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征地观察】福建福州潘墩村村民实名举报征地中官员违法侵权的贪腐行径

2014年10月18日 综合新闻 ⁄ 共 283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征地观察员 杨素文, 2014年10月18日转自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孔涛报道)本网信息员昨天(2014年10月13日)接到福建省福州市潘墩村村民的实名举报,举报当地官僚与黑势力勾结,在征地中违法侵占村民土地补偿款,殴打残害村民等等违法侵权事实。从材料中可以看到福州地区官商官黑勾结,侵害民众权利的现实。

我们的控诉:福州市、区、镇、村各级贪官是如何鲸吞潘墩村农民财产的

我们是福建福州潘墩村村民。以下是我们的控诉:

福州市原市长郑松岩在煤炭厅工作时在城门搞投资,与原城门镇党委书记陈镜溪是铁哥们。为让陈镜溪参与潘墩的征地拆迁,郑答应陈镜溪提出的镇以前建一条通往胪雷的简易路1200万元补偿,用市长权力赋予陈镜溪在潘墩的征地拆迁中包干使用的权利。竞拍时,国有拆迁公司6000多元/㎡,而陈镜溪一伙创办的无资质的南大门拆迁公司仅4000多元/㎡,两者每平方米相差2000多元,仅此,陈镜溪节省6亿多元的付出,南大门公司拆潘墩村1000多户30万㎡的房子,启动资金仅500万元。

而我们从文件中发现,市政府下拨给潘墩村一期征地费用为1.7亿元,潘墩村二期为14.6亿元,共计16.3亿元。陈镜溪把南大门当作镇的二政府和小金库,并把它交给黑社会头目许桂中掌管(陈镜溪的马仔,已加入新西兰国籍,许离开后由陈的外甥掌管)。

陈镜溪在郑松岩、吴贤德、杨新坚等庇护和纵容下疯狂掠夺潘墩村土地2000余亩(以18万元/亩计,共有4亿多元),还不放过政府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生存之用的100多亩留用地。在没有签订协议的情况下,以每亩买下100万元买下,卖给刘建忠816万元/亩,获利7亿元,为此群众不断

上访。为堵住上访者之口,于2013年6月份发留用地款利息1000元/人,欺骗不明真相群众签名,想以此造成卖地的事实,我们坚决不同意。原潘墩村书记潘钟光在郑、陈一伙的唆使下,把盛景黄山的6亩多留用地以80万元/亩卖给王义芳(陈镜溪的同伙),获利2400万元,由陈镜溪、郭松钿(接替陈镜溪的原镇党委书记)、王义芳三人平分。

习总书记提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可郑松岩一伙却让陈镜溪一伙在征地拆迁中的权力无限扩大,对无权无势的广大村民财产肆意掠夺,让村官村霸在征地拆迁中获得最大利益。

请看以下事实:村官与黑社会所盖厂房层高可以补贴(一层算二层),这个村官厂房有1.5万平方米,以400元/㎡计,可多赔偿600万元。给村官和黑社会头目杨礼胜建会展中心的水泥搅拌工程,获利几百万元。村官鱼池赔1.6万元/亩,村民赔0.3万元/亩,不及村官的1/5。地面物村官赔十几万元/亩,村民0.5万元/亩, 不及村官的1/20。责任田村官赔1万元/人,村民每人赔0.34万元。一个村官承包70多亩地,按正常只能赔50万元左右,可他给了陈镜溪等人好处后,最后获得400多万元的赔偿是原来的8倍多。

村官在拆迁前占地抢建简易房赔352元/㎡。在村批的宅基地(交三金:土地金,押金,房产证金)由于一些村民是在2006—2007年盖的,以白线名义只赔50元/㎡,不及村官违章房的1/7,村民群众不服。陈镜溪说这是根据《城乡规划法》而确定的。我们查阅《城乡规划法》,是在2007年10月28日由全国人大通过2008年1月1日才实行。明眼人一看这是陈欺骗群众压低补偿款的借口。我们支持对违章建筑的拆除。但我们不支持以此作为坑害群众的理由。经过村里批的宅基地有的还有在区的建筑规划图内,建起的房子应属于合法的房子,应该受到保护。以“白线”名义强拆民房是违法的,应立即禁止!

