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袁斌:惨无人道的计划生育!

2015年11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129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陈明珠转自大纪元。

 

中共宣布允许生二胎后,欢呼称颂者有之,嘲讽批评者更多。在成千上万的微信群中,延续多年的政策,再次成为国人口诛笔伐的靶子。下面便是某微信群群友聊到计划生育时的一段对话。

老王:因为工作关系,当年我曾亲眼目睹计划生育的情景。有些真是残酷,计生女队长的一声“膛了她”犹在耳边。那个时候女人们和猪狗没啥两样。手术就在她们自己家的院子里,鸡飞狗跳,尘土飞扬,消毒水放在洗脸盆里,人就躺在长木凳上。被赶出去的才几岁的儿子跑到院里,一不小心看到妈妈刚开开的刀口,吓得大哭。女的术后感染是常事,扒了房子那些倒是小事了。有一家兄弟俩住一个房子,弟弟的那两间被揭了顶,一下雨,水渗到哥的屋里。我们去时,一边是弟弟坚决要再生,绝不交出藏身山里的怀孕的老婆,一边是哥苦苦哀求。尊严等等距离他们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猫眼看人:除了你说的这种,我还见过直接对着产妇肚子里的头心打针引产的。孩子下来还是活的,但过一会儿就死了。有的产妇看是活的,哭着要救孩子。医生说打了针,无法救回。

我是一粒沙:医生将怀胎已八九个月的胎儿剖出后头上一针毙命,怀了二胎的人家家电家具被洗劫一空,人流孕妇医疗事故申冤无门……几十年里因野蛮计生执法引发的上访?,可谓多如牛毛。

包河居士:五六十年代毛泽东误判“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打响,为凑足“人海战术”所需的足够炮灰,全国大力鼓励生育,“英雄母亲”遍地开花。在农村,人民公社的很多分配都按人头来。不能为生产队出力的老人小孩,分配“劳动成果”时与强劳力没啥区别,真正体现了“造人也是搞生产”。俺们生产队有对夫妇,虽下田干活没少卖力,但因“造人”战绩欠佳,最终得到的劳动成果却是最少的。于是他忿忿的抱怨了一句:“与其下田干活,不如回家生娃!”结果被打成了反革命。谁知毛预言的大战没有到来,因“备战”而爆炸式增加的人口问题倒是比大战还吓人。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初,生育干预由号召多生变禁止多生,而后由此引发了断崖式的人口老化危机。现计生政策调整为时已晚,最佳视窗期已错过,即使在农村生育意愿也已一落千丈,更遑论经济社会更为发达的城市。

老徐:不仅老百姓遭殃,管计划生育的官员有时也是受害者。我去过的一个山村,那里的镇干部就告诉我们,一位负责计生的副镇长前不久被杀害。全国类似因为计生死亡的人数不会是一个小数目。互相杀戮,谁之罪?

小孔:很难想像后人对计生政策及工作的评价。其中不少计生干部人格分裂,也是一个悲催的结果。

大李:记得八十年代媒体曾报导过广东的一起离奇连环杀童?,连环杀手是一基层妇女党员,被她诱杀的儿童好像有一二十个。庭审时凶手称:中国人口太多了,为了祖国的美好未来,一些政府不方便做的事(指杀童),我们这些爱党爱国的党员必须勇敢地站出来......一付为国分忧死而无憾的口气。这个案子虽属极端,但由此足见当时的“人口问题”的确被渲染到了可以让人不择手段和丧心病狂的程度。

爱生气的犀牛:还有全国天量的计生罚款去向问题,至今仍然是个谜。

老王:所以,一听允许生二胎,立刻欢呼称颂,那么多死去的无辜的孩子们、大人们,不是太冤枉了吗?

来源: 责任编辑:南风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