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网络自由观察:中国严控“内联网”,出去专政手段对付“造梯者”

2015年09月07日 综合新闻 ⁄ 共 41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徐俐转自博讯

中国严控“内联网”,出去专政手段对付“造梯者”
(博讯2015年08月28日发表)

8月25日,中国使用广泛的翻墙软件(中国网民用来打破国家防火墙访问被封禁的网站)GoAgent的作者清空了在程序员广受欢迎的开源社区GitHub的主页。作者留下了一句话:“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 GoAgent”(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而在5天前,网传知名开源翻墙项目Shadowsocks(影梭)的作者被喝茶(警方约谈),随后项目作者将源代码及项目档从Github删除。由于开源翻墙项目Shadowsocks在业界影响很广, 在中外IT人聚集的社区如GitHub、HackerNews和Google Code等引起极大的反响,同行惺惺相惜,或鸣谢或建议,不一而足。

除了GoAgent和Shadowsocks,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闭服务的中文翻墙项目还包括翻墙路由器、曲径、红杏。

IT业者被迫声明终止翻墙服务

8月18日,翻墙服务提供商“红杏”通过推特(Twitter)发布公告称,“8月18日20:40起,服务器出现大规模故障。现暂停新用户注册和支付,恢复时间请关注本公告。”7月29日,翻墙服务提供商“曲径”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表示“为了维护国家互联网法律和政策”,已于7月28日关停曲径名下的互联网服务,并不再提供类似的服务。今年1月18日,手机安卓平台着名应用“翻墙路由器( fqrouter)”也在推特上宣布正式停止服务。

在这些停止服务或维护的翻墙服务提供商或翻墙软件作者中,Shadowsocks的维护者 @clowwindy 披露了项目中止的原因:

前两天,警察来找我,要我停止这方面的工作。今天,他要求我从GitHub上删除所有的代码。我别无选择,只能服从。

我希望有一天我会住在一个国家,我有自由写任何我喜欢且不用担心的代码。

我相信你们会做出伟大的作品与网络扩展。

干杯!

据知情者透露,这些翻墙服务提供商或翻墙软件作者作出停止服务或维护决定,都与主动或被动感受到来自当局的压力有关。影梭作者被警方约谈后,中国最大的程序员社区之一v2ex随即关闭了“影梭”节点,可以视作是压力存在的一个佐证。

去年9月,就曾传出GoAgent作者被警方约谈,甚至有消息称,“国安要求作者把数据卖给他们,但被拒绝了。”2014年11月,北京IT人士许东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其被抓的真正原因是参与了“枫叶香蕉”这个翻墙项目的开发与产品销售,据报导,警方曾告知他的朋友,称许东被捕是因为其开发翻墙软件,并有勾结“敌对势力”等行。在许东被捕后,GoAgent 的主要贡献者之一 Phus Lu 在其Twitter账户 @phuslu 发表声明,称其“从未在 GoAgent 获得直接或间接的经济利益,也未接受过任何境外和境内组织的捐助;从未提供基于 GoAgent 的公共服务和政治看法”。 Phus Lu解释称,在许东被捕后发表声明,是为了“以防万一”。今年6月,网民陈乐福因研究、推广“翻墙”软件,被上海警方以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刑事拘留。两人后来均获取保候审,暂未被起诉。

商业化、开源翻墙软件发展迅速

自1998年开始,也就是在中国推出公众互联网服务的第三年,中国开始了国家防火墙(又被称为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简称GFW)的建设,用于封锁境外互联网的内容。中国的网民与GFW开展了漫长的拉锯战。

中国网民使用的翻墙方式经历了普通代理、加密代理、翻墙软件、SSH(加密隧道技术)、VPN(虚拟专用网络)等由简单到复杂,由免费到商业的过程。在翻墙软件中,“无界”和“自由门”广为人知,依托雄厚的资金支持,这两个软件能够针对GFW的特点不断调整技术对策并提供稳定的翻墙体验,历经GFW多次升级后的大面积封杀,依然能够继续提供服务。

GFW往往通过技术手段获取翻墙软件所使用的服务器IP地址,并通过封锁服务器IP的方式来封锁服务,直至翻墙软件失效。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后,GFW大幅升级,引入了基于DPI(深度包检测技术)的特征检测和流量分析技术,使得相当多VPN(尤其是OpenVPN)失效。

但此时,商业化的翻墙软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翻墙服务提供商在现有通行网络协议的基础上,开发了专有的软件程序,并形成产品为用户提供商业服务,其中就包括了在近期关闭的红杏及曲径等服务。个人化的商业翻墙服务也遍地开花,一个人在境外租几台服务器,通过简单配置,发展数百客户,就可能取得不错的收入。

另一方面,开源的翻墙软件项目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例如使用 SOCKS5协议的“影梭”。“影梭”的开源特性,发展出不同平台上的分支,也有热心网友开发了适用于不同服务器平台的一键安装脚本。一个普通互联网用户,按照教程,很容易就可以设立一个基于“影梭”,属于自己的翻墙服务器。不少翻墙服务提供商通过封装Shadowsocks来提供服务。