福泉高速公路征我村285亩耕地,以0.8万元/亩包干使用,总金额仅228万元(其中包括土地、地面物等补偿)。可镇给我们上访者三次的回复,补偿费总金额都不一样,一次是300多万元,一次是500多万元,一次是600多万元。我们初步估算,压低大部分村民的补偿款金额应该有10亿多元。区、镇、村干部瞒着群众,用部分高速公路补偿款入股高速公路,所得分红被大大小小的贪官私分。据说,我村原书记潘天民一次就转走了3000万元的高速公路分红。由于上面贪官的包庇,此事一直被压着,不为外界所知。

郑松岩、吴贤德、杨新坚、陈镜溪一伙在“包干使用”这把尚方宝剑的保护下,拿走潘墩村近30亿元(土地价值4亿,房价6亿,留用地7亿,土地补偿款10亿,村财3亿),用它来填补这几年他们挥霍造成镇财政亏空数亿元的空洞和向上贿赂贪官,笼络手下大小头目之用。

请看以下事实:陈镜溪非常怕群众会造他的反,所以不惜花重金雇佣黑社会和保镖一、二百人。每次陈出行身边都有几个彪形大汉追随左右。2010.4.17陈到潘墩村召开党员大会,其安保等级之高让中央首长自叹不如。门口有村支书和治安主任负责安检,有百多号全副武装的黑社会人员分立两旁。会场上由警察巡视,党员说:“这是枪在指挥党呀!”陈每年用在黑社会身上有上亿元,如为他们配汽车,并配上专职司机。数十辆小车年支出要数千万元。

嗜赌是陈镜溪的特点,一次到澳门赌钱,他每次押88万元,不到一上午就赌输1000多万元!在胪厦村乃乃模具厂一次输了2000多万元!他刚来城门镇不久,赌“十三子”,每“子”一万元!

低价购地建厂房赚了归自己,赔了归集体。在浚边购地建水表厂,垄断镇里水表生意,年收入数百万元。今年上半年,他将水表厂以一亿多元卖给长乐人。陈分得7500万元,交给他儿子在澳门赌场放赌债获利。在潘墩村花一万元买一口鱼池十几亩建垃圾处理厂,赔了有镇政府买单。土地和设备归陈镜溪和潘天民所有。

以借款名义洗钱:台江黑社会头目陈东恒于1997年3月1日借给陈镜溪同伙王义芳1000万元(无息),借期一年。1997年5月1日又借500万元(无息)借期半年。到1999年王已还款2650万元(有银行出示的凭证)。以后又续还2500万元。陈东恒还不满足,将王义芳告上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2007)榕执行字第113-2号调解还款25061852元。镇政府于2010年2月9日打报告要求还款6200万元清债。陈东恒于2010年3月30日在王庄分理处建行城南支行提走6200万元(这点当时的律师可以证明)。有人问陈东恒为什么拿这么多钱?陈东恒说:“我只拿了一部分。”陈镜溪在其中洗钱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高官庇护,村官出地,房企出资,黑社会出拳的“腐败铁四角”在城门镇和潘墩村已成气候,到彻底清查的时候了!

潘墩村共4500名村民,以下是几位实名反映问题的村民:

潘宝流,身份证:350111193704080351

潘建峰,身份证:350111196607180354

潘振斌,身份证:350111195601150395

潘祥宽,身份证:350121194002070017

潘志顺,身份证:350111196301240350

郭金凤,身份证:350111196304240348

何承英,身份证:350121197701234723

许赠战,身份证:350111194112120318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