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贫富差距观察:中国社会不平等为什么?

2016年05月11日 综合新闻 ⁄ 共 251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淑钗转自友行网

中国不堪社会不平等加剧的重负

 

北京大学日前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显示,中国目前的收入和财产不平等状况正在日趋严重和扩大。该报告称,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据估算,2012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约为0.49,超出0.4的警戒线,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则从1995年的0.45扩大到2012年的0.73。

 

看到这些数据,很震惊!越来越富有的中国,为什么社会不平等和贫富差距却越来越大了?有人会说,这个报告样本太小或者数据不权威,但很多人的感受却是如此真实。甚至,有人认为这个报告的数据已经很保守。尤其是家庭财产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73。基尼系数超过0.4则意味着贫富差距已经到了警戒线,可能会影响社会安定。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经济经历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当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按照2014年GDP为635910亿元、2015年经济增速为6.9%左右估算,2015年GDP或将达到68万亿元。而根据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2015年世界财富报告》,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较2014年增加1.5万亿美元,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

 

中国在世界上越来越富有了,并一直倡导“共同富裕”,缩小贫富差距,但为什么社会不平等和贫富差距反而扩大了呢?

 

财富的获得机会不均等

 

很多人很好奇,报告中占1/3全国财富的1%家庭和人群到底是什么人。不管是官、商、明星或者什么二代,毫无疑问,都算是有特殊优势或者机会获得财富的人。这些人只要动用手中的权力或者关系、甚至公共影响力就可以兑现巨额财富。而绝大多数人都只能依靠劳作挣得一份能够生活的收入。

 

 

最悲惨的是,有25%的人仅拥有了社会财富的1%。这些人是社会的底层,他们生活在广大农村或者城市的最底层,从事着最辛苦或者卑微的工作,他们即便再努力也不能有体面地收入。在他们的世界里,勤劳致富的原则有点失灵。

 

中国的阶层固化

 

社会人口的层级流动渠道狭窄,甚至渠道越来越少,社会结构不合理。

 

出生在大城市里的人很明显比在边远山区、贫困农村的人拥有更多的机会。而从农村出来的人,不管是通过高考、参军走出农村的,但是他们现在面临的是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和人才过剩,在大城市立足越来越难。比如说,大学毕业生的毕业收入在不少地方基本上是2000元左右,这个水平根本就不够在城市的支出,生存都非常艰难。

 

而官员或商人的孩子,他们基本上都能靠着父母积累的财富,出国留学甚至移民,差一点的都能在国内上个大学,子承父业或者成为官二代富二代。富二代们生下来就过着衣食无忧、甚至是奢靡的生活。要么就是担任家族企业的管理层、搞所谓的投资,乃至直接登上各种富豪榜。而农民的孩子很多只能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晒太阳,尽管有一小部分能走出农村,也只能在社会的底层打转。

 

收入和财富分配机制被扭曲,极不合理,财富高度集中

 

在我国实行的是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收入分配制度,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但事实是,效率是有了,但公平却没有兼顾起来。至少从结果来看,收入和财富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是加剧了。

 

 

按劳分配为主,但劳动者获得的收入往往是最低的,或者说在财富分配中占有的是最少的。在国企央企中领导或者员工收入是比较高的,不少高管动辄收入百万,有的甚至近千万。尽管出台了限薪规定,但是在社会中仍是高收入阶层。

 

再比如,一些公司一上市立马“鸡犬升天”,领导和员工收入都大涨。更不用说某些领导干部或者公务员,看似工资不高,但灰色收入可观。掌握公权力和资源的某些要职人员,权钱交易,动辄捞取千万上亿元的好处费。

 

看看那些被查处的腐败分子,你就会知道,中国大量的财富去了哪里。一个处级干部一贪就是上亿元,家里现金或金银珠宝成堆。尽管近年来中国出台了缩小贫富差距的收入分配机制,但是效果似乎并没有预期那么好。

 

收入再次分配上更是不尽合理,社会保障和救济体系不完善

 

在某些领域甚至是穷人补贴富人。存款负利率,大量存款人,很多都是普通家庭存款时相当于倒贴钱,而贷款人借着低息的钱去投资,获取的是高额利润回报。而真正能够贷款的都是有门路的企业、投资者或者生意人。

 

对于穷人补贴富人,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位教授都有过论述。在他们看来,很多低价政策导致的是逆向转移支付,就是穷人补贴富人或者老百姓补贴当官的。这必然导致收入差距扩大,甚至贪腐问题。

 

在税收方面,近几年个税增长速度都是远超GDP增长速度或者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工薪阶层的税收负担在加重,而工资却没有增加或者增长缓慢。

 

在财产税和遗产税方面中国立法不完善,中国的财富在代际传承成本小,不用交税,而社会传承的比例还很小。不像发达国家,通过征收高额的财产或遗产税,使社会财富更多在社会传承,用于提升公共福利或者提供平等的机会。

 

中国尽管出了很多亿万富豪,但是真正愿意将财富捐献给社会的微乎其微。不像巴菲特、比尔盖茨或者扎克伯格等这些西方富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们都会乐于将90%以上的财富捐给慈善机构,回报给社会。

 

 

尽管社会保障越来越覆盖到农村,但保障的程度和水平还比较有限。而最新政策是工薪阶层的医保缴费比例将有所增加。在救济上也还很缺乏。比如说,一个家庭在经历大的变故或者大病之后,几乎就是倾家荡产、一贫如洗,乃至欠下一屁股债的结局。在医疗福利上,高收入人群享有更多的医疗补贴,医疗补贴不成比例的补贴给了富裕人群而不是穷人。

 

社会不平等从来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也是古人的教训。当然也有人说,社会不平等和贫富差距扩大是发展中国家的共同问题,但这不是不面对问题的理由。我们看到,政府在做着各种努力以缩小收入差距,通过精准扶贫消灭贫困。但我们不得不正视和面对社会不公、贫富差距扩大和加剧的现实,越来越富有的中国已经愈发不堪社会不平等加剧的重负。

 

目前来看,要实现2020年居民收入翻番、消灭贫困以及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主要目标,任务非常艰巨,留给我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必须下大力气调整收入分配机制,遏制社会不平等加剧的趋势。否则,将会影响社会的安定,乃至引发社会动荡的危机。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