一个真实缩影。胡星斗教授认为,中国1982年版《宪法》公开取缔了工人自发罢工的权利,导致中国劳工阶层权利保护意识被人为性的忽视。

北京的“工人阶级”之窘

外媒发现,参与罢工事件的工人中,有数量众多的人属于农民工。按照中共早年的宣传,“工人阶级”、“工农联盟”是中共利用的最重要力量,常被褒以各种“先進”光环。不过,外界发现,恰好集农民和工人角色于一身的“农民工”,以及曾长期推崇的“工人阶级”,现在却成了中共的一块心病。

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原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坦言:“当年(中共)打江山、夺取政权的时候,他们是发动工农,经常组织工人罢工。开始说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但现在大家看出(中共)掌握权力后,六十多年来不断在剥夺工人和农民,压迫工人和农民。”

夏业良认为,“农民工”这一新型劳工群体虽数以亿计,但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如劳工居民身份、子女教育、社会福利等)却受到户籍制度的约束,凡此种种导致的无组织维权活动成为社会稳定的隐患。他说:“维稳经费过去历年都高于军费,专制政权宁肯把钱花在维稳上,都不愿补偿给工人、农民。在他们的心目中,政府是说了算的,怎能由工人、农民提要求。(中共)的想法就是,宁可把钱花在维稳和打手身上。如果工农大众都把执政党当作不满的根源,我想(中共)就已经感觉到巨大的危机了。”

 

文编:李怀恩

编审:何洁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