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暴警观察

2014年04月02日 综合新闻 ⁄ 共 349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陈学永转自中国城市建设网

山东枣庄频现暴力拆迁 打人、抢相机、特警护航"手法"颇多

时间:2014-03-31 16:29:36  来源:中国城市建设网

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11年5月13日就发出了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征地拆迁制度规定落实情况专项检查,强化监管,严肃问责,坚决制止违法强拆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认真贯彻《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等规定,坚决制止违法强制拆迁、暴力拆迁。但是就是在国家如此重视的情况下,还有很多地方政府依旧铤而走险,置相关规定于不顾,将群众利益抛之脑后。

山东枣庄频现暴力拆迁

打人、抢相机、特警护航 “手法”颇多

 

                           《城市建设》杂志社记者 王利光  

2013年12月20日,本社接到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群众反映,该区分别在2013年10月26日和12月13日发生的两起拆迁工作的实施中存在严重的违规、违法等行为。但相关人员就“拆迁”事件表示,是在市中区领导安排部署下“平稳有序地进行实施拆迁的”。2013年12月27日,城市建设杂志社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了解。

公安、消防、医院、城管执法 300余人强拆现场齐亮相

宋兆峰,现年43岁,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光明路街道办事处十里泉村村民,2013年10月26日拆迁事件中的被拆迁户。 2013年12月28日,记者在他的家中对他进行了采访。 宋兆峰含着泪向记者阐述了发生在他家“噩梦”般的经历。

2013年10月16日,枣庄市光明路街道办事处十里泉村委会以扩建348线公路为由,给宋兆峰下达了通知,限其10月17日下午5时30分前签订拆迁协议书,否则后果自负。宋兆峰按要求到了枣庄市市中区拆迁办,但是协商未果。令宋兆峰一家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因为这次的“协商未果”,一场“灾难”就降临在了他们家。

图一:据视频资料显示多部门执法人员亮相拆迁现场

2013年10月26日,市中区光明路街道办事处动用了包括公安、交警、城管、执法、环保、消防、医院等部门,组成了约三百多人及各类执法车二十多辆的“拆迁队伍”,由办事处主要领导带领,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十里泉村宋兆峰的厂房所在处。一到现场,光明路街道办事处执法队不由分说的将宋兆峰厂房的铁皮门强行扒开,将里面的办公家具及家电一一搬出后,用两辆挖掘机将宋兆峰的厂房夷为平地。整个工程不超过半个小时,动作之快令人乍舌。

在强拆期间,有执法人员看到拆迁现场对面的二楼,宋兆峰的姐姐宋兆荣家有人拍照,于是一群执法人员蜂拥而至,强行撬开了门锁,宋兆荣上前阻拦,执法人员将其团团围住,其中有一名执法人员将宋兆荣紧紧抱住。60多岁的宋兆荣本就体弱多病,被这么一折腾,顿时就喘不过气来,小便失禁,精神受到了极大刺激,瘫软在水泥地上。宋兆峰的哥哥宋兆才上前救护,也被执法人员按倒在水泥地上拳打脚踢,致使身上多处红肿。大门被撬开后,十几名执法人员一起冲向二楼,将正在拍摄视频的宋兆峰的侄子宋君按倒在地,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并抢走录像机及手机。两个多小时后光明路街道办事处的车才把宋兆荣、宋兆才、宋君送进枣庄市市立医院急诊室救治。据医院病历显示,宋兆荣和宋兆才分别有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挫伤,伤势最重的宋君被诊断为: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右膝外侧半月板后角损伤。

图为:宋君受伤后接收治疗

宋君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从执法人员撬锁到打完我们抢走相机离开,我最少打了20多次110报警电话,110指挥中心一直说已经通知了市郊派出所,可当时我们被打的时候市郊派出所的民警就在门外啊!我的录像都录上了。”通过宋君提供的视频片段记者看到,当时在拆迁现场到处都是穿着各式各样的制服的执法人员和执法车辆。最令人诧异的是,还有一队全副武装的防爆特警,可见此次拆迁“阵容”之强大。

图二:宋君在现场讲述被打经过

 

42年党龄的老党员难逃“强拆”厄运

李汉杰,现年75岁,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光明路街道办事处十里泉村村人,1958年参加工作,196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9年9月在山亭区人大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休 。

