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贫富差距观察:《2013年世界社会发展报告》关注不平等现象

2015年09月11日 综合新闻 ⁄ 共 379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淑钗转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4-02-10 23:36   文章来源:联合国电台
文章类型:转载   内容分类 :调研

一个瑞典穷人的收入是一个刚果民主共和国穷人收入的200倍;在乍得,一个富人家的孩子上小学的机会是穷人家孩子的7倍。这两个数字展现了国家与国家之间和一个国家内部在经济、社会上的不平等。这些不平等现象正是联合国经社事务部双年度旗舰出版物《世界社会发展报告》2013年版的关注重点。联合国电台记者黄莉玲就报告的主要内容采访了经社事务部社会政策发展司社会发展处处长杨文艳。

 

记者:这个世界毫无疑问是不平等,但不平等的状况到底是怎样的,报告是怎样去分析和描述的?

 

杨文艳:首先不平等包括全球性的不平等,还是一个国家内部的不平等,这是两个角度。不平等现象有好几个方面,比方说经济方面的不平等,收入财产,还有就是非经济方面,关系到人民的福祉水平,比如说健康和教育情况。首先从经济状况来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在缩小,但是国家内部的经济不平等反而加剧了,大部分的国家都是不平等现象变得更严重了。经济方面,虽然全球范围内平均收入的差距在减少,但绝对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比方说一个阿尔巴尼亚或者俄罗斯的居民,如果他拿他们国家的平均收入的话,他的收入低于瑞典最底层的10%的人的平均收入,而且瑞典最底层的10%的人的收入是一个生活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最底层的10% 的人的收入的200倍。所以其实全球性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还是相当的严重的。

 

国家内部,其实全世界70% 的人口住在近二十年内国家内部更不平等的国家里面。从教育和健康这两个非经济的角度,不管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平均水平,还是一个国家内部的居民之间的差距都在缩小,这是非常肯定的,但是绝对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无论人均寿命还是妇女由于怀孕和生育而导致的死亡率,富裕的国家和贫穷的国家之间差别是非常大的,就是在国家内部这个差距也是非常大的。比如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从平均的数字上来说,如果说这个孩子家庭是属于上层的经济收入的话,孩子上小学的可能性是最底层孩子上小学的机会的两倍。我们的报告里面有一些比较具体的描述。

 

记者:刚才您提到一个数字非常有意思:实际上世界上70%的人口都生活在不平等现象在扩大的国家,那么是不是说有30% 的人生活在不平等状况正在改善的国家,这些国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区域或者经济上的分布呢?

 

杨文艳:从历史上来说,不平等现象不太严重的是北欧和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差距比较大的是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但从1990年到2010年,这个情况就反了一个个儿,在北欧和亚洲这些历史上相对比较平等的国家差距在拉大,而拉丁美洲和非洲比较不平等的国家现在情况在好转,甚至有些国家取得了非常显著的进步,比如说在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这些国家都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在非洲也有一些国家在消除不平等方面做出了不小的努力,而且取得了不小的进展,比方说博茨瓦纳和莱索托。

 

记者:刚才您提到北欧地区国家内部的不平等在扩大,在我们的印象当中北欧的社会政策是非常具有包容性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趋势呢?

 

杨文艳:近二十年经济的政策越来越倾向于市场化,在这些传统上比较平等的国家,他们其实是政府干预的成分比较多,通过福利政策、各方面的干预比较多,在整体市场化的过程中,他们的社会政策在包容性和支持性方面有所减弱,所以在这些国家不如以前了,但从绝对的不平等水平来相比,北欧和亚洲还是比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要更平等一些,只是说近二十年来是不如以前平等了。

 

记者:说到这个问题我就想到中国,报告有没有在不平等的问题上关注到中国的情况呢?

 

杨文艳:中国的问题是增长和不平等并行的状态,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社会是非常平等的,是大家平等穷,改革开放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引进激励机制,让大家有一定的不平等。但问题出在哪儿呢?最近这十年、二十年来,中国的不平等加剧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常用的一个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世界上、历史上非常不平等国家的系数,所以这个问题就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关注。中国国内的不平等状态主要表现在贫富的总体收入上的差别,更大的是城乡差别的扩大。

 

记者:基尼系数是一个什么样的指标?中国现在的基尼系数是多少?跟历史上不平等状况比较严重的国家相比状况是怎样的?

