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为逃计生处罚妈妈3次扔掉我

2015年04月24日 综合新闻 ⁄ 共 217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以下内容由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员高聪2015年4月24日转自“人口与未来“论坛

 

为逃计生处罚妈妈3次扔掉我
2015-04-23 14:10:01 来源: 网易

多年过去,我离家以后,才发现母爱之深、之棉。但此时妈妈已经患了不治之症,很快故去。对妈妈的亏欠无法穿越,无法到达。如今,无论我对妈妈有多愧疚、多自责,也只能在心里默念:“天国的妈妈,您好吗?”

杨晨

我出生在南阳大山里一个农村家庭。妈妈告诉我,我出生的那年冬天特别冷,滴水成冰。

我出生刚好在腊月深夜子时,出生之后一家人愁坏了。那是八十年代初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父亲是教师,村上的领导天天上门叫把我扔掉处理了,原本是不要的,就放在外面扔掉算了,谁知天亮我还活着,没办法就抱回家,听我妈说我后来被扔到厕所三次,每次都是扔了不忍心听到我的哭声就把我又抱回来,抱回来又不敢养就又丢出去。

我妈哭,我奶奶骂着说他们心狠,这时在我家干活的一个人说叫我妈先养着,他回家找找看有人要没有,要是有人要了就把我送人。当那人半月后来抱养我的时候我妈死活不同意,于是我留了下来。我上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因为我的出生更是雪上加霜:父亲的教师资格被开除了,还罚了875元!这个数目在那个年代无疑是一笔巨款,我不知道家人当时是如何凑齐的。

在我九个多月的时候,大山里天气已经很冷了,孩子们也都穿棉衣了。有天早上我不知道发什么邪,原本睡觉很多的我那天一大早哭闹不睡觉,妈妈没办法就把我穿衣服放在小孩专门坐的椅子上开始做饭。那时天还没有亮,我妈发现没有玉米糁了,就出去别人家借粮了,临走前妈妈害怕冻到我就把我挪到灶台前。

后来妈妈对我讲,她也很纳闷就出去一会儿,原本好好的我怎么就被火烧到?只知道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趴在门口没气了。

大概是她走后灶台的火掉下来把我的衣服和椅子烧着,而家人听到我哭声还以为是我不听话哭闹,我奶奶觉得我哭声不对劲就起来,当她看到我时,我已浑身是火的趴在门口,求生的本能让原本不会爬的我居然往门口爬了三四米,我奶奶赶紧顺手几瓢水就把我身上的火浇灭,而我也在冷热忽然刺激下没了气息。

后来听我妈说家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准备埋,谁知后来发现我居然又有气了,于是我又活了下来。

由于我烧的太严重了,大人们都不敢也没地方下手,因为那些烧伤的皮肤一碰就会烂掉,就把我放在一个竹篓里,两个人抬着走。我妈说我后来都没有哭,倒是我妈和我老爹看着我这样一直抹眼泪。。。

可老天好像故意和我过不去,我的烧伤还没好彻底,我又得了小儿急性传染病,上吐下泻眼睛都不会睁。我不知道我的父母究竟做了多少难最后才把我医好。从小到大,所有的家人都说我命大死不了,在我看来都不是,是因为有父母的庇护,我才长大成人。。。。

小时候,在我的记忆里妈妈很少对我笑,她总是对哥哥很好,现在想来那是因为哥哥从小身体不好,而我却一直觉得他们都嫌弃我,嫌弃我是个多余的。哥哥姐姐他们俩从来都是一伙的,和他俩打架的时候他们都会说我是多余的,这使我的性格叛逆、脆弱、倔强、敏感。

我比一般的孩子更倔强,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顶嘴,我妈说要打我,我竟真得跑到外面找个棍子回来给我妈,对她说:给,棍子,你打死我吧!我妈听后气不打一处来,抄起家伙就是一顿好打,我自始始终都没吭一声,也不躲闪。

还有次村里来唱戏的,那时候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此,一大早我妈带着我哥去看戏,把我丢在外边了,家里也锁了门,我那时候就想不带我我还不去,我一个人在门外玩,邻居看我一个人非要带我去,我就和别人一起去了戏场,到了那里我就满场子的找我妈和我哥,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嫌弃我衣服脏丢人又把我赶了回来,倔强的我一个人走了三四里山路回到已经上锁的家。那一年,我5岁……

这件事,后来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总觉得妈妈对我不亲,处处和她作对。在一次挨打之后,我一个人半夜跑到后山的树上,我姐出来找我我也不回去,不过最后还是天黑太害怕就回去了。那时候总想着赶紧长大,好离开这个家。

对母亲深感愧疚,是上中学时有一次我妈带我去看病,在回来的路上由于司机操作不当,车内起火。我和妈妈坐在司机后面,当我迷糊过来,整车的人都下去了,只有我妈紧紧抱着我整个身体护着我。那时候我的眼泪一直在眼里转,但没有流下来。

多年之后,每想到那一幕我就忍不住流泪,为自己的年少无知也为母爱的伟大。

妈妈走的那天晚上,我在妈妈的灵前守了整整一夜。想着躺在灵柩里的妈妈,我不停地在心里默念着:“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妈妈的遗像,昔日与妈妈在一起的时光像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一幕幕重现。哪一桩、哪一件不是在诠释着妈妈对我的疼爱和教导啊!我的自强自立,哪一样不是妈妈教会我的?而我却辜负了妈妈的良苦用心,将妈妈给予我的爱踩到脚下,视如粪土。都说我善良,都说我通情达理,可对于妈妈,我玷辱了这些美好的品德。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很少有人能真切地体会到。如今,妈妈已经走了一年,在此期间,我无时无刻不在谴责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祈求妈妈的原谅。我常常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好好做妈妈的女儿;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珍视妈妈的爱。

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有人说,人世间真正体会到母爱本质的人,寥寥无几。这种感受又总是很慢。因为很慢,所以很深、很痛。

作者简介:杨晨,河南西峡人,从事建筑工程,34岁,单身,现居郑州,爱好写作、摄影。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