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中国目前的腐败程度到底有多深

2015年01月04日 综合新闻 ⁄ 共 29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博客中国

作者:长安秋士 2014-12-05 21:16栏目:转载
标签: 中国 下降 清廉指数
818 8
据中新网12月3日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3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到,“透明国际”报告称2014年中国“清廉印象指数”排名下降了。华春莹对此作出回应,2014年中国“清廉印象指数”评分和排名与中国反腐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现实情况完全相背,严重不符;中国反腐败工作取得的明显成效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不以透明国际”清廉印象指数”为标准,“透明国际”的评价不客观,不公正。对此我谈一点不同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外交部是国家机关,华春莹也属国家工作人员。我对她的观点提出不同看法或批评,应该是合理合法的。目前正倡导依法治国,希望某些专以删帖为能事的人遵守宪法,手下留情,不要删除此帖。

  华春莹指责“透明国际”的排名不公正,却没有说清中国排名的具体情况。我上网查了一下,反复搜索“百度”,也看不到2014年中国的“清廉”排名到底下降到了第几位。网上只显示2013年以前的排名,中国位列175个国家中的第80位。今年下降后的排名没有显示,大概是下降太多,有碍党和政府的形象,被有关部门屏蔽掉了。官方一方面指责“透明国际”排名不公正,一方面又不告诉公众实际排名是多少,公众何以判断“透明国际”的排名究竟公正或不公正呢?

  华春莹以“中国反腐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为依据,来否定“透明国际”的评价,也不能令人信服。“透明国际”的“清廉印象指数”排名,反映的是该国的腐败程度,与反腐败是否取得成就是两个不同范畴的问题,它们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不能说反腐败成就越大,腐败程度越轻。情况可能正好相反。在10年前或20年前,反腐败查处的只是一些县市级或省部级官员,最高的是陈希同,北京市长,政治局委员。他的贪腐事实,不过是没有把出国访问时外国赠送的礼品按规定上交,留在了家中,价值也不过50万元。目前查处的贪官,已经上升到“副国级”,军队的最高领导,政治局常委。贪腐的数额,动辄上亿、数十亿、数百亿元。所牵连出的其他贪官,往往是一窝一窝,一堆一堆,一串一串,一片一片。这当然可以说是反腐败的“成就”,但同时不也证明,中国官场的腐败是日益严重、普遍、泛滥,已经到了无以复加、不可控的地步了吗?

  腐败的生成,缘于权力失去监督,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权力失去监督,则缘于制度设计的不合理,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们目前的制度是“一元化”,就是只有一个权力中心,所有权力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包括监督权力的机构,也在这个人的控制下,就是专权。这种制度模式,与延续了两千年的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专制官僚体制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一脉相承。当年毛泽东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坦率承认自己就是秦始皇,就要无法无天,就是搞人治,不要法治。毛泽东还得意地把各个地方的省委书记称为“诸侯”。皇帝的属下当然应该称诸侯。毛泽东和他的诸侯们给中国人带来的祸害,人们都知道,不必再说了。从古时的秦始皇到今天的毛泽东,经两千年的实践,这种体制的落后和腐朽性早已暴露无遗。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意识到体制的弊端和危害,曾想过要改变,但终究没能改变,又承继下来,延续至今,依然是“一元化”。在这样的体制下,一个人一旦成为体制中的掌权者,这个人就成了不受任何监督的无法无天的人,谁都管不了他。譬如薄熙来在重庆,谁能监督他,管得了他?徐才厚在军队,谁能监督他,管得了他?周永康在政法,谁能监督他,管得了他?苏荣在江西,谁能监督他,管得了他?刘志军在铁道部,谁能监督他,管得了他?这些人独霸一方,横行无忌,既管人,又管物,还管钱,想不腐败都难。看看这些官员贪腐的财产之巨,简直可以把整个国家都装进他们的口袋。而老百姓却没有任何权力去制止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贪腐。因为制度没有赋予百姓这种权力。譬如媒体刚披露出来的小小的水务官马超群,贪腐居然也能上亿!马超群在当地也是独霸一方,横行无忌,作恶多端。他的恶行百姓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既夺不了他的权,也罢不了他的官,只能看着他年复一年地作恶,敢怒不敢言。有敢言者,反而遭到他的迫害。这哪里像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社会!

  华春莹说,中国反腐败取得的举世瞩目成就,“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不错。不过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要表达出来,恐怕不是很容易。譬如我这篇评价写出来,就不敢保证不被某些人删掉。当然,我的评价是否公正,是另一回事。若不公正,可以批评、争论,通过争论辩驳,才能生出真理来。

  对于中国反腐败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就”,究竟应该怎样看待或评价呢?是应该高兴,还是悲哀?是应该庆祝,还是难过?

  我的态度是后者。所谓“成就”,无非是查处了一大批大大小小的贪官而已。如前所说,如此多高级别的贪官的出现,只能说明目前腐败形势的严峻和可怕。这决不是什么好事。已经被查处的官员,也决不是所有贪官的全部。周永康、徐才厚都是贪腐多年、贪腐无数次之后才被查处。这说明贪官受到查处的概率很小,有很大的偶然性。可以想见,还有更多的李永康、王才厚们没有受到查处,甚至永远不会受到查处。现任官员中究竟还有多少贪官,很难想像。在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里出现了如此多的高级别的贪官,成群结队,络绎不绝,都意味着政府的工作、政策、制度出现了重大的根本性的失误。无论执政党还是政府,都应该感到耻辱,都应该反省、检讨,向人民道歉。因为每一个贪官的出现,都必然损害到人民的利益。若不感到耻辱,反而把这当作“成就”来宣扬,沾沾自喜,夸夸其谈,那就是不知羞耻了。

  总之,中国目前的腐败程度到底有多深,老百姓心里很清楚,官员们心里其实也很清楚,贪官们心里更清楚。数年前因贪腐被枪决的重庆公安局副局长文强,临死前写了一篇遗言,讲了几句实话。他说:“都说我贪污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我不否认这些。我想说的是,这怪我也不怪我。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干得再好也没有用。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说文强讲的是实话,是因为他是个将死之人,没有必要再说假话,假装正经。文强还谈到了他贪腐的根源:“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力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

  现在一谈到腐败,官方总喜欢把这归咎于贪官的个人品质,于体制无关。贪官文强首先就否定了这种说法。他明确告诉我们:他能为所欲为,主要是体制赋予他的权力在作祟。

  所以说,根治腐败,方法很简单,就是制约权力,或曰“把权力装进笼子”。而要把权力真正装进笼子,必须改变制度(体制),变专权为分权,变无法无天的权力为有限制的权力,变官员任命制为公民选举制(当然不是形式上的选举)。对此许多有识之士已经说过多次。若能如此,中国方有希望焉。

  2014.12.4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