 

杨文艳:基尼系数是经济学家做出来的一个统计数字,把一个国家人口平均分布在从1到100的一个直线上,从最富的20%的人到最穷的20%的人,分成五个组,最富的20%的人占人口的多少,他们的收入占总收入多少。如果说占人口比例比较小的人占收入很高的话,这个社会就相对不平等,如果占的收入跟人口的比例比较对称的话,这个社会就比较平等。占人口的比例跟占收入的比例是不是对称,如果是零的话,就说明这个国家是绝对平等的,人口占1%,占收入也是1%。要是基尼系数是1的话,这个国家是绝对不平等,就是说1%的人占了所有的收入,其它人都没有,但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国家。基尼系数越高,说明这个国家收入越不平等。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基尼系数一直都是在0.3或者30%以下,是非常平等的社会,但现在这个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40%。国际社会做这方面(研究)的人有一种共识,就是说超过40%,这个社会已经是不平等了、值得注意的、进入了相对的警告、甚至红线区了。我记得最近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到了46%。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已经很关注,而且采取了一些行动,比方说不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城乡社会保障制度已经建立起来了。再一个就是在教育和卫生方面的投入已经开始增加,但是我们觉得在农村和偏远地区的投入还要加强。再一个就是我们觉得宏观经济政策要把减少不平等作为一个目标,而不是光为了控制通货膨胀或者减少财政赤字,这一般是宏观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我们希望在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当中应当把减少不平等当做目标之一。我们觉得这是非常有希望的,现在大家都在谈中国梦,实现中国梦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有自己小康社会的一种愿望,自己劳动所得收入能够支持自己的家庭,支持自己的孩子上学。

 

记者:平等为什么重要呢?

 

杨文艳:这个问题的反面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不平等?社会的平等和不平等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福利,不光是对最底层的人他们的福利会受到不平等的影响,这是很显然的,如果要是在社会底层的话,社会越不平等你就越没有希望、没有出路,但是整个社会都会受到不平等的影响。为什么? 首先我们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看,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公正、公平的社会,你的劳动有报酬,而且是一个相对合理的报酬,成功与否不取决于你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或者你出生在什么地方,而是你经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取得成功,这是大家都希望的。

 

另外就是从很实际的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社会的发展和经济的增长都不是在一个静止的环境里面,都是在动态的环境里面,需要做经常性的、政策性的、结构性的调整。如果这个社会相对比较平等的话,大家都会觉得我们是有难同当、有福共享,社会的共识比较容易达成,调整的时候就比较容易实施。从经济的理论上来说也是这样,一般人在相对收入比较低的时候会把收入用在消费上面,收入比较高,多出来的钱就会存起来。从经济需求的总量来说,收入分配得越均等,形成的消费需求就越高,要是分配不平等的话,形成的总量就会比较小,最后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你的消需求的总量决定经济增长的空间,所以收入分配不平等对经济发展、尤其是中期和长期的经济发展是没有好处的。

 

再一个就是如果大家觉得不平等的话,就给政治和社会不稳定形成肥沃的土壤。大家不满的话,就会比较容易出现政治和社会上的一些公民行动。所以说平等对社会和经济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有没有导致不平等的现象加剧呢?在那些国家问题比较突出?

 

杨文艳:从初步的观察来看,尤其是在经济危机后期,国家采取了一些措施对不平等可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比方说在受经济危机直接冲击的西方发达国家,他们从财政上普遍采取的财政紧缩为主导的宏观经济政策,而且受到危机余波冲击的发展中国家也有这种苗头。在政府紧缩财政政策的时候一般社会支出项目都会被砍,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一些穷人,他们其实需要这些项目、这些福利来维持他的生活水平和福利水平。再一个,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部门和所有的工作岗位都在以同等的速度复苏,比方在美国首先复苏的还是金融部门,比较下层的技术含量比较低、平均工资比较低的这些部门,他们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在华尔街,从工资到奖金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记者:减少不平等需要什么样的政策?有哪些政策、在哪些国家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杨文艳:不平等并不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命运,各个国家都可以在政策方面做出一些努力。对不平等问题进行治理的话,首先社会政策会起作用。我们觉得比较有效的是普遍性的社会政策,再一个就是政府要投资普及教育和基础的卫生服务,这些都是行之有效的政策,这在拉美国家都是非常显著的。同时,我们的报告分析也发现,在各个国家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有一些弱势群体,他们不管政策执行到什么程度,总是临更严重的挑战,比如老年人,比方说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居民。所以有些是弱势群体需要特别的关注。我们在报告当中也强调在普遍的社会政策框架之下要有顾及特殊群体的措施。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