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东北中共腐败统治观察:哈尔滨妇女两遇奇迹 邻里:不信都不行

2023年01月19日 综合新闻 ⁄ 共 674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金成文转自大纪元

【大纪元2022年12月03日讯】马忠波左腿突然疼得很厉害,她去看了很多次医生,花了近万元的医药费,最后到了省医院检查,才被确诊为腰椎盘突出和左侧股骨头坏死。马忠波从此拄上了双拐,还得吃药,那药一副就得两千块钱。可是马忠波吃了半年,病不但没治好,反而加重了,到一九九八年底,她的两条腿都疼起来了。

隔年,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八岁的马忠波拄着双拐都不能走路了,她到哈尔滨专治股骨头坏死的研究所看病,马忠波的七姐费力地把她背到了二楼,等上了楼,马忠波就在地上自己爬着走。在医生办公室,马忠波趴在地板上,吃力地抬头看着医生,医生不说话,马忠波怯生生地问:“大夫,我什么时候再来拍下一回片子啊?”医生木然地回说:“八个月以后吧!”

大夫不忍心告诉马忠波她两侧股骨头都坏死了,已经二期了。但是马忠波一听就明白了,一股寒气顺着冰冷的地面直窜进了她的心里,她仿佛收到了死亡判决书。

马忠波是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她在宾县长大,嫁到阿城,二十二岁时生了一个女儿。那时,再过一个礼拜就是除夕了,马忠波一家三口先后回到宾县娘家,马忠波想和父母再过最后一个团圆年。

法轮功学员马忠波和小女儿(明慧网)
回到娘家,马忠波不能拐拄,更不能走,得爬。她的妈妈天天服侍她,从西屋背她到东屋,又从东屋背她到西屋。马忠波还得了肩周炎,没办法拿东西,连最基本的吃饭喝水都得让人照顾。一次马忠波自己端碗吃饭,却把饭全扣在炕上,家人刚要说马忠波,但抬眼一看,马忠波早已是泪流满面,于是家人赶紧说没事儿,没事儿。

过完正月十五,马忠波的丈夫就要丢下马忠波母女,他知道马忠波的病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马忠波拽着丈夫的胳膊,说:“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我也不治了,我也活不多长时间了,咱还剩四千元钱,我死后这点钱留给你和孩子,但现在我需要你照顾,疼大劲你给我捏捏还能缓解一下。”但丈夫一甩袖子,拿着两千元钱走了。

丈夫走后,马忠波便彻底地绝望了。马忠波天天哭,她被剧烈的疼痛折磨着,一刻不停,她从早哭到晚,再蒙着被子从黑夜一路哭到天亮。起床后,她却经常看到母亲也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她知道母亲也是一夜没睡。

有一天,马忠波听见她的爸妈悄声商量着:“不能看着孩子这么疼下去,不行把咱家的房子卖了,一个草房能卖两三千。”马忠波心想不能让爸妈倾家荡产为自己治病,后来她就糊弄妈妈,说这儿疼那儿疼的,她盘算着让妈妈多买药,再一次全部吃了,一了百了。

梦中点化,奇迹出现轰动乡里
但没几天,马忠波八十岁的姥姥捎来一张纸条,让马忠波去她家,说法轮功挺神奇的,让她一块炼。但马忠波不去,她已经不抱希望,任家人怎么劝,她也不去。

可就在当天晚上,马忠波做梦看见一个穿着袈裟的人,从窗外飘了进来,这人双手合十,冲着马忠波笑,这人虽然没有张口,但马忠波却感觉他在说:“你的缘分到了,这回你该跟我走了。”第二天,马忠波和妈妈讲了这个奇怪的梦,接着,马忠波问:“真有佛吗?”她跟妈妈说:“要真有佛才能救我。”马忠波妈妈回说,她也不知道。

正月二十那天,马忠波的姥姥亲自来家里,要接马忠波去学炼法轮功。马忠波说:“骨头都烂没了,炼功能给我长上啊?再说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炼功就能好?”姥姥回答说,法轮功是佛法。这句话让马忠波一下子想起那个梦,于是她问姥姥:“你看见佛了?”又问:炼功得多长时间能见效?姥姥说:十天就能看出高下。十天?马忠波一听又意兴阑珊了,她回说:“得了吧,要是十个月见好我还连药都省了呢。”。

姥姥没有接话。但姥姥精神十足的样子,让马忠波看着看着心里倒生了个结,她想:姥姥八十岁了没死,我才二十八岁就要死了,这是为什么?