李汉杰在十里泉村,有两证齐全的住房一处,房产面积108.55平方米,宅基面积470多平方米。这处住房也是10月26日“强拆队伍”的另一个目标。由于李汉杰一家并没有在十里泉村的这处住房居住,所以“拆迁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将其夷为平地。

2013年12月29日,李汉杰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向记者阐述了此次拆迁带给他一家人心理和生理上的创伤。李汉杰告诉记者:“当听说房屋被强拆后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和惊讶,即使要强拆,头两天也得打声招呼吧,好让我把房里的东西都搬出来啊”。这件事对老人伤害太大,特别是他的老伴胡继翠,已73岁的胡继翠本身是个糖尿病人,怕激动,怕生气。听说老家的房子被拆了,她顿时血糖升高,血压升高,一下子病倒了,在市中区人民医院住院住了25天。李汉杰老人11月15日下午5点去医院看望老伴时,出了车祸,右手腕粉碎性骨折,结果也在医院住了25天。

无辜村民一家惨遭“殃及池鱼”

李玉芝,现年56岁,十里泉村村民。说起李玉芝一家人在10月26日的“遭遇”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2013年12月30日,李玉芝和丈夫白井龙在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白井龙向记者叙述了10月26日“强拆队”在他们家中犯下的恶行。据了解,其实白家此次并不是“强拆队”的目标,10月26日那天是对白井龙邻居家的房屋进行拆迁。执法人员正在拆迁期间,白井龙的儿子白雪刚站在自己家门口看热闹,这时有人给他打电话,当他拿出手机准备接电话时,正在拆迁的执法人员错认为白雪刚要用手机拍摄拆迁视频,一拥而上就要抢他的手机,白雪刚吓得跑回家中,十几名的执法人员冲进其家中,将其按倒在地并大打出手。白雪刚的额头被打出血泡,大便失禁,休克在地。白井龙见状本想上前保护儿子,结果也被执法人员一顿暴打,肋骨被打断3根,李玉芝上前理论也被打倒在地。

带着对此事的重重疑问,记者于2013年12月31日,采访了十里泉村10月26日拆迁工作的组织者——枣庄市市中区光明路街道办事处。

光明路街道办事处的蔡副主任和综合治理办公室的冯主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冯主任向记者介绍了10月26日十里泉村拆迁工作的大致情况:“主要拆迁原因是348省道拓宽,工期紧,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拆迁当天组织了包括市中区行政执法局、交通局、消防队、医院等单位,至于交警和特警的参加是为了维持秩序的。”当记者问到与宋君一家和李玉芝一家发生冲突的执法人员是不是一个单位时,冯主任告诉记者:“属于同一组,是光明路街道办事处的行政执法队,队长叫于海波。”当记者问到作为一级政府,光明路街道办事处对此次拆迁工作如何定性时,蔡副主任说:“此次拆迁属于正常拆迁,我们此次的拆迁工作也是平稳有序地进行的”。

凌晨零点米线店遭强拆

无独有偶,同样位于枣庄市市中区的中心街街道办事处,在2013年12月13日凌晨时分,也发生了一起未经被拆迁户同意就强制拆迁的情况。

袁传信,现年40岁,20年前在枣庄市市中区三角花园南角的君山路7号和9号开了一家名为“鲜香园”的米线店,20年来一家人靠着这家米线店维持生活。可就在2013年12月13日凌晨发生的一幕,却打破了一家人原本宁静的生活。

2013年12月13日凌晨0点16分左右,市中区行政执法局、公安局、防爆大队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员,大约100多人来到了袁传信的米线店。破门而入之后,6名执法人员强行将正在熟睡的袁传信和他11岁的儿子袁争“带”到了早已停在门口的面包车上。袁传信父子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带到了附近一家名为“左岸阳光”宾馆的307房间,已经在此久候的中心街道办事处纪委书记张毅和张宗科科长以及居委会的王主任,对袁传信父子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思想教育”。而就是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袁传信经营了20年的米线店变成了一座废墟。由于一家人平常就住在米线店的二楼,所以家里的所有财产、物品、家具、家电也被全部掩埋在了废墟里。

图为:三角花园处表示对强拆不满拉起的条幅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坚决依法从严从快查处违法强制拆迁、暴力拆迁案件,对违法实施强拆的责任人,要依法处理;对失职渎职的部门,要严肃追究部门负责人的责任;对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要依法追究有关地方领导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要及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要着力完善相关制度,建立健全防范化解征地拆迁矛盾纠纷的长效机制,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和社会和谐稳定。

本刊将继续关注!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