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梁奇:中华冤魂遍神州 中共迫害无底线

2016年01月01日 综合新闻 ⁄ 共 482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附:201571---2016120日,中共迫害统计数据汇报

                                                               梁奇

2015年3月25日,我终于踏上向往已久的土地:美国,那天开始,心中的莫名的恐惧与忧伤就慢慢消失了。

1984年夏天,我考上广州师范学院(现在的广州师范大学),我报的是英文专业,因为我要了解中国之外的世界,尤其是西方。我的主修课程是:英语精读、泛读、英美文学和英美概况。我特别喜欢英美概况,因为我可以更多的了解西方。记得当时了解到美国的三权分立,还有美国独立的司法和执法,我十分惊讶美国人民的智慧,制定出如此完美的社会管理制度。

这里,我特别要说的一件事情,它太让我震惊了,它让我开始怀疑中共及其政府的所作所为。大约是在1984年的春天,我家乡那个贫困山区的村子里来了一个老人,台湾来的,是我家邻居梁广汉的大伯,坐着轮椅,要别人护着走路,双腿在国共战争中被炸掉了。他还带来了一辆本田摩托车送给他的侄子,是在香港转机是买的。梁广汉多么威风啊,居然拥有一辆日本本田摩托车。你知道,那时候,谁家有一辆自行车就是了不起了。更加让人羡慕的是,老人给了梁广汉好几万元,盖起来一栋三层的、村子里最漂亮的大楼房。你知道吗?那时候谁有一万元就是富翁啊,叫“万元户”。我们都以为这个老人是台湾的富翁,但是他说他在台湾是一个穷人,作为一个残疾退伍军人,没有工作,没有妻子儿女,孤苦伶仃,仅仅依靠政府的抚恤金生活。他还说,在台湾,拥有几百万资产的中产家庭很多,富裕的家庭千万以上。太令人震惊了!

我们的课本上都是说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老师教我们长大后要参军去解放台湾,共产党和政府宣传的台湾蒋介石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有一次大家上山去抓台湾来的特务,我在地上捡到一颗糖果,不敢吃。同学说那是台湾特务故意掉在地上,要毒害我们。

原来我们的教科书、教师和政府都是骗人的!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我迫切想了解这个世界。改革开放之前,我们都不准也不敢与国外有任何联系,外国电台也不敢收听,小心被扣上里通国外特务的罪名。有一个家庭接到通知说他马来西亚的亲戚汇了钱给他,而他不敢去认领,反而说他没有亲戚在马来西亚。改革开放之后这个亲戚回来探亲,还送了我一条黑色的喇叭裤,这在当时是最时髦的,大家羡慕死了。

而现在,这个老人就是台湾来的,他善良可亲,谦恭有礼,还请全村的人吃饭!大家都想和他靠近,我想办法和他说话,多知道一些台湾的情况。他是我们村子的骄傲啊。

我爸爸也很激动,见到消失了几十年的堂兄回家乡了。那天晚上,我爸跟我们说了很多:

我从来没有见过外公,原来他在五十年代的土改运动中被夺走了全部的田地,还长期被批斗,他受不了这些折磨就自杀了。我爸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认为是走资派,戴高帽游街示众,当官的命令我大姐绑自己的父亲,以示划清界线,我姐坚决不从,就把她从公社的宣传队里开除了。我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没有资格入团(中共青年团),长大了也没有资格去报名参军,至于工农大学就更加没有资格得到推荐了。这些都是因为我们家庭成分不好,我外公家是地主,我家是富农。

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我才有考大学的机会。中共的改革,在邓小平的带领下,经济上实行市场经济,放松对民众的管制,取得很大成果;但政治体制还是专制的方式,民众参与机会仍然很少。权力和资本勾结,或者权力瓜分垄断市场,导致市场经济的畸形发展,腐败蔓延、社会不公。我认为中国应该称作“官僚+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已经不复存在,存在的是“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了。

这样,就导致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了,当时估计被杀的人有三千左右,但因六四运动而受到各种长期迫害或歧视的达到百万人。我本人也是因参与六四民主运动而受共产党迫害:1989年5月,我是广东一个县城的高级中学英语教师,带领一些教师和学生,上街叫口号,张贴标语,被传讯到教育局和公安局,受到严重警告,并于当年8月将我调到一所偏远山区的农村学校,我不甘心继续受迫害,就不辞而别,到深圳外资厂打工了。

