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侵权暴行观察:安徽代课教师方道明任教十余年 为民请命却成了“精神病”

2014年06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242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张静岩转自民生观察

2013年11月14日下午,北京昌平区华一医院,面对非法关押的上访者方道明,该院精神四科护士在对其电击时,边击边问“你还敢来北京上访吗?”58岁的他实在受不了,只能说“今后再也不敢上访了。”这就是《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猖狂的北京华一医院,而另一来自湖南郴州的唐学成也在该法实施后被送进了华一精神病院。天子脚下都如此猖狂的迫害公民,如何来约束其它地方。2013年12月,笔者在北京对方道明进行了面对面的访谈,了解了他不平凡的经历。

方道明,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霞坑镇霞坑村人,身份证号:342723195501045254,现年58岁,1974年毕业于歙县齐武中学,并在同年9月开始担任代课教师,在原石谭公社湖山中心小学附属初中一年级教数学、政治课程三年,1978年至1985年做宣城地区宁国甲路中学、鸿门中学教政治、地理、数学等课程7年,88年2月开始至90年10月,担任黄山市教育委员会办公室、农科教办公室驾驶员三年。92年10月至93年8月,担任歙县霞坑镇政府驾驶员一年。以上工作经历均有相关单位的证明文件,从74年开始,方道明在教育部门从教学到驾驶的时间达13年零7个月之久,符合国家对于教职工享受基本待遇的劳动法相关条款。但是现实生活中国家并没有履行法律的承诺,给他应有的待遇,他这才开始上访。

2013年10月12日,在北京上访的方道明为了生存,应聘到北京国泰保安公司做保安员,公司于10月29日发现方道明是上访人员,就予以辞退,并克扣了劳动合同法规定的500多元工资,他就跟公司相关负责人理论,在中共三中全会的前一天11月8日晚,国泰保安公司赵副经理和刘姓员工在方道明原上班的万寿路超市发厨房,将方道明按倒在地殴打,北京海淀区万寿路派出所随后赶到现场,未上前阻止他们殴打行为,反而将本方道明反铐至万寿路派出所,并送往久敬庄信访接待中心,因此次事件与信访无关,完全是工资纠纷问题,接待中心的工作人员拒绝万寿路派出所的关押收留请求,在非法关押一晚后,第二天晚上万寿路派出所再次送方道明到久敬庄,因为派出所制作的询问笔录上,没有方道明承认的上访情况,久敬庄再次拒收。10日上午,万寿路派出所刘涛警官(警号037854)问方道明你以后打算怎么样?方回答还要继续上访,就这样他被送到了北京昌平区华一中西结合医院精神病四科。

华一精神病医院精神四科在11月10日用绳子把方道明捆绑在病床上,当天晚上方道明被精神四科的哑巴护士殴打,导致胸部受伤,右肋骨疼痛吃不下饭。由于方道明一直抗争,13日被再次拿绳子捆绑,直到两手、两脚发紫、发黑,才将绳索略松一点。14日中午,解除绳索捆绑的方道明松了一口气,唱起了自己谱曲改编的“万岁中国梦”等歌曲,傍晚时分遭到了最严厉的惩罚---电刑迫害,护士在给方道明上电刑时问他,你还敢到北京上访吗?由于受不了这种折磨,方道明只能说“今后再也不敢上访了”

苦苦哀求也未能唤醒没有人性的医生,在关押的这21天里,每天要吃药,方道明介绍说“吃药时间为每天三次共8片,早上两大两小的四片精神病人专服用药,晚上中午各两片。25日至28日,方道明曾两次向主治医生和王主任提出,在吃了这种药物后,晚上口腔非常干燥,经常喝水而小便睡不好,请求停药,被拒绝,他们的回答是“吃药总比捆绑好受些吧?”

2013年11月10日进去,12月1日被安徽救助站接出,带回安徽,终于获得了自由,华一医院没有给精神病鉴定,理由是“你只是借住在我们这里。”而这已经是方道明第二次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了!

据了解,方道明是一个热心的人,他常常帮助维权村民反映一些侵权问题,这为他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为自己的第一次被关精神病院埋下了伏笔。他介绍说“2001年,国家建设徽杭高速公路,时任歙县霞坑镇党委书记等官员贪污大家的拆迁安置补偿款上百万元,其中有自己的补偿款8万之多被贪污,他就带领大家积极举报;2009年 歙县霞坑镇和隔壁乡镇政府非法强行征用非公益建设用地2000千余亩,他和隔壁富堨镇近千名农民联名举报,后省国土厅查处违法用地1500亩,但是具体涉案的人员并没有遭到法律制裁。

由于受千位当地农民联名推介,方道明开始到北京上访。2011年6月10日,歙县杞梓里镇派出所指导员方志勇、霞坑镇警务室方某等四人,将方道明拉上警车带走时,遭到霞坑镇当地群众的集体抗议,民众自发到公路边等待警车通过,结果他们绕道徽杭高速三阳坛段直接将其送到黄山市第二人民医院,非法关押193天,并四次捆绑四肢,历时93个小时,经历打针,人工喂药的迫害。2011年12月20日,方道明的女儿方婷从杭州请假找政府领导,希望他们放了自己的父亲,政府领导不同意,方婷抗议说“再不放人我就到北京上访告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迫不得已带着方道明的妻子以及村长放他出来。这次关押鉴定的结果为“轻微人格障碍”,对于这个结果,方道明的说法是镇党委书记黄中送中华烟和山核桃,给黄山精神病医院副院长兼黄山司法鉴定所长陈某,导致人为的作出“轻微人格障碍”的决定。

在这次关押期间,给方道明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精神病院出来后他于2012年两次到县人民医院抢救、输血治疗,2012年9月23日到歙县人民医院治疗,医生的诊断说明是,头昏、冷汗、皮肤苍白、考虑患者消化道出血量大,病情危重,反复告知患者家属(妻子及妹妹),在10月1日出院时,医院的建议为,患者仍有纳差乏力,重度贫血貌,精神萎靡。这次由于没有痊愈的治疗,在同年11月10日,病情恶化,方道明再次入院治疗,至12月2日才出来。

方道明解释道“谁不想好好治病?可是家里本来就困难,住院已经花了好几千块了,根本承担不起,所以迫不得已才出院的”。本来就严重困难的家庭,生活更加艰难,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身体稍有好转,方道明就于2013年5月13日,再次来北京上访申诉,这才有了开头的故事。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佐真

2013年12月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