马忠波最终还是答应了去姥姥家,她权当是最后一次陪姥姥几天。

隔天到了姥姥家,姥姥却没有立刻教马忠波炼功,而是拿出一本书:《转法轮》,让马忠波看。马忠波翻开书,一读就被书中的内容吸引了,书里写道:“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马忠波一下明白了,自己的病,是不知哪生哪世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才欠下的,现在该是还债的时候了!马忠波用了两天半时间,就把这本法轮功的书读完。她恨哪,恨自己这么晚才看到这本书,这是一本天书啊!马忠波马上让表弟用两轮车推着她去法轮功的炼功点上学功。

法轮功总共有五套功法,第三天晚上,马忠波开始炼抱轮,这第二套功法只有四个动作,其中一个动作要求炼功人膝盖微弯、放松的站着,再慢慢地把双手抬到头前,好像在两臂间抱着一个圆圆的法轮。马忠波人站不起来,只能靠着炕,猫着腰,然后马忠波再吃力地把胳膊抬起来,但就是这样,马忠波还是累得想放弃,觉得自己身子沉甸甸的。然而马忠波睁眼一看,自己身边炼功的都是和姥姥差不多的老人,他们年纪虽大,却站得稳稳地,两只手臂也举得稳稳地,马忠波不服劲儿,她想:“我虽然病重,但我毕竟年轻,我不能让八十多岁的老人家看笑话。”她拚命坚持着,直到结束。炼完抱轮之后,晚上马忠波跟其他人一起学法时,她坐那儿身子拧来拧去的不消停,因为她腿疼,骨头也疼。

隔天早上,就像每天一样,表弟给马忠波打来洗脸水,马忠波洗完脸后,就坐着等吃饭。那天,马忠波坐在那就是轻松啊,乐啊,马忠波突然发现自己今天咋这么高兴呢?马忠波平时浑身痛,肩膀疼,脑袋沉,两只手支着炕想动一下,手一软就重重的摔在炕上。可这时,正坐着等吃饭的马忠波,她晃晃脑袋,觉得脑袋不疼、不晕乎了;举起手,发现沉甸甸的身子变得可轻松了;她摸摸腿,啥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和正常人一样,马忠波当即喊人:快把我皮鞋拿来!

马忠波穿上了那双久违了的高跟皮鞋,然后站到地上走来走去,她高兴地大叫、大笑:我好了,我能走了!

姥姥家的人呆呆地看着,愣愣地问:不可能啊,是不是精神作用啊。

马忠波一把端起她刚洗完脸的脸盆就往外跑,她把水一倒,然后往食杂店跑,她要挂电话,要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曾背着她看病的七姐。当电话一接通,马忠波就兴奋地对七姐喊道:七姐,我好了!

电话那头的七姐压根不相信。马忠波对她说:姥姥家没电话,我现在是用食杂店的电话,你知道我不能走,我不撒谎你也是知道的。这下,七姐也兴奋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七姐说:“你怎么得病吓人,好病也吓人哪!得个绝症,这么快又好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

七姐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马忠波的哥哥,让哥哥先去姥姥家,七姐自己也开车,直奔二百多里地外的姥姥家。另一头,挂上电话的马忠波仍像刚梦醒一般,她流着眼泪笑着,然后又跑着回姥姥家。

