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无可救药的腐败政府,无可理喻的贪贿官员

2015年09月03日 综合新闻 ⁄ 共 170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CND

透视中国

无可救药的腐败政府,无可理喻的贪贿官员

·湘 灵·

最近,中国政府又开始表演“反腐败秀”,先是开列了一张反腐败成绩的清单:2004年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36,509件,涉及42,225人,其中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2,856人。国企改制过程中的职务犯罪占案件总数的40%,贪污贿赂犯罪者高达25,322人。继之又以中共中央名义于1月17日颁发《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声称这是今后反腐败的“指导性文件”,并信誓旦旦地宣布将于“五年内制定反腐败法”。紧接著的所谓“反贪行动”更是堪称世界独一无二,那就是在中国掀起了所谓“禁赌风暴”。

那么,时下中国的贪腐之风到底有哪些特色?是否一旦有了反腐败立法,腐败蔓延之势就可以得到遏制呢?

盘点去年的腐败特点,就会发现,中国目前的腐败形式已经变成世界独一无二。比如公款私用培育出来的豪赌之风,这种状况即使在目前与中国腐败不相上下的几个国度也未曾听说。这种腐败行为通过所谓“党纪国法教育”与“党员保鲜”行动已经毫无意义,因为官员并非不知道这是犯罪,而是明知故犯。中国官员们在公共生活与私人生活中的人格分裂状态已经为中国人司空见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道貌岸然,开口“党性”,闭口“原则”,而在私人生活中,道德极其败坏。按照中共官员的工资标准,这些月工资仅两三千元的官员们用于豪赌的钱从何而来?根据查获的案件,几乎所有参赌官员都是贪污腐败之徒。广东惠州原公安局长吴华立,嗜赌如命,为中饱私囊,积聚赌资,利用职权为惠州至香港的性交易开辟肮脏通道,输送大陆年轻女子赴港卖淫。

一些地区的官员不仅参与赌博,还充当赌头、庄家或者为赌博充当保护伞。这类在社会公共生活中是道貌岸然的官员,一旦离开公众视野,则成为社会所不齿的赌徒与皮条客,这种人格分裂状态实为空前未见。官场存在大量这类魑魅魍魉,只能说是鼓励虚伪与无耻的专制政治制度所养成。而中国政府早在境外赌场兴盛之初,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官员是赌场豪客,却一直有意装糊涂,直到统计出“每年有将近6,0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流向国外及港澳地区的赌场或赛马场”,才感到官员大规模参赌“有害国家经济安全”,开始启动“抓赌运动”,这样的反腐败能说具有积极意义吗?

其实,真正危害国家经济安全的还有延续多年、为害甚烈的金融腐败。但中国政府这些年来惩治金融腐败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以证监会官员近几年七起涉及股票发行的腐败案件来说,其中好几位东窗事发后未受惩罚,只是调走了事。相对于高额的腐败收益来说,风险如此之低,自然引起贪官们前赴后继仿效。

据中国人民银行官员谢平等人研究编制的“中国首个金融腐败指数”显示,2002年至2003年度,中国金融腐败指数已高达5.42,其中银行业腐败指数为4.17,证券业腐败指数为7.26。按照该指数表的说明,指数从1到10排列,越接近10,表明腐败越严重。

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腐败指数被有意低估,因为谢平本人还在金融系统里工作,不能不顾及“影响”。今年1月初,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河松街支行下属的一家分理处主任高山携带6亿元人民币巨款潜逃至加拿大。如此巨案竟然发生在一个小小的银行分理处主任(充其量是个科级干部)身上,可以让人感到中国的金融系统四面漏风,因为按照银行内部的规定和高山本人的职务,高山根本无法提走如此巨额款项。金融系统乃是一国经济命脉所系,有如经济系统的神经中枢,一旦出事,整个国民经济将有崩溃之虞。面临如此危局,中国政府不是在金融领域积极反腐败,而是努力谋求将国有银行推到海外上市,想藉此转移金融风险,完全是治标不治本之下策。

中国以往的反腐败经验表明,在一党专制的条件下,多出台几部法律或者多成立几个反腐机构根本无济于事,其结果往往只是为新成立的机构与司法系统多提供一些寻租机会而已。可以断言,“抓官赌”这种运动式的反腐败最终照旧会流于形式,干诈唬一阵罢了。要想成功地遏制腐败,治本之策还是改革现有的政治体制,用权力制衡的民主政治代替一党专制威权政体。

□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5 华夏快递 kd050228.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