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网络自由观察:网信办鲁炜说中国网络管理师从西方 地球人都笑了

2016年01月08日 综合新闻 ⁄ 共 149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徐俐转自博讯

(博讯2015年12月10日发表)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本周三(12月9日)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记者会上回应中国网络管控、审查等问题时表示, 网络管理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分析人士表示,这一说法是混淆概念,偷梁换柱。

“法新社”本周三的报道说,鲁炜是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前一周举办的记者发布会上说这番话的。中国审查互联网政治敏感内容,屏蔽一些西方媒体网站以及网络巨头的服务,诸如脸书,推特和谷歌等。一名美国记者质疑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将会使中国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一种“局域网”,而且与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深化改革开放和在全球展示中国自信开放的国际形象相悖。

鲁炜对此表示,世界上应该没有哪个国家敢说完全管住互联网。中国有400万家网站,有将近7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6亿微信和微博用户,每天产生信息300亿条,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都不可能对这300亿条信息进行审查。所以,“内容审查”首先这四个字是用词不当的,但是没有“内容审查”并不等于没有管理。对于网络的管理,中国恰恰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而且学的还不够。针对“局域网”,鲁炜说:“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

旅居美国加州的作家凌沧洲周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西方发达国家的确也会进行网络管理,但和中国的管理大不相同。他说,

“西方国家管理网络确实也管理,比如现在伊斯兰恐怖组织ISIS利用网络来招募西方一些成员等等。但中国的很多网络管理涉及思想领域,比如说有些网民对社会有意见甚至对雾霾有意见都会被屏蔽。政府的管控深入到了思想领域。”

旅居美国纽约的网络评论人北风也表示,鲁炜的说法完全是在“偷换概念”。他说,

“中西方互联网管理最大的区别是西方的互联网管理是有法可依的。当用户个人权利受侵犯,他们可以寻求法律途径起诉政府或者侵权的公司。并且,西方还有很重要的力量,象媒体,他们同时起到监督互联网管理的职能。但中国的互联网管理实际是黑箱体系,没有人知道其审查标准、没有人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报道说,在被问到中国国安法、网安法、反恐法对互联网的影响时,鲁炜称,没有法律时有人批评无法可依,有了法律又被人无端指责。中国做什么都会有人说不是,但中国不会因为别人说三道四,就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动摇、改变。

北风表示,中国这些所谓的“有法可依”,使得当局对互联网的管控越来越“严酷”。

“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通过各种网安法、反恐法让大量本来没有‘入罪’的网民的行为都‘入罪’了。另外,中国还有很特殊的情况是有大量法律之外的行为,如央视曝光、超越法律的解释,无故对一个人采取司法强制手段。”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12月16日到18日在浙江乌镇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大会。法新社的报道说,中国自去年开始主办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让很多人质疑其动机。

北风对此表示,中国这样做除了希望强调中国“网络主权”、打破目前互联网治理结构、为自己严酷的互联网管理提供一套新说法外,还希望用中国数以亿计的互联网用户,作为游说互联网公司配合中国“网络主权”说法的诱惑。他说,

“包括习近平访美的时候会见那么多互联网的头。包括这两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把世界主要的互联网的领导人都请过来。双方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

今年10月由美国智库自由之家发行的报告说,中国在65个受到关注的国家中对互联网管理最严的国家,排在伊朗和叙利亚之后。

来源:RFA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s://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12/201512100638.shtml)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