为什么说中华冤魂遍神州呢?请看以下的统计数据:

夺取政权之前——初试牛刀

中共1921年7月1日成立,就伴隨着內部清洗、外部殘殺。

30年代初鎮壓內部江西AB團(殺了很多人),

40年代延安整風時槍殺作家王實味等,都是著名的例子。

 

夺取政权之后——狂开杀界

  • 暴政一期:“土改、鎮反”、“三反五反”(1950--1955年)
    在50年代初的“土改、鎮反”、“三反五反”中,就有大批中國人被處決或迫害致死。二千萬人被打成“地富反壞”份子,從1948年到1955年,有400萬人被處決。”

(点评:先把会钻营的且有钱的企业家和农场主除掉)

  • 暴政二期:反右運動(50年代中期)
    受迫害的人200萬,幾乎全部是知識人。当时僅500多萬知識分子,有40%的知識分子被迫害

(点评:再把有文化、会乱说话的知识分子除掉)

  • 暴政三期:大躍進(1959--1963年,共产大躍進,導致40,000,000人死亡,

(点评:中国人多嘴杂,不好办事,中共成功计划人口)
四、暴政四期:文化大革命(1966--1978年)死2千万人,一億人株連,佔人口九分之一
点评:此次彻底的文化大革命,连小小的知识分子和不识字的知识分子都被除掉了,

     中国以后才会有更加伟大的改革和开放)


五、暴政五期:“六四” 屠殺 (1989年—现在)約3千人喪生,过百万人受迫害。
点评:此次主要杀不懂事的、不务正业的学生,以后中国的文化科技才会世界第一)
六、暴政六期:迫害法轮功(1999--现在)受迫害致死约222万

在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学员中,其中57万被“拘留”致死,50万被“劳教”致死,47万被“非法抓捕/审讯”致死,34万被“判刑”致死,34万被“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致死。

(点评:中共的“三个代表”已经代表了全世界最好东西了,你们还相信什么法轮功呢? 况且    你们也太不懂事情了,人数居然还超过共党人数,不杀才怪。  )

  • 對蒙古人的屠殺
    內蒙古、西藏和新疆這三個最重要的其它民族居住區,非正常死亡數字更被當局控制。近年則有一些數據出現,值得專項介紹。)
    “1969年内蒙古图克公社有2961人,被打成内人党的就有926人,占懂事人的71%,被活活打死的有409人,严重伤残270人。”
    据旅居纽约的蒙古学者清格尔图(Tsengelt Gonchigsuren)1999年撰写的长达20页的研究报告《中共对蒙古人的大屠杀》(Chinese Genocide Against Mongols)引述纽约人权组织“亚洲观察”的数字,文革中,内蒙古有5万多人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比上述中共官方数字高出三倍多。据清格尔图的研究推算,在中共统治下,有15万多蒙古人被迫害致死。
    (点评:除掉搞事的小蒙古,中国北疆安全了)

七、對西藏人的屠殺(1950--1980年)
因饑餓、迫害和槍殺,死亡達120萬,佔全部西藏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34萬人死于饑餓,86萬人死于迫害、槍殺。”
“在達賴喇嘛出生地安多(青海平安鎮),至少50%的人被餓死。在有100萬人口的四川省康定藏人自治州,40萬人死于饑餓。在四川的藏人,每5個藏人就有一個死于饑餓。
有90萬人“失蹤”。去掉1959年隨達賴喇嘛逃亡到印度的8萬藏人,那麼也有80萬人“消失”。1961年班禪喇嘛寫給毛澤東的萬言書,提到西藏人口時說當時有“300萬”。即使按300萬計算,也有50萬人“失蹤”,等于每6個西藏人中就有1人死于鎮壓或饑餓。
  点评:除掉搞事的小西藏,中国西疆安全了)


八、對新疆維族人的屠殺  (死亡不详,饿死不详,逃走不详)
“在新疆白城,當時就有6萬人被餓死。很多人都是在路上,爬着的狀態死的。”當幾千名饑餓的民眾聚集在伊寧市的伊犁州政府門外呼喊“要糧食”時,中共新疆軍區司令王震下令開槍。至今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亡,隨后約有15到20萬當地人逃離新疆、湧進蘇聯境內。

