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正在形成的中国网络舆论力量

2014年07月01日 综合新闻 ⁄ 共 125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一张从微信和微博传开的“背着领导过河”照片引起中国网民热议,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这位被背干部被迅速免职。另外,“我爸是李刚”案调查记者带手铐的照片也是通过微博,向外界发出消息,从这两个事件可以看出,由于有互联网的存在,在中国政府严格控制下的网络并不是铁板一块。

近日一张“背领导过河”图片首先从微信朋友圈子里传开,随后通过更多人参与的微博进入中国全国视野,引起中国网民热议,激起群众的愤怒,社会舆论一边倒评判这位江西省被背的干部,他是贵溪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事情发生在6月20日中午,在贵溪市白田乡兰田村,3名小学生中午回家吃完饭后上学,在返校途中调入水里,导致一名学生死亡,一名失踪,根据网络消息,一名来到水灾现场的干部,不愿意汤水湿鞋叫属下背着过河,被在场群众拍下照片,迅速在微信,随后在微博上传开。

周五发生的事情,周六在网络上传开,周日这位领导干部被免职,而且,江西省人民政府官方的新闻还通过微博连夜发布情况说明,官员被如此被迅速免职实属罕见。随后,《江西日报》发表批评:“救灾现场,十万火急,趟水而行,是干部本色。但是该领导做法损害的是干部形象。” 《人民日报》当晚也跟进,在评论中写道,“孩子落水,干部‘怕水’,真不知如何指挥救援?”中国官方喉舌新华社也发表评论,指出下级对上级献媚也是中国官场存在的现实,中国媒体也一边倒批评这位江西小官吏的做法。

其实中国现实的情况是基层官员整体形象不好,民众使用互联网把消息迅速传播和扩散更加让众人看到政府官员的负面行为。《环球时报》提出“有人手持互联网放大基层政府行为是在找茬”的论调。”但是中国官员是否应该首先让自己的行为更加检点呢?

也有评论认为,现在中国官场经过一波波的从高层来的整治,让官场做官难。但是,事实上是做基层小官难,有相当级别的官员依然我行我素。

中国的这场由于“背领导过河”照片引起的网民和社会舆论的热议事件也引起法国媒体的关注,24日《费加罗报》刊登了对此事的报道,关注这位在中国因怕湿鞋丢官的中国官员。

另外,6月23日通过互联网传出,报道“我爸是李刚” 的前成都商报记者殷玉生被逮捕的消息,同样引起外媒的关注。殷玉生在2010年报道“我爸是李刚”的河北大学校园飚车事件,一名官员的儿子驾车撞死了路人,他在逃离现场时大喊“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在中国成为用来嘲讽被宠坏的纨绔子弟,但是殷玉生由于报道此事受到压力被迫辞职。近日殷玉生被警方逮捕,他利用微博发布了一张被铐在手铐的照片,随后他的朋友,前山西晚报调查记者李建军通过网络发表信息写道,“这是我曾经的同事殷玉生被捕前发出的最后一条微博。在被捕的这一刻,他仍表现出一个有多年调查记者生涯养成的专业和沉着。”据信,殷玉生被逮捕有可能与他在2月参加在河南滑县举行的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活动有关。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继续加强对网络言论自由的控制和对异议人士的打击,但是由于存在微信微博这些信息快速传播手段,不时爆出一些消息,中国网民和社会舆论也开始对政府形成某些压力。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