当七姐开着轿车到姥姥家时,马忠波高兴地跑出屋子外,她的哥哥拿着双拐就在后边追,哥哥焦急地喊着:你快拄拐,你快拄拐,你的骨头都烂了,万一摔倒这辈子就完了!马忠波头也不回地说:“我好了,我不用拐了。”

七姐把马忠波接回家,跟爸妈说马忠波好了,爸妈也不敢相信。马忠波就屋里屋外地来回走,爸妈就屋里屋外地跟着看,一看马忠波真的能走了,他们终于确信了。从马忠波开始炼功到奇迹似的痊愈,只花了三天,三天啊,这天大的喜讯来得令人无法言语。最后,马忠波的爸爸一字一板地说:“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他嘱咐马忠波:好好修!

马忠波像凯旋的英雄一样,周围的乡亲一个个的都来看活生生的奇迹,马忠波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告诉人们是大法救了她。神话一样的故事立即在十里八村轰动起来,越传越广。听说马忠波的病好了,他们家一下子涌进来三十多人,都要跟马忠波一起学法轮功,这些人里面还有从外村赶来的。原本家里的炕和地板都是让马忠波爬行和休息的,但如今,他们家的地上和炕上都坐满了来学功的人,而马忠波神清气爽的站着,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教大家炼。

不久后,马忠波的丈夫也回到了马忠波的身边,马忠波秉持着修炼人的宽宏,重新接纳了丈夫。因为不用再负担马忠波流水似的医药费,他们家从新盖上房子。

坚持讲真话,马忠波遭非法劳教
没几个月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各种媒体上都充斥着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诬蔑。

在二零零零年四月,马忠波去医院取之前拍的片子。医生见她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惊讶地问:“你不是那个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让人背着来的患者吗?”马忠波轻快地说:“是啊。”

医生一查病历,见马忠波之前只抓了一付药,更惊讶了,他问:“这不是用药的结果。快说说,你搞什么‘歪门邪道’了?”马忠波说:“我没搞什么歪门邪道,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医生听了之后,啧啧称奇,又说:“你既然出现这样的奇迹,可电视上说法轮功不能祛病,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话呢?”听了医生的话,马忠波顿时脸红了,她低下头,内心惭愧。然后马忠波又抬起了头,她看着医生,坚定地说:“我会的!”

回家后,马忠波拿着自己的CT片子和诊断书去了当地的信访办。她把自己炼法轮功后身体出现的奇迹告诉了工作人员。马忠波问:“政府为什么撒谎,说法轮功不能祛病?”

修炼法轮功前,马忠波在北方股骨头坏死研究所的诊断(明慧网)
谁知马忠波讲完后,却莫名其妙地被信访办的人辗转送进了区公安局。马忠波跟公安局的警察再次说起她的故事,警察就往马忠波的家乡挂电话,问有没有这个人。结果家乡的人积极的向警察介绍起马忠波炼功后的变化,他们说:“原来马忠波是股骨头坏死,是个瘫疤,炼法轮功好的。他们家穷的没钱治,房子都卖了,干治治不好,就回娘家了,后来炼功好了。”

警察一听这是真事啊,他们也看了马忠波拿去的诊断和片子,一名警察一再地说:“这是真事呀,我也得积点功德,我也得积点功德。”原本警察是要把马忠波送看守所关押,他们最后没敢往看守所打电话。

马忠波平安回到家后,却越想越不对劲儿,她想着:这么好的功法任人诬蔑,我不能坐视不管啊!马忠波决定进京上访。她的父亲听女儿说要进京上访,就说:“谁不去,你也得去。你的命都是法轮大法给的。你就是死在北京咱家也不后悔,只当你瘫痪时死了。”家人还给马忠波筹来了路费。

