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反右斗争观察:高耀洁:毛泽东反右运动遗留的后患

2021年08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308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黄宇翔转自博讯网

中 国 共 产 为 了 巩 固自己的江山万古长存,务必镇压民 众,使众人不敢活动、更不敢乱说话,陷他们于灾难中。这是毛泽东发动的反右派运动之目的。 反右派运动发动之后划了第一批右派分子。毛听了汇报之后,认为划的数量太少,批评了各级执行者,又指示往深处发展。对未成年的中学生、大学生和不识字的文盲们也下了毒手,把他们也划成右派分子。这显然是扩大化了,毛泽东怕这做法不妥当,便又改成“反社会主义分子”或“坏分子”。

官方称这次运动打击的有55万人,据内部消息有317万人。 当时,全中国人口4.5亿,竟然打击了317万人。其实何止317万人。根据党一贯的做法估计,肯定多于这个数字。全国以5 %计算,右派人数也应在500万人。因为被打击的多是上层知识分子,广大农民们无所感受。

不过也有一部分是来自工人、农民家庭的工农子弟。他们头脑简单,轻信了“帮助党整风”的鬼话,因跟随秀才们发了一 些肺腑之言,被列为右派分子。 毛泽东之所以把数以百万计的人推到敌对面,加以政治迫害,归根究底是怕他人对他的政权有潜在的威胁。 毫无疑问,毛泽东正是借反右派清除异己,让他们离开政治舞台,消除他日后之忧。

一, 扭 曲了人 们 的心 灵

借助反右派运动,毛 泽东为了巩固一党专政的大权,清除了党内派系斗争的政敌,50年代整高岗;60年代整刘少奇;70年代整林彪,他摆出了中国大地唯毛泽东独尊。“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伟大的领袖”等,都是全国人们天天喊叫的名言。当时,他个人权威达到登峰造极之地步,全国人们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其实他只活到83 岁,就恶贯满盈的去见闰王了。

从毛泽东一生经历来看,他不断自我削弱,自我否定自己的前程,最后众叛亲离。他的后人能干什么?会干什么?一个低智商,洋相百出;—个当了资本家的小老婆······。 盖棺定论:他是一个历史上的恶魔,世界的罪人!

从这场反右派运动,大家都看到了毛泽东的欺骗性。毛泽东说:言者无罪,但人家一说话,一个一个都获了罪,这不是明显欺骗人吗? 毛泽东欺骗了中国民众,欺骗了所有的单位,特别是欺骗了全体知识分子,欺骗了更多的后代青少年人。施暴者无不灭绝人性,惨无人道;受害者无不含垢忍辱,逆来顺受。 许多夫妻被迫离异,许多子女被迫与右派父母断绝关系。

这种事例多不胜举。四川有个叫容生 (化名) 的教师,他生于书香门第,在反右派运动中、全家划了9个右派,从父辈的校长到在校大学生的儿子、女儿、女婿、等无一幸免于难,甚至儿媳怀孕三个月,也廹于政治压力把胎儿刮掉,同时作了绝育手朮,他们怕下代孩子再遭政治迫害。 可见每个右派分子的经历、家史,都是一部凄风苦雨,惊心动魄的血泪史! 由此看来,中国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官方宣布317万人,从事实看来至少是317万人的三倍。

右派斗争扭曲了人性和伦理道德。芸芸众生被毛泽东锻造成了没心没肺没肝脏的人,没了独立思维和独立见解,见风使舵,阿谀奉承,逆来顺受,成了摇尾乞怜的奴才,唯一独有 ---- 钱。后来发展到全国各级卖官、买官的“壮举”。例如,一个姓周的官员,花一亿人民币买了一个厅长。此类事例太多,无法一一列举,这些都是反右派斗争的后遗症。

口号更是虚词诡说,喊了多年的、人人皆知的口号 “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千好万好、没有社会主义好 ”,好在哪里?带来了各种大义灭亲的阶级斗争,亲友互相攻击,兄弟相煎,父子为敌,夫妻火拼等种种丑态和罪恶行为。这些还被说成立场坚定,爱憎分明,从而被津津乐道,交口称赞!

