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冤狱调查

2016年09月28日 综合新闻 ⁄ 共 196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谢亚杰转自中国观察:

八年冤狱 六旬老人揭广东监狱黑幕

文章分类:

那是一个黑夜。很多监舍都传来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潘明胜老人感到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很快,死刑犯吴声泉就把他拖到洗澡房的后面,避开摄像头。吴声泉用一把尺子作为凶器,凶残地一个一个剥他的指甲,并叫嚣道「不转化,我要你一分钟都熬不下去」。当时,整个广东省阳江监狱响起潘明胜的惨叫声。

以上是广东茂名市69岁法轮功学员潘明胜老人在控告江泽民起诉书中叙述的一段经历。潘明胜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曾被非法判刑8年,狱中长期遭受非人折磨。2015年6月,潘明胜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揭开中共监狱黑幕。

潘明胜的妻子早逝,他很早独自一人带着四个幼小孩子相依为命。生活的艰辛令他对命运、前途感到悲观和失望。

1996年10月,潘明胜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彻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以前忧郁、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心情开朗,心胸开阔,多病的身体也健康了。法轮大法使我心理和身体都健康了,道德提升了。在社会上和家庭中,我都是被公认的好人。」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

这天早晨,七迳派出所莫盛强带领多名警察和雇用了社会上一些闲杂人员包围了潘明胜所在的炼功点。潘明胜被抄家,并被下令不准离开电白县一步。

潘明胜本以做木工为生,但由于在当地「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操纵下,多人在潘明胜家门口蹲坑和监控,他的很多顾客从此被吓跑了。

2007年9月27日,大约几十名警察,共8辆警车包围了潘明胜所在的一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潘明胜被绑架到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局。公安局连夜非法提审,公开写了批示:可以动用酷刑。

2008年3月14日,茂南区法院秘密判潘明胜有期徒刑8年。潘明胜认为修炼「真、善、忍」没有罪,不服判决,依法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但茂名市中级法院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办理,非法维持原判。

2008年8月27日,潘明胜被戴上脚镣,劫持到广东省阳江监狱。

一到13监区门口,一彪形大汉就冲出来死死地抓住他的衣领,粗暴地将他拖进13监区院子内,强行脱光衣服搜身,强行剃光头,并没收带来的衣服、被子、牙膏、牙刷、香皂。接着潘明胜被3名重刑罪犯押上6楼监舍。

这3名重刑罪犯分别是:吴声泉,阳江市阳东县人,32岁,杀人犯,被判死缓;李昌泰,化州市人,30多岁,诈骗犯,无期徒刑;吴亚基,电白县陈村镇棚村人,48岁,贩毒,吸毒犯,无期徒刑。

押潘明胜老人到监舍后,杀人犯吴声泉大声说:「我这里就是共产党!我这里就是『610』!」接着就是「啪啪啪」几记重重耳光打过来。

在监控室内,狱警坐在监控屏幕前监视著一切。潘明胜介绍,「我听到狱警装模作样地问:『吴声泉,你打法轮功吗?』吴声泉:『我没有打啊!』边说著对准我就是一拳。狱警又问: 『你还在打法轮功吗?』吴答:『我没有打法轮功!』对着我又是一拳。其实这是在做戏给我看,打与不打,都是由狱警说了算,意思很明确,就是打死也没有外人知道,打死也是白死。」

到了晚上,诈骗犯李献也加入了迫害的行列。他们轮流睡觉,但不准潘明胜睡觉,声称要他「认罪伏法」,潘明胜说:我没有罪,「真、善、忍」没有罪。他们无言以对,但就不准潘明胜坐着。

后来,潘明胜老人被强迫脚尖立地地单脚下蹲著。这一蹲就是三天三夜。

一个60多岁的老人,在短短几天时间,就被折磨得全身浮肿。

一次,李昌泰、吴亚基两个犯人用力抓住潘明胜老人的双手,反扭到背后,再向上提,直提到他整个身体弯曲,再也没有反抗能力为止。

这时,诈骗犯李昌泰还恶狠狠地对他说:你知道黎亮 (茂名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死的吗?不「转化」就打死!这时,杀人犯吴声泉凶残地用膝盖猛撞潘明胜的腹部。潘明胜说:「当时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监狱「610」见潘明胜没有「转化」,加大了迫害的力度。

两名彪形大汉被从监舍调来对潘明胜进行毒打。其中一人名为黄国富,湛江市徐闻县人,30多岁,无期徒刑。

「此人心狠手辣,专用拇指作凶器,刺击我的两肋,直接伤我的内脏。并且咬牙切齿地咒骂着: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

另一人是湛江市遂溪市人,30岁左右,身材高大,但满脸横肉。

「此人专打我的头部,导致我的头部至今还在疼痛,还打软肋。他把我打得弯腰驼背,从此直不起腰来。在绑架前,我的腰是正直的。茂南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拍了我照片,有照片为证。」

这些重刑犯被「610」狱警利用来专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随意打骂,不用参加劳动,每日三餐都是好鱼、好肉、好汤。监狱定性这些重刑犯是专项工种,日日有嘉奖,年年有记功,轻易获得减刑,所以他们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特别卖命。

在长期非人的折磨中,潘明胜老人身体被折磨成弯曲状,至今连走路都困难。

潘明胜在控告书说:「我所写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是血与泪的控诉。因我的头被打伤,很多事情也想不起来。这些迫害案例也只是冰山一角。」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