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浙江民主党人关注: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关于徐光、谭凯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2019年05月05日 综合新闻 ⁄ 共 172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戈秀芬转自博讯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

(参与2014年4月8日讯)2014年4月2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徐光和谭凯被杭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传讯后刑事拘留,羁押于杭州市西湖区看守所。与此同时,陈树庆、吴远明、陈开频、来金彪和胡臣等五人也分别被拱墅区、江干区、萧山区、上城区和下沙区国保的传讯并威胁。这是继1月3日对吕耿松、魏祯凌传讯、抄家,3月6日对陈开频秘密拘押后又一次对浙江民主党人的严重的政治迫害。短短三个月内就对浙江民主党人进行了三次严重的打压,充分暴露了中共专制统治的残酷性,也暴露了浙江地方当局僵硬的管治思维。

   徐光和谭凯都是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重要骨干,为浙江的民主运动以及中国民主党在浙江的发展和壮大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但这并不构成中共所诬称的“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相反,他们对中国未来建立一个民主宪政的国家政权不但没罪反而有功,是中华民族的功臣。徐光和谭凯都是生意人,他们都深知这个体制下生意人从事民主活动所要承担的风险,为了对手下员工生存负责,他们都谨小慎微,所进行的活动和发表的言论都非常理性。尽管如此,当局还是对他们残酷地下手了。

   徐光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参加过1989年学生爱国民主运动。1998年全国组党运动兴起时,徐光在家乡富阳市组织了“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富阳市筹委会”,建立了中国民主党第一个县级组织。2000年,被中共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出狱后他办了一家环境监测公司,从事环境保护活动。虽然是一家小公司,但对保护浙江省特别是杭州地区的地理环境起了一定的作用,因此也有一定的名声。不仅如此,徐光还解决了近二十人的就业问题。谭凯曾于2005年因组织民间环保团体“绿色观察”被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非法窃取国家秘密罪”判处一年半徒刑,出狱后他继续关注环保事业。谭凯是个电脑修理师,他经常为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免费修理电脑,这也是当局痛恨他的原因之一。谭凯曾著有《大同》一书,创办了《民主大同思想研讨会》的QQ群和微信群,拥有许多粉丝。徐光和谭凯都是环境保护者。中国权贵集团为了攫取财富和资源,疯狂地破坏环境,引起天怒人怨。近期广东荗名市由PX事件引发万民上街,举国震动。徐光和谭凯在这一时刻被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进监狱,与这一背景不无关系。

   去年以来,微信这一新的信息技术在中国兴起并迅速传播,广大网民利用这一新技术进行思想交流和沟通,特别是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利用微信这一平台,宣传民主、人权等等普世价值,探讨中国实行民主转型的路径,交流各地维权的经验。旧制度的守护者和卫道士对此十分恐慌,他们千方百计地破坏、扼杀这一新生事物,他们不但大面积地封杀微信群,而且不择手段地将微信群里的活跃分子投入监狱,徐光和谭凯便首当其冲。徐光和谭凯因在微信群回答网友时说“共产党可以在嘉兴南湖租一条船召开一大,民主党也可以在杭州西湖租一条船召开一大”,当局便以为找到了“证据”将徐谭二人抓进监狱。且不说这是一句开玩笑似的话,即使中国民主党人真的在西湖租一条船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又有什么罪呢?共产党已经开了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为什么不允许中国民主党开一次会议呢?

   自陈开频成功访台后,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影响在全中国、全世界都得到了提升,这使心胸狭窄、霸道成性的中国共产党嫉妒得要命。他们不仅对浙江民主党人的住处、行踪进行严密的监视、跟踪,而且大规模地传讯和抓捕浙江民主党人,千方百计地削弱浙江民主党人的力量——这是当局抓捕徐光和谭凯的真正目的。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曾多次告诫浙江省当局,必须正视现实,立即停止对浙江民主党人的迫害。中国民主党和共产党比起来虽然目前力量悬殊,但中国民主党代表正义,代表人民的利益和国家、民族的利益,它的政治主张已经深入人心。自古得民主心者得天下,希望共产党不要作违背民心的事。我们再次重申:中国民主党打不垮、打不烂,更打不死。中国民主党人不怕坐牢、不怕杀头,要想通迫害来使中国民主党人就范难于上青天。浙江当局必须理性地对待浙江民主党人,立即无条件释放徐光和谭凯。
   
    2014年4月7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