          (点评:除掉搞事的小维吾,中国西北疆安全了)


暴政N期:半年迫害总结(2015年7月1日--12月30日)

于中共的建党日7月1日,本人在中国民主党美东总部加入民主党,并于当天成为民主党的一名长期义工,职位是:      ,负责搜集共党的迫害信息。现在将我在去年下半年搜集到的信息总结汇报如下:

半年里搜集到的迫害信息共有3783条,每条信息里的受害者从1到几千不等,半年受害总人数约11万人次。

 

              受迫害信息汇总(2015-7-1---2015-12-30)

迫害分类 信息(条)
强占民地,强拆民房 203
宗教迫害 101
任意逮捕、关押、失踪 1081
新闻迫害 40
被精神病 48
人身伤害、限制人身自由 380
酷刑、黑监狱 308
公民维权与行动 1101
不公正、不公开审判 315
司法腐败、司法迫害 206

由于中共实现网禁,在国内对异己信息严密封锁,因此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搜集到的信息是很有限的,去年下半年受迫害的远不止11万人次,粗略估计达到50万人次以上。正所谓冤魂遍神州啊。

     去年下半年,比较大的迫害事件如下:

   1)709律师大抓捕  318名律师以及部分家属被抓捕、关押、拘留或其他迫害。

   2)各省市均有大批有冤情上访的民众,被抓捕、被黑监狱、被精神病或者失踪。

   3)各地大批业主、讨薪的民工或其他维权的民众被军警镇压,许多人被抓捕、被打伤致死致残。

   4)各地的工会组织被迫害解散,工会人士被抓捕或判刑。

   5)温州教会组织救恩堂以及三江堂的牧师和信徒俞百人被抓捕。

   6)广州广福教会被取缔和抄查,几十名教会维权律师被迫害。

   7)江苏、浙江一带的1500多所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教堂受到冲击。

   8)近400多个法轮功人士受到迫害。

   9)各地数百民众的住房被强拆,田地被强征。

   10)浦志强案

   11)徐纯合和吴琻案

   12)女权五姐妹案

   13)黄益梓牧师案

   14)张六毛案

   15)丹增德勒案

   16)高瑜案

   17)杨茂东(郭飞雄)案

   18)范木根案

   19)信力建案 

广州信力建,民办教育家,他在广东创办了二十几所学校,经常带头做许多公益事业。我曾经和他共事过,我作为整个教育集团的一名顾问,负责教材的编改和教师新技能培训。信力建多年来一直都是很温和的改革派,经常在网上发表一些时事评论,中共找不到把柄抓他,最后强给他罪名:销毁会计凭证罪,于去年8月21日被抓,连同妻子吴静和司机一起被抓,吴静有个一岁多的孩子,孩子也惨了。

     2015年12月3日,美国之音发布了一则新闻:

   信力建被抓,中共打压异见不设底线?

中共一年的维稳经费7000多亿,而一年的教育经费不到1300亿。这些庞大的维稳经费到哪里去了?除了部分中饱私囊,大部分都是用于维稳——镇压、迫害人民。

苏共党魁斯大林曾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

中共党魁毛泽东说:“死几千万人算什么(大跃进时期饿死了几千万人),我们的妇女敞开生几年

就回来了嘛。

(点评:1、沒有比這句話更能代表共產黨對生命和屠殺的看法了。

        2、原来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都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党。

除了那些永遠消失的生命之外,還有多少人成為終生殘廢,多少人家破人散,精神失常,多少人荒廢了青春、年華。而那種殘酷的洗腦和非人的環境,更使幾乎所有在那塊土地上生活過的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感染、發展了獸性的部份。那種對靈魂的扭曲,對人性的摧殘,更是永遠無法用數字統計和衡量的。
面對這樣一個罪惡累累的政黨(且至今毫無任何悔意、更絕不向人民認罪、道歉,並且還在繼續屠殺!),那些期望它還能改革從善的人們,簡直是在做一個和共產主義同樣的美夢。
注:本文中,除了去年下半年的数据,其他的数据均来自曹長青网站CAOCHANGQING.COM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