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二胎攻略:到美国生比北京花钱少

2015年02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186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28岁来自重庆的丁颖(音)

27岁来自中国东部的电脑高手王永刚(音)

28岁来自郑州的张萌(音)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25日报道,周一晚,当马来西亚总理Najib Razak面对摄像机宣布失踪的MH370航班无人幸存时,全球范围内的家庭在哭泣。但对于27岁的电脑高手王永刚的父母,这种痛苦尤为强烈。

像许多中国的父母,他们那一代人,由于共产党1979年以来实行的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王家只被允许生一个孩子。现在,伴随着失踪的波音777,儿子走了。

“他的父母都五十多岁了,王永刚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在江苏阜宁中学的老校长曹开复(音)说。“非常难过。王永刚一直是他父母的骄傲。他们的心都碎了。”

中国臭名昭著的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有关侵犯人权的行为,如强制堕胎、绝育,甚至是杀婴,已经有过许多报道。

但MH370的消失,令人们看到一个不太为人所知、但同样毁灭性的现象:即那些因意外或疾病,失去了政府允许他们有的唯一孩子的父母们。

官方媒体报道,在中国,据估计每年新增大约7.6万的“失独”家庭。

“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感觉就像天都塌了”,一位在上海的母亲说,在2012年的一次车祸中,她失去了丈夫和他们唯一的女儿。

“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有100万个家庭永远失去了他们的子女”,另一名妇女补充道。因话题的政治敏感性,她要求匿名。她说,“这是一个人伦悲剧。没有人可以带走这种痛苦。”

最近几个月已看到中国的几个主要城市和省份,包括北京和上海开始改变这备受争议的计生政策,放宽了限制,令到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两个孩子。

然而,新规定将无法安抚王家这样的悲痛,当MH370或许坠入印度洋时,他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据《新京报》报道,这架波音777飞机从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的时候,其中约1/3出生于1980年代。

大多数的这些青年男女,出生于“一胎政策”实施后的头10年,他们很可能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其中包括卡塔尔航空公司28岁来自重庆的员工丁颖(音)、28岁来自河南郑州的张萌(音)和她的丈夫、也是28岁的严鹏(音)。

王永刚是马航官方乘客名单中第156位乘客,也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他的父母是数学老师和妇科医生,他曾是学校里的“明星”,在中国超级难考的高考中获得695分的绝佳成绩。

他的老校长曹开复说,“北大和清华都来我们学校想要他。”他选择了去北大,并获得了电子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去年又取得了博士学位。

当MH370航班失踪时,在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作的王永刚,这次是从马来西亚讲学归来。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他曾计划在2014年——中国的马年迎娶他的女友。

他的老校长曹开复说,当周一晚上发现他的得意门生几乎肯定已经亡故后,他无法入眠。“之前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可是,现在没有希望了”,他说。“我无法想象他家里人的那种悲痛。”

在上海做社工的马石静(音)在打理一个给“失独”父母支援的团队。她说,这些父母很多人遭遇到心理问题、财政困难,其中70%的婚姻在唯一的孩子去世后而崩溃。

她说,有些情感破灭的父母在宗教中找到了慰藉,而其他人试图上访——要求政府改善对“失独”父母的待遇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他们生活的唯一目标走了,他们陷入了忧郁之中。”

“自从女儿走后,我们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58岁的申东梅(音)说。她的女儿2004年在医院里因被医生误诊而去世,当时是23岁。“我们被剥夺了生育的权利。我们遭到了诅咒。我真的非常恨[政府]。”

“为什么是我? ”那位女儿在交通事故中丧生的上海母亲问。

“当我埋葬我女儿的时候,我也埋葬了自己”,她补充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现在,我无所求,没有梦想,没有思想。外表看,我在笑,但在内心,我在哭。我已经失去了我一生中唯一的幸福源泉。”

原文链接:Malaysia Airlines missing flight exposes tragedy of China’s ‘orphaned’ one-child parents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403/%E5%A4%B1%E5%8E%BB%E5%94%AF%E4%B8%80%E5%AD%A9%E5%AD%90mh370%E6%9A%B4%E9%9C%B2%E4%B8%AD%E5%9B%BD%E5%BC%8F%E6%82%B2%E5%89%A7.html#sthash.IEjinU2L.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