马忠波这次上访,却被抓进看守所里关押了两个多月,这期间她遭受许多折磨,还被警察索要了好几千元才被放出来。马忠波心想,法轮功能祛病是真的,她要把这真相讲出来。那年十月,马忠波再一次进京上访,却因此被判劳教一年,她被送到哈尔滨的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号,在劳教所的马忠波和其他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女学员都被弄到大操场上,警察要把马忠波她们带到男队去,但大伙儿都知道,之前一个女学员被带到男队迫害,后来疯了。女学员们拒绝去男队,并告诉警察们说这是犯法的。但是副所长用手指着自己鼻子说:“谁是法?大门一关我就是法。”

警察开始围殴这些女学员,谁不去男队就打谁。马忠波不走,五个警察就围着她连拽带打,其中一个女警察,连踢带踹地问:你为啥不走?马忠波看着女警说:还用问我吗?我是男是女你分不清啊?你把我往哪整啊?马忠波又说:“你这是在犯法,你要说现在回女队,我起来就走。你们让我上男队,那地方我去过,我知道你们要干啥,所以我更不能去。”但最后马忠波仍被警察给硬抬进了男队。

马忠波被弄进男队后就立刻受到酷刑折磨。警察逼迫她双脚蹲地,蹲了整整两宿一天。马忠波的右脚开始化脓溃烂,脚肿得比鞋大。后来马忠波蹲不下去,警察就把她的两只胳膊吊在二层铺上,直到马忠波疼昏过去才放下来,等醒过来又接着蹲。马忠波还被逼坐硬板凳,一坐就是几天几夜,臀部都坐烂了,脓血和裤子粘在一起,不让洗,不让睡觉。

折磨九天后,马忠波回到女队,她的脚烂得无法走路,全身发烧,烧的一阵明白一阵糊涂,她吃不进东西,呕吐,最严重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乳房肿起来了,特别的疼,乳房里面都是疙瘩,疼的她整夜不能睡觉。

一天晚上,马忠波一直肿着的右乳突然爆开了,黑紫色的血水和脓一起奔涌出来,和马忠波关一起的学员见状赶紧用卫生纸给马忠波堵,但没堵上,这名学员又从床下拽出个洗脸盆接着,接了半盆,一个女警从门缝问:别人都睡觉了,你俩干啥呢?当这名女警看到马忠波乳房爆裂的状态后,吓得“妈呀”一声就跑走了。一会来了好几个警察,他们说话的时候用手一碰马忠波的乳房,哗一下又流下来一股脓血脏物,马忠波一整个乳房就剩一张空皮。

马忠波当晚被送到医院去,大夫用镊子往里一挑说:整个乳房是空的,不用手术了,什么都没有了。后来他们又把马忠波带到哈市一个医院,检查完了大夫就说:你们这家属咋当的,这么严重怎么才送来呢?得马上做切除手术。劳教所的人这才说了马忠波的情况。当时马忠波的体重只剩六十多斤。

为了逃避责任,劳教所把马忠波送回家乡,那时马忠波已在劳教所被折磨了八个月,然而,接送马忠波的警察却沿途对四处乡亲宣传说:“马忠波炼法轮功炼出乳腺癌了,要死了。”

“佛法无边”,神迹再现:溃烂的乳房长回来了!

听说马忠波回来了,村里人都来看她,一看她这副样子,都认为她要不行了。派出所的警察和大队长还专程来看马忠波的笑话,他们幸灾乐祸地说:“快去看看小波吧……快炼死了。”“法轮功也救不了她。”一名邻居大姐对马忠波说:“你不说股骨头坏死是炼功炼好的吗?有本事你把这乳房也炼好了,咱全村都信法轮功。”

当时的马忠波已经很多天没吃没喝了,她浑身虚弱、无力,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但是马忠波一听邻居大姐的话,她立刻就想到: “如果我就这样的死了,人家却误会说是炼功死了……”马忠波内心极不愿人们因她而误解法轮功,生命垂危的她逐渐有了一个念头,这念头也越来越强,她想:我必须得活,佛法无边。马忠波想着: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管。

第二天,一个不相识的同修阿姨来看马忠波,见她这种情况,就把马忠波接到自己家。到同修家,同修阿姨问:学法吗?马忠波回说:学。隔天,同修阿姨问:炼功吗?马忠波愣了一下,然后回说:“炼。”

当时马忠波站着都发抖,虚弱得像滩泥似的。她的乳房红肿,淌着脓,腋下和胳膊都是大包,并且疼得厉害。但马忠波心想:第一套功法不就是通过“抻”的动作,来疏通百脉、调整机体吗?我就炼我就抻!