因此,个人化的商业翻墙服务的迅猛发展,加上使用 SOCKS5协议的“影梭”,便于安装,一台服务器只仅一个或少数人使用,当局传统上使用的技术手段,包括使用DPI技术,都较难探测和封锁这一类服务。

中国“内联网”的强化控制策略

在过去十多年,中国政府使用GFW封锁境外网站及内容,并没有采取全部端口封锁、IP白名单甚完全截断国际线路等极端的措施,业界一般认为,这与中国的经济活动与世界联系紧密有关。翻墙所使用的技术也广泛应用于商业服务中,如跨国大型企业均使用VPN与母公司的数据及应用相连接。中国政府强化升级GFW目的,是成功抬高中国用户自由访问互联网的门槛,让中国境内自由不受限制访问互联网的人数保持在极小的群体之内,并同时在境内扶持替代性的服务或应用,类似Facebook、Twitter对应的WeChat、Weibo、人人网等,Google对应的Baidu,Youtebe对应的Youku、Letv等。从GFW多年封锁的结果来看,由于语言门槛,以及庞大的中国互联网用户基数,中国政府施行的“内联网”化策略是成功的。对于很多中国网民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翻墙,而是为什么要翻墙,绝大多数网民,更喜欢本地化的中国网络服务应用和访问速度,几乎不会感受到墙的存在。

仍在狱中的中国知名记者高瑜曾在专栏文章披露,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传达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 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8.19讲话”时这样说:“互联网的能量在变大,是我们党的心腹之患。导向不能变,阵地不能丢,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

对于互联网“党的心腹之患”这个新的定性,“不留死角”就成为中国官方升级的网络管理方针。相对于政权丧失的风险,经济上的成本变得不再那么重要。2011年初在中文网络发起的“茉莉花革命”,已经让中国政府草木皆兵。用专政的手段配合行政及技术手段进行网络管理,是中国当局的惯用手法。2013年8月,中国官方通过拘捕薛蛮子、秦火火等“网络大V”,成功地制造了寒蝉效应,遏制了微博对维权和聚结等社会运动深度介入的几近失控局面。

2014年相继发生的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和香港“雨伞运动”,都预示着未来基于互联网“云革命”的广阔前景。而且,在社交媒体的传播手段日益丰富的当下,尽管中国官方一波接一波地对基于互联网的各种观念传播和抗争行为进行持续打压,境内互联网可以说是已经万马齐喑,但是境外的信息自由“渗透”与传播始终是中国政府的心腹大患。中国政府自然不愿意给互联网管制留下缝隙,让境外网站成为中国未来变局的策源地。当技术和行政的管理措施在封锁翻墙软件上未能奏效时,针对IT从业者尤其是“造梯者”的专政手段出炉也就顺得成章。

翻墙服务将呈现新的生机

一系列的翻墙服务关闭,特别是大名鼎鼎的“影梭”项目作者被警方约谈消息传出之后,相关的中文社区都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网民在愤慨之余,纷纷建议作者想办法离开中国,继续相关项目的开发。网民“性感玉米”建议说,“保留好你最近遭遇的证据,有一定可能性能帮助你拿到V92(编辑按:美国“政治庇护”类移民签证),可以过去后再申请。以你英文水平和能力,不管是走V92还是H1H2(编辑按:美国工作签证),去硅谷一线公司都值得一试的,内部有大量朋友可以帮你内推,去一个自由写代码的国家拿150K+年薪吧。”

在当局的强力打压之下,不少网友亦担忧翻墙软件的前景,亦有网友表示乐观。知名互联网从业者阿禅写道,“虽然 Shadowsocks 作者被喝茶并关闭项目了,但我猜未来会演化出很多不同的版本,将更加百花齐放。”

两年前,专门发布翻墙动态的博客“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举办过“2013我最喜爱的翻墙工具”调查,这次调查显示,中国境内的翻墙服务供应商或开发者提供的翻墙服务约占一半。目前, GoAgent项目因所依赖的谷歌IP已经被封锁殆尽,用户量早已经很有限;境外开发的Lantern(灯笼)、赛风及自由门等翻墙软件却仍在提供服务;作为开源项目的“影梭”,已经衍生出不同的版本,包括Python, nodejs, golang等分支,支持的客户端也遍及OS X, Windows, Linux, iOS, Android, OpenWRT 路由器等。

尤其难得的是,在当局运用深度协议检测技术,导致VPN纷纷失效的情况下,去中心化的,支持可自定义密码的工业级算法加密的“影梭”就成了中国国家防火墙最头疼的对手。任何人,每个月花几十块钱人民币,租用一台VPS(虚拟专用服务器),不需要多少技术储备,只需要按照教程,简单运行自动安装脚本,就能让自己和身边的朋友翻墙,国家防火墙往往对此还无能为力。

因此,当局对中国境内的翻墙服务供应商或开发者的打压,尽管对中国的翻墙服务影响会有一定影响,但是中国公众对于自由信息摄取的强烈诉求不可能遏制,基于广阔的市场需求与IT业者的使命感,中国网络的翻墙服务应用会呈现新的生机,但绝不会一蹶不振。

来源:端传媒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s://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282345.shtml)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