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真相大白之后的苦涩

2015年10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26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5 年前,我还在规培,轮转到血液科时收治了一个奇怪的患者。

病人10 岁,男孩,主因反复全身出血20 余天住院,我接管他时已经住院3 天了,在住到我这里之前,他已经在北京儿童医院和人民医院分别住了10 天了。主要表现为全身出血,眼睛,鼻子,牙龈都有出血,皮肤散在瘀斑,最严重的是腹腔里还有一个大血肿。在儿童医院和人民医院均给予补充血浆,凝血因子,纤维蛋白原和维生素K 等治疗纠正低凝情况,治疗后症状均一度好转,但是停止治疗后出血很快又出现。像这种原因不明的出血性疾病寻找原因是治疗的关键,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找不到出血的原因,从抽血化验,基因学检查,骨髓检查等结果看,患者的肝功能,和骨髓造血功能均正常,由于大量出血,肝脏和骨髓的能力还有代偿性增强,至于遗传病方面,可以检查的遗传因素也没有异常。像这种情况,最可能的情况就是患者误食了药物或事物导致了中毒,但是在三家医院的病史采集中均没有一点中毒的痕迹,患者10 岁,既往身体健康,据父母交代,家里一直做粮食生意,并没有人有慢性病需要服药,患者在发病前饮食和作息与平常无异,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或吃过特殊的食物,而且,他家里只有他出现了这个问题,其他人都身体无恙,再者,即使患者当时接触了毒物,现在来北京已经20 多天了,这20 天患者的饮食用药都有严格管理,为什么还能出现中毒表现?

因为这个情况,中毒的情况很难确定,诊断陷入了绝境。患者已经在北京治疗了20 多天,反复输血浆和各种凝血药物,加上为了寻找病因做了大量的检查,家里已经把积蓄花的差不多了,患儿的父母表示,再治不好家里就没钱了,只能接回家听天由命了。当时科里决定申请全院会诊明确诊断及制定治疗方案。当时作为住院医的我需要写一份病情简介发到各个科室。由于我是新接管病人,所以我打算再仔细了解一下情况。

我去看小患者的时候,他才输完液,贫血导致的脸色苍白加上身上散在的青紫让他显得着实可怜,他见到我有点害怕,告诉我他我爸爸妈妈有事出去了,有什么事可以等他们回来让他们来找我。我当时突然想到,之前的病史都是从患者父母那采集的,没有一个医生从患者本人身上采集过病史。

我去看他是正好父母都不在他身边,所以我只能简单的向他问了一些情况,但是大部分都是我知道的情况,在聊了10 分钟后,我开玩笑地问他‌‌“你身上这么多淤青是不是你偷吃了什么东西,爸爸妈妈打的啊?‌‌”

‌‌“不是,爸爸妈妈从来不打我,我爱吃的东西他们都会给我买,从来不偷吃‌‌”

‌‌“哦,你都爱吃什么啊?‌‌”

‌‌“我最爱吃红薯干了‌‌”

‌‌“那你是不是吃了红薯干才这样的?‌‌”

‌‌“不是,我都吃了好几年了,一直没事。‌‌”

‌‌“那你家里的红薯干都给你一个人吃吗?‌‌”

听我这么问,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声地告诉我了一件让我诧异地真相。也正是这个真相,让我把这个病例深深地印在了心里。

他说‌‌“嗯,妈妈每次买回来都只许我一个人吃,妈妈说这东西金贵,不许我给妹妹吃‌‌”

什么?他还有个妹妹?为什么之前的病史从没采集到!

我问他:‌‌“你还有个妹妹?为什么你爸爸妈妈都没和我们说过?‌‌”

‌‌“因为爸爸妈妈不喜欢妹妹,每次有好吃的都留给我吃,不让妹妹吃,我有时候偷偷藏起来一些红薯干给妹妹吃,妹妹可高兴了‌‌”

‌‌“那你妹妹对你是不是也特别好?‌‌”

‌‌“对啊,妹妹有时候也会给我她摘的小花,捡的漂亮的石头,我来北京治病前她还偷偷告诉我她发现了一个藏着红薯干的洞,每天都会拿些红薯干我们偷偷吃。‌‌”

‌‌“那你病了,你妹妹现在怎么样?‌‌”我尽量地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妹妹也病了,和我一样,比我还重,妈妈说妹妹可能活不了了,医生,你去我家救救她吧。‌‌”

问到这里,我已经大概清楚了,患者家长故意隐瞒了病史,因为家里穷,钱只够给一个孩子治病,所以,他们选择了男孩。由于近期出现了不明饮食史(他妹妹给他捡的‌‌“红薯干‌‌”),且患者从一人变成两人,当时我想这很有可能是中毒。

所以等他家长回来后,我把他们两个叫到了办公室,仔细问了起来。

‌‌“你们在家做什么活的?‌‌”

‌‌“种地,夏收的时候倒点粮食挣钱,大夫,我们这次看病已经把家里钱花完了,还借了好多债,您尽量给我们用便宜的药吧,再花钱我就要卖房子了。‌‌”

‌‌“倒粮食?那你们把粮食囤哪?‌‌”

孩子的父亲一愣‌‌“囤我家院子里,我家院子大,我搭了个小屋子当仓库,这和我儿子病有关系?‌‌”

‌‌“你家仓库闹老鼠吗?‌‌”

‌‌“闹,我前一段时间还放过老鼠药,溴鼠灵,这药八成是假的,我放了一个多星期也没见老鼠少。不过大夫你放心,那药我都是锁柜子里,我儿子不可能偷吃的。‌‌”

‌‌“你是不是把药抹在红薯干上放的?‌‌”

‌‌“对啊,要不老鼠不吃啊‌‌”

这下事情真相大白了!他的女儿看见了父亲放红薯干在仓库的鼠洞里,于是偷偷去拿回来与哥哥吃,但是她不知道那是掺有鼠药的红薯干,所以才引起了溴鼠灵中毒。而溴鼠灵属于二代香豆素类抗凝剂,虽然与华法林抗凝机理一致,但持续时间很长,所以患者才会出现停药后仍反复出血的情况。治疗这种情况需要长程、大剂量使用维生素K,但在之前的治疗中,由于不了解病因,维生素K 通常是用到患者凝血正常了就停了,所以才会反复出血。

在了解病因后,我们给予了患者大量维生素K 持续治疗,果然出血未再出现。而且,我和我的上级医师强烈要求患者家长把妹妹也接过来治疗,由于单用维生素K 价格并不昂贵,所以家长同意了,在治疗了3 周后,两个小患者均没有淤青和出血了。于是就出院回家接着治疗了。

这个病例到最后家长也没有对我们说过谢谢,但是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病例,直到我规培结束,这个病例都被作为教学病例使用,它再一次证实了病史采集准确的必要性,而我,也认识到在我国,还有地方有着如此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而且深感作为医生的责任,如果能早一点问出这个情况,那家长可以省很多钱,他家的女儿也能早点接受治疗。作为内科医生,发现疾病就像破案,要有严密谨慎地推理,仔细地寻找证据,当一个复杂的疾病被彻底查清,那种成就感是患者的感谢所不能比拟的。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9/%E7%9C%9F%E7%9B%B8%E5%A4%A7%E7%99%BD%E4%B9%8B%E5%90%8E%E7%9A%84%E8%8B%A6%E6%B6%A9.html#sthash.9HImgtY8.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