当炼功音乐响起,马忠波就使足了力气, 当她费力地脚往下踩、手往上抻时,她的身体像是迅速接通了电源一样,巨大的能量让她能够站的直挺挺的,顶天立地。马忠波感觉自己的细胞仿佛在快速的修复着、改变着。

一个原先无法站立、没有一丝力气的人,就这样神奇的一次性的炼全了法轮功的四套动功。

四套功法下来,马忠波如凤凰重生般,整个人焕然一新,炼完功,睁开眼睛的她不只感觉肉体重新恢复轻盈,一直压在她心上的那股痛苦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马忠波当时就大声说:“我好了,我不疼了。”

这时,马忠波隐隐的听到,像是从另外空间里传来的声音,她仿佛听到大法师父说:这才是我的弟子,我看你们谁再敢动她一下试试。

陪着炼功的同修阿姨,听到马忠波的喊声也睁开了眼,同修阿姨一看,发现马忠波身上的红肿全下去了,皮肤的颜色也都正常了,同修阿姨激动不已地叫着:“老头子快来看看,这孩子好了!”

不等同修阿姨的丈夫走进屋,马忠波就蹭蹭蹭地跑到隔壁屋。阿姨的丈夫一看马忠波能走了,说话有劲了,虽然胸前一侧还是空荡荡的,但和刚来时简直判若两人,阿姨丈夫那个激动,他一边跳高一边转圈,然后,他激动地说:原来都听说炼功人没病,我一看搀进来一个,这不都要死了吗?你要死我这,你家人来找我要人我怎么办哪,我正在这上火呢。

他接着说:“你们在那屋炼功,我在这屋唉声叹气的,你们没听见?我真的是吓坏了。这么一会你就好了?”阿姨丈夫竖起大拇指对她俩说:这法轮功也太神奇了,这要不是我亲眼看见,说死我也不信哪!

在同修阿姨家又待了一些日子,马忠波才回到了自己的家。这天正巧她公公过六十六大寿,马忠波家里聚集了百来名亲朋好友,他们正议论著马忠波二十来天没音讯,可能人死了。

这时,有人来告诉马忠波的婆婆,说:你儿媳妇回来了,又长出一个新的乳房。婆婆说:不可能!

但很快的,婆婆和亲戚们都纷纷瞪大了眼睛,他们看见了体态和正常女人一模一样的马忠波。

当大家一进到屋里,马忠波婆婆“唰”一下的就掀开马忠波的衣服看,婆婆惊呆了,围观的人也都惊呆了,马忠波胸前溃烂的大窟窿不见了?真长出来一个新乳房?!婆婆连说好几声: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太神奇了。

原来,就在马忠波在同修阿姨家炼功的当天晚上,她胸前的大窟窿也逐渐愈合了。里面新长的肉把烂皮顶了出来。已经烂空的乳房,重新长出新的肌肉。三天后,一个完整的乳房就再生出来了。

马忠波又一次成了人们议论的中心。而在场的人也都服了,他们都说共产党就会撒谎,专门迫害好人。之前去探望马忠波的邻居大姐激动地说:“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样了,快不行了,就是上医院用最好的药也不见得能好。炼法轮功真能炼好,而且好的这么快!这回我服了!法轮功就是好!”邻居大姐还大声说:谁敢不信也不行。

后来这名邻居大姐果然不断地跟别人讲大法真相,她甚至跟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说:你们不服行吗?这是我亲眼见的。

文章转载自明慧广播: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两度奇迹邻里人:不信都不行

责任编辑:高静 #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