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陈洁:计划生育

2014年12月15日 综合新闻 ⁄ 共 45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DSC09102

1982年的我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父亲是工厂里的工人,母亲是农民,那时我是二胎,从此我就背上了二胎超生的罪名,巨额的罚款压的我家喘不过气,每个月还要从我爸爸的工资里扣,在那个年代本来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收入,再加上罚款,使我们家陷入了困境,最后连吃饭都成问题,在我的记忆中,我记得家里总是为吃饭而发愁,吃了上顿没下顿,我的父母非常痛心,每当我走出去我就受到别人的歧视,说我是二胎,就是因为生了我,我的家里才会这样,到后来我渐渐长大,这个罪名一直背负着,一直困扰着我,让我的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在别人面前我的无法抬起头来,政府部门规定,凡在1980年以后超生的,都要交7、8万的罚款,作为“社会抚养金”,其实就是借计划生育为名,实行诈骗、勒索,对超生的实行黑社会手段“抢”“抄”“砸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生命权,财产权,简直就是一群土匪,请问这样的行为与黑社会又有什么区别呢?交了钱就没事,不交钱就被打,被抢,被砸,中国公民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黑社会”领导的中国必定灭亡.
中国民主党员 陈洁

2014年12月15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