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族党个体商贩观察:个体商贩挨打,还得拘留、赔款

2016年02月02日 综合新闻 ⁄ 共 15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尹程琳转自大纪元

【大纪元1月15日讯】 在中国民间商贸集市不时的可以看到这样一幕:一个或多个横冲直撞的“牛仔”走到每个商贩跟前,蛮横的伸出手,商贩们马上掏出钱递上,“牛仔”们又再逼近下一个商贩。最初笔者不解原委,便询问卖货的商贩,商贩压低声音说道:“这些都是‘大爷’,黑社会的小弟,收税的。手一伸,就的马上给钱,稍有怠慢,就是拳打脚踢。我们这有个顺口溜,‘上钱要快、面代笑容,不管大小、叫哥没怪,要想实惠、不要税票,恭迎躬送、饭局我算。’”说话间突然前面传来吵闹之声,只见三个“牛仔”将一个卖蘑菇的农村青年的箩筐踢翻在地,接着其中一个“牛仔”又飞起一脚踢向农村青年的下阴,农村青年顿时疼痛的卷曲的跌倒在地上抽搐着。“牛仔”们并未因此罢休,其中又有两个“牛仔”上前恶狠狠的踢踹倒在地上的农村青年,嘴里还骂道:“敢跟大爷叫劲,不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你不知道大爷是干什么的?”这时旁边卖蘑菇的两个中年男人解围说:“行了,几位小哥,货你们都踢了,人也打了,杀人不过头点地,适可尔止吧。”“怎么的?你们不服是吧?还算上你是不?”“牛仔”又转向两个中年商贩,说着就给了中年人一个大耳光。两个中年商贩不干忍受欺辱,还起手来,三个“牛仔”和两个中年商贩厮打在一起。一阵警笛响起,110巡警赶来了,其中一个“牛仔”马上指着两个中年商贩对警察说:“大哥,他们暴力抗税。”几个巡警不由分说,将两个中年商贩押上警车。后来听说那两个中年商贩被刑事拘留15天,出来后“牛仔”们扬言要废了他们。两中年商贩又找人给“牛仔”们送去两万元钱补偿费,算是把事化了。

“流氓税收”已是中国集贸市场的普遍现象,地方黑势力的“大哥”与税务部门或其它收费单位签订协议,税收由黑势力承包,“大哥”又将各个市场分别包个各地区的小混混。沈阳的五爱市场, 曾经就是刘涌势力范围管辖区。他们多是官匪勾结,相互利用,欺压百姓。他们肩负着为国收税、收费的“重任”。所以在中国社会有个怪现象,工人、商人甚至政府工作人员,每天拚命的劳动工作,可收入仍然寒酸,而市井流氓、小混混们一天游手好闲,而却个个花销宽阔,衣着华丽、吃高级酒店,逛豪华桑拿浴,泡妞嫖娼、逍遥快活。他们为了满足自己有足够的收入,强行增税、增费,小商小贩即不敢怒更不敢言。政府官员只坐收渔翁之利,至于钱是如何收来的?收多少?他们闭耳不闻。只要那些“牛仔”们不闹出人命来,政府官员就认为“牛仔”们是在执法收税。
勒索百姓属合法,黑势力壮大,威胁政府官员安全
2000年4月河南省沁阳县的马聪林、马聪军兄弟为首的一伙流氓恶势力,从当地交通局承包了客运站得收费管理,他们无恶不作,随意增加所谓的管理费,压榨勒索百姓,政府管理部门则坐地提取“承包费”。从此,沁阳从事长途客运的公司每卖一张票,就要向这伙人交纳3%的“管理费”。今年3月,驻马店市政协委员、宏达客运公司经理席正强因为拒绝交纳“管理费”,马氏兄弟纠集流氓几十人对宏达公司的工作人员和乘客大打出手,然后他们又调集几辆大客车堵在宏达车队的周围,不让客车出站。围截乘车旅客,直到次日傍晚才让乘客散去。宏达客运公司已经营了10年的长途客运生意,不得被迫不停了下来。
2000年10月,马氏兄弟一伙以每年9.8万元的价格,从县物资局手中承包了沁阳两个乡的煤炭市场“整顿”任务,他们采取强迫手段,把那个乡的所有散煤、型煤经营户全部集中到离城较远的西关和老煤建公司院内,除每户每年要交纳3000元的“场租费”外,还由他们定价收取散煤、型煤的“管理费”,造成沁阳的煤价飞涨。他们还对途经城关的运煤车辆强行收费,稍有不从就动手开打,打完被打者还得赔钱认罪。
马氏兄弟一伙在当地的穷凶极恶,为非作歹,如不是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殴打县政协副主席、人事劳动局副局长等中共领导干部,直接威胁到政府官员的安全,恐怕当局也不会重视,如今仍还“合法经营”呢。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