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二等公民观察:一等公民,二等公民,三等公民···

2015年03月14日 综合新闻 ⁄ 共 251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张秀英转自博客中国

常听到有人说到二等公民这个词汇,一般都是指那些移民外国的人的地位,推测之,是说,在中国是不存在等级公民这个状态的。

不幸,我想说,在网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人们,包括公知和五毛,都是二等公民。一等公民不须花时间做这些基本无用的功,他们直接选举自己,管理国家,制定政策,卖官买官,卖土地等等。这些一级公民绝大多数是世袭的。五毛是没有风险的,投机得好,还有当官的可能。公知是有风险的,搞得不好,可能被请吃茶,被起诉。

在没有公民等级的国家,大家具有生而具有的相同权利,不论谁是你的老子。比如奥巴马的老子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非洲黑人,母亲是靠政府发的免费粮食卷养儿子的单身妈妈,只因为奥巴马出生在美国,长大了就有权利竞选总统。又,不论是怎样显赫的总统,下了台。卸职之后就不再有指挥权,不可以成为太上皇。

在中国,有人具有与生俱来的优越地位,如同英国的王室,生下来就是王子,将来的国王就在其间。也相似于英国挑选国王,我们中国的领导人就从这些红二代当中挑,薄熙来或者习近平。

且不说当官当总统(主席)的权利,只说做人的权利,"站起来了"的中国人,不论生育,户口,升学,就业,哪一样是自己做得了主的?在听党的话,服从组织分配,国家的需要的借口下面。只有懂得,并且有钱行贿的,有关系网可以用的人,才能够让户口迁进大城市,让超生的孩子得到户口,让差几分上线的学生入学,让才能平平的子女进入科研单位,或得到好的工作。这些人虽然有这些能耐,但是毕竟要求人,他们也只能算是二等公民。

中国还曾经有一群人,他们也算公民,比如右派,和五类分子的子女,他们被以各种借口开除公职,或下放农村,或不被高等学校录取。在城市里没有考上大学的五类分子子女,连参加街道生产组都很难,我曾经有几个高中同学只能在街上卖凉水好多年。他们可能算是三等公民吧。70年代,连地富反坏右资的孙子辈也世袭了祖辈的坏成分,不论他们的父辈以何种职业维生。

农民呢,农民是几等公民?他们不论做什么工作,在哪里工作,他们的孩子都不能跟随他们在城市上学,尽管农民工为中国的gdp做了很大的贡献。他们要想脱掉农皮,除非子女考上高等学府。他们在工作的城市要交社会保险费,但是他们回乡时候却不能带走;他们的赖以为生的土地被强征,对种种的不公,他们没有权利说不。他们也属于三类公民。

五类分子加上资本家,劳改释放犯等等,算四等公民好了,或许就直接算是阶级敌人,是革命的对象。虽然党说只是消灭阶级,并不是消灭个人,但是,许多这样的阶级敌人的个体,虽然他们并没有血债,并不是大毒枭,也就被一场接一场的革命,把命革掉了。

移民西方,比如美国的人,被议论为,不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跑到资本主义国家去当二等公民是犯贱。且看移民的二等公民是怎样二等的。

我在中国当过可以被教育好的子女--就是本来不好的意思,当过臭老九,当我移民美国后,再没有这些封号。相反,美国人说,只要你一踏上这块土地,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你都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听到这种亲切的话,你能不爱这块土地吗?

我在美国只有一个远亲,隔着美国大陆,照顾不到我。我的孩子来了上大学,没有求过任何一个人,合格了大学就录取;他们工作,也不须我做母亲的去求人,找关系,他们自己找的工作。自己慢慢工作能力增强,自己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取得硕士资格,成为工作的领导,成为科技工作的中坚力量。

在美国自己可以决定自己的志向,不需要听谁的召唤,服从国家利益,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的利益和国家利益是不一致的。我愿意住在哪个州,哪个市,县,随我自己高兴,我愿意搬到美洲大陆的另一边,我收拾好了就上路,不需要任何人同意,到了也不需要向谁报告,仅仅需要在3个月内换成当地的驾驶执照。

我在中国40年没有选举过,没有资格入团入党,在美国我有选举权,我并没有申请加入什么党,我觉得民主党的政策合我的意,我就投民主党的票,民主党便认我为党的成员,要我捐款,我说,我要一张奥巴马的照片,照片就给我寄来了。下次大选,我选谁,是我的自由,不存在叛党的问题。

我认识有一对中国夫妇,本是中国大学教授,到了美国,两人一门心思做苦工,以帮助孩子上大学,他们对我40岁以后还要进学校,取得美国的文凭不理解,他们认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保孩子就是一切,不敢自己做家庭教师,宁愿打工。现在我们都是老人了,他们因为收入低,退休后就得到政府的社会保险补助金,和全医疗保险,去年元旦,这位老太太中了风,在医院里住了一年多,刚刚出院,政府还派护士和理疗师天天上门照顾。按道理讲,这种低收入的老人可以算二等公民了,但是他们在生病住院期间,没有为钱的事情操过心,花了上百万美金的医疗费,政府没有让他们付一分钱,该做的手术,就有医生安排给做,出院有社工安排,回了家还送给免费的医院的可以升降折起的床,带扶手的马桶。每个月到时候钱就给他们打在银行里,他们虽然不住豪华大房子,但是他们生活不愁,万事不求人,在我看来,活得很有尊严。

他们的孩子都是博士,硕士资格,但是工作都忙,没有时间照顾母亲,因为有政府的医疗保险,一切都有人照顾,包括吃饭,清洁,洗澡,换尿布,翻身等等。所以我的朋友也不求于子女,在子女面前也有尊严。

还有好些中国移民,有些人是真的低收入,有些人是有钱,但是钻空子,把钱转到子女银行账户,自己领补助,不论何种情况,这些人说美国政府比儿女还孝顺,每个月到时候就把钱打在账上了。

至于移民的年轻人们,他们是在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状态。也有年轻人抱怨玻璃天花板,抱怨歧视,抱怨甚至被印度人歧视,其实,常常要检查自己是否真有才能,许多人奇怪印度人为什么常常可以做到管理阶层,我问过美国人,他们说,中国的博士英文常常很糟糕,而印度人几乎都讲一口漂亮的英语(中国人听不惯印度人的英语,而美国人不挑剔他们的口音,只是觉得文法正确,用词恰当)

希拉里有一次讲话,说中国人没有体会过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有些中国同胞认为是侮辱。我认为没错。有尊严的生活就是有作为人的权利的生活,就是不求人的生活,也就是一个真正的公民的生活。在中国只有一小撮人谈得上尊严,如果一个人为了一个他本来应该有的权利,却只得变着方法去送礼来达到目的,你觉得有尊严么?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