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雷鸣声:中共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是权力者的盛宴

2015年12月21日 综合新闻 ⁄ 共 254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12月16日,为期三天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的水乡乌镇开幕。诸多国内外互联网巨头与会,不过,还是国内的互联网高管比较多,以及相关部门的官员,包括网信办主任鲁炜,最引人瞩目的当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其次是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还有一些已经过气的亲共外国政要,参加大会的官员的数量显然比网络人士的数量要大得多。

“世界互联网大会”看似名称很响亮和大气,实际上,从第一届开始,就名不副实。第一次外国的与会者更是寥寥无几,而这一次虽然多了一些,但是,仍然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局域网大会,即使有个别的国际互联网大佬出现,但也只不过是拉大旗作虎皮而已,他们只是来看看热闹,享受下外宾的待遇,然后顺便看看沿途的风景。

不可否认,在国内媒体上,此次大会的造势工作做得非常成功。会议尚未开始,就已经成了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宣传部门联络各大官方媒体组织评论写手,与官方媒体的报道一唱一和,使得受众耳濡目染。那些传播最广,被各大网络媒体推到显要位置的评论文章,几乎都是被宣传部门全网推送的。还有官方媒体汇总的那些所谓的海外的网友对此会的盛赞之词,也大多出自海外“五毛”之手,还有一部分是选择性收纳的溢美之词。

众所周知,中国的互联网并不纯正,因为将不计其数的境外网站屏蔽,对于不掌握“翻墙”技术的互联网用户而言,这个所谓的互联网只能算是局域网。所谓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主要探讨的不是如何开放互联网,如何维护互联网自由与安全,而是寻求控制互联网、遏制网络言论的“良策”。从这种意义上讲,这个大会动机非常不纯。

果不其然,习近平在开幕式上的致辞中,呼吁各国尊重“网络主权”,允许各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道路和管理模式。每个国家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在管理上有所不同原本可以理解,但是,必须恪守的一个共同和基本原则应该是,真正实现网络的互联互通,并且要充分保证用户的言论自由以及个人隐私。习近平口中的“各国自主选择”实际上是在为中共对互联网的严厉控制寻找所谓的合理合法性借口。

众所周知,中国的政治制度是独裁专制制度,很多法律和规定以及管理模式本身就与真实的民意背道而驰,但是,却符合中共统治集团的利益,也符合广大官员的利益,所以,官方会极力推行。中国所选择的“网络发展道路和管理模式”其实就是要让官方牢牢掌控互联网,最大程度地遏制敏感信息的传播,遏制互联网用户的言论自由。

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由于当局的网络封锁技术不成熟,所以,那个时候的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世界互联网,之后,封锁日益加剧,等到金盾工程竣工时,中国网民一般所能接触到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局域网,诸如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法广等等媒体都无法直接登录,即使是港台的一些包含敏感政治信息的网站也被屏蔽。另外,在境外上网的时候,一些中国国内网站甚至还不让境外的IP浏览,可见,中国的互联网是在自绝于世界。

中共向来声称“主权高于人权”,事实上,在一个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度,很多民众都会对移民到自由国度梦寐以求。现如今,移居海外的中国人越来越越多,不仅有流亡的异议人士,更有高官的妻小们。高官们都清楚,西方的教育和社会环境比中国优越得多,所以,都争先恐后地将孩子送往西方国家留学,有的官员甚至独自留守在国内贪污受贿,让妻小远走高飞。这充分证明,在人的内心还是倾向于认为人权高于主权。

习近平强调“网络主权”实际上是很荒唐的一种说辞,首先,网络不存在主权问题,任何网站,只要知道其网址,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应该可以自由登录。如果不让人登录,那就没有必要开办,实在是需要拒绝特定人群登录,也应该有值得理解的合情合理的理由,否则就是自己将自己隔绝于互联网文明之外,“网络主权”一说显然有悖于互联网理念。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博士认为,习近平重申“网络主权”,意在强调中国政府在互联网使用政策、使用范围上有其主权,其他国家不应干涉。这种“不干涉”,也包括不干涉中国政府屏蔽如脸书、推特、谷歌之类的敏感网站。谢家叶博士表示,这和中国政府强调“领土主权”是一样的。

资深媒体人、网络评论人士北风认为,中国没有主导国际互联网治理新秩序、新协议建立的能力。这次在中国举行的世界网络大会的49个国家中,以政府名义派出高层官员出席的超级大国只有中国、俄罗斯,前20名的只有俄罗斯、韩国。当然国际上有不少互联网公司派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但北风认为,这些公司国际不太可能在明确的申明或协议中,去承认中国对国内网络管理模式有一个自我制定的、可以否认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和人权标准的模式。

从已经过去的一年看,中国主办的所谓“世界互联网大会”只会在遏制网络自由方面发挥作用,而丝毫不能促进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更不可能促进世界互联网的发展。就在此次大会召开前两天,中国国务院发布了新版的《地图管理规定》,该规定将于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据悉,所有向社会公开的地图必须报送各级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核,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出版、展示、登载、销售、进口、出口不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和规定的地图,不得携带、寄递不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和规定的地图进出境。

更为荒唐的是,规定还禁止任何地图显示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泄露国家秘密,影响民族团结,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在古代,地图对于打仗太重要,可以算是国家秘密,但在热兵器时代,“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一般的地图不应该成为敏感信息,因为地名、地势、道路都是公开的,只要地图不涉及军事机密即可。所以,国务院完全没有必要发这样的规定,很有可能,在今后,谷歌以及百度等网络地图会受到严厉管制,给网民的查询造成障碍。

此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不仅不能促成中国互联网的开放与发展,而且成了一个扰民的大会,乌镇因为承办此次大会,被封锁得像铁桶一般,即使是离得很远的周边地区的一些主干道也被封锁,让出行的民众叫苦不迭。这样的会议劳民伤财,不开也罢。不过,中共看中国在经济上已经雄踞世界第二,所以还自不量力,想在互联网上主导世界,将中国的互联网大会命名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显示出其勃勃野心。可以断言,只要中国不实现宪政民主,互联网大会开得再热闹,也只能是权力者的盛宴,而绝不会是互联网用户的福音。

2015年12月17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