人间道德品质沦丧,夫妻离婚,双方只争钱财,不要子女。无人照管的孩子们,生活无着、读书无门、流浪社会、染了上种种坏习惯;打群架伤人、偷盗抡劫、截路要钱、甚至走上吸毒、卖淫的道路,日子久了难免走向犯罪,进入监狱。这是情况为数不少。这都是80年代末期,我视察中发现的事例。

二,造 成人们只有 ” 钱心 ”

毛泽东亲手缔造的集权专制制度,亲身示范的骄奢淫逸生活,亲口赞许的无法无天的政权,是当今各级官员触目惊心的腐败源头。而且这种行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巨烈。以官场的贪污腐化为例,更可悲的是多年来无数贪官携款外逃,在国外找避难所,已经泛滥成灾,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国格与脸面;不但大贪官外逃,近年还有不少大量贪财的无赖、流氓、人渣等小辈,贪污了弱势群体或艾滋病病人的救命钱,也冐充受到中共的政治迫害,反共有成就等,携款逃往国外找狗食吃。以老百姓的格言为证:

” 坏东西 ”。

你 你 你,

你这个坏东西。

骗去弱势群体的救命钱,

为了你自己

你 你 你,

你这个坏东西。

假做公益伤害弱势群体,

赚钱为自己。

你 你 你,

你这个坏东西。

骗了艾滋病病人的救命钱,

用来肥自己。

到 最 后,

你以身伏法万人骂你。

你自作自受,

谁也不救你。

近日山东张教授来信说:“一些做公益的人发财和一些做艾滋的专业人员,和当干部发大财一样;这个国家的腐败简直没有办法。2010年前后,全球基金派国际上的审计机构审查对中国捐赠的艾滋费用,审出了一批问题,结果上面下文件,把钱都追了回去。当时很尴尬。可现在基层的问题似乎依然如故”。

没错,我见过不少以防艾滋病、救孤儿或做公益事业为名的人,从来没下过农村、没救过病人,靠从别处打听一些消息编造自己的功绩,骗来大量的捐款,贪了大笔公共的救命钱。有的卖自制药物 (自称专治艾滋病、肝炎的特效药) 诈骗的技术很高超,他们买豪宅、买别墅、玩弄女人或男人一个又一个、腰缠万贯 事发之后,逃往国外的避难所、安乐窝,广结帮派;作假能量之大,造谣才干之广,令人难以置信。他们会舆论造势,成了抗艾救星、反共英雄、做公益事业的模范。 这些人在生活上花费水平很高,小贪官也望尘莫及,他们的人性何在? 更谈不上道德、廉耻,我若不是亲自看见,真不敢相信这种事实。

谁把中国社会弄成了这难以收拾的烂摊子 按书面语言说是: “上行下效”,用老百姓的话说是:“大梁不正二梁歪、三梁四梁倒下来”。真相豆腐块掉入炭灰堆中,用麻绳怎样能提出来呢?

因国风败坏,中国大陆人到外国受到歧视。在中国看病难,谁都知道,在外国看病有时也难。我是一个88岁的老人,患有多种疾病,行走困难,先后求医曾遇到5次令人不测的遭遇。

去年体检时,发现我右侧卵巢有小鸽子蛋大的一个囊肿。我于2014年8月5日赴纽约最大的医院复查,医生诊断后告诉我半年后再复查。然而时过8个多月,我通过保健医生联系,2015年4月14日下午让护工带我去纽约最大的医院妇科复查。下午4时进诊断室,护士测量了血压、体重,把我身上的衣服都脱掉,换上病人服,等候医生来临。约10分钟后,来了一位笑容满面的女医生,护工递给她医院寄给我的预约信,医生把信放在桌子上。女医生问了有1、2分钟的病情及检查经过,然后她说:“去年检查过,查过血很好,你回去吧。”护工向医生要医院给我的来信,她也不给。

今天就诊,是经过他们医院预约的,我已经到了诊室,她没做任何检查,8个多月以前检查过没问题,现在就知道没问题吗? 医生这种态度很奇怪。

这是我来美国后第四次遇到医生对我的异常态度。2004年,我两次住老年科病房,曾遇到两次令人难以忍受的事件。特别是第二次更可怕。我是高血压,医生给我开了降压药一天吃两次,第二天我的血压降到85/52mmHg,我头晕、恶心、大汗淋漓,又让我吃了一天,第三天我拒绝之后,护士又请示医生才减少了药量,这是非常危险的,我真是领教了。关于那两次住医院的情况,我已经在《高耀洁回忆与随想》一书第222页-248页中写过,此处不再罗嗦。

这不能怪他人,而是时代造成的,中国人自己造成的。中国人在国外仍然带着自私自利、造假欺骗、拉帮结派、唯利是图混世的毒性,造成他人的反感,中国大陆的人受歧视是必然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