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浙江民主党人关注;王荣清追悼会警方如临大敌 生前好友多遭控制未能出席

2018年07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140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戈秀芬转自博讯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3日 转载)
王荣清追悼会警方如临大敌 生前好友多遭控制未能出席

图片: 王荣清(右)与朱虞夫合影。 (维权网)

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的追悼会周三举行,当天,殡仪馆外有大量警察、国保戒备,比参加追悼会的人数还要多。而王荣清生前的好友,多位民主党人均遭到警方控制,未能出席送老友最后一程。

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6月26日上周四去世,本周三是老人的追悼会,但在杭州的民主党人均遭到警方控制,有的在追悼会开始前被押走,有的更遭到国保传唤,只有两名外地的民主党人陈子亮及黄伟东出席了追悼会。

2004年,王荣清主持起草了《中国政党法草案》,并将这份由民间组织提出的关于立法的政治文件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

王荣清的弟弟王荣耀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天有百余名国保及警察在殡仪馆外戒备。

王荣耀:“国保的人比我们的人还要多。王荣清大部分好朋友都不能来,全部都控制住了。陈树庆来了以后又被他(国保)赶走了。”

记者:“今天国保的人数大概有多少?”
王荣耀:“我估计可能有一百来人。我的朋友说,其中有一辆大客车上面都是特警。”

王荣耀表示,哥哥已经去世,人死为尊,当地警方却连朋友参加葬礼也要限制,感到心中很压抑。

来自临安的参加追悼会的黄伟东告诉本台,追悼会自下午2点开始,3点多结束。除了王荣清的十几位亲属外,还有二十多名教会同仁:

“总共有30多个人,将近40个人(参加了追悼会)。王荣清的家属,他两个弟弟,还有妹妹,他的女儿,这些亲戚大概十来个人,还有教会的同仁,大概有二十多个人一起参加了这个告别仪式。后来毛庆祥过来了,是国保带过来的,应该是1点50分左右,王老的遗体还没推出来,迫于这样的环境之下,他只能向王老的遗像深深鞠了三下躬,就在国保的押送之下走了。”

最初躲过国保盘查的陈树庆告诉本台,追悼会开始前国保要求他离开,经过交涉,最后他只匆匆见了见王荣清的遗体一面,就被国保押走。而此次针对他们民主党人的控制是全杭州市的统一行动:

“我是和家属一起去的,我们还有两个民主党人,陈子亮和黄伟东。邹巍在殡仪馆门口被他们拦截的,拦截了以后强行拖上警车拉回到他的辖区。反正名字报得出来的个个都看牢了。把我送回来的时候,我们拱墅(区)国保一路上骂我骂回来的,说我害了他们,他说整个杭州市,其他人都看住了,就你给漏网了。上面责怪下来说我们工作没做好。”

吕耿松当天告诉本台,前一天,管辖他们片区的国保已答应,第二天下午派车送他前往殡仪馆参加追悼会,但他上午突然又被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传唤,至追悼会结束才获释:

“结果今天早上9点多他们就来了,给了我一张传唤单,说要传唤我。传唤单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他们就把我带到派出所了,就想把我控制在那里。到了3点以后,我说人家两点钟开始的,3点追悼会已经要开完了,最后让我回来了。”

吕耿松认为,当地警方如临大敌反而说明了他们心虚。

与王荣清有数十年交清的武汉维权人士秦永敏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

“王荣清先生和我是几十年的老战友,在1982海外出版的《中国之春》上,他和我都是名义编辑。从杭州目前的情况,本来也可想而知,当局对婚丧嫁娶方面,异议人士走到一起,现在都是采取这个办法。这些做法表面上能够使他们维持所谓的稳定,但恰恰使他们的怯懦表露无遗,更加激起人们的义愤,所以从长远来说,所有这些做法都只能成为历史的笑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