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网络自由观察:官方欲借打击谣言整肃舆论 网民搜集官谣进行反击

2014年01月08日 综合新闻 ⁄ 共 148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徐俐转自自由亚洲

官方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仍不停歇,继续有网民因为言论而被抓。有维权律师表示当局的谣言标准没有客观的认定标准,打击谣言的做法可能会被滥用来限制言论自由。同时,当局这样做法也引发网民的嘲弄和反击。

中国政府近日继续加强打击所谓网络谣言。本台记者周三透过网络工具检索到,当天一天内就有澄清谣言的报道多达十多条,其中包括山东"高压泵地下排污"系谣言、安阳警方侦破“挖肾团伙猖獗”网络散布谣言案、厦门谣传有7级地震等。

而与此同时,继续有网民为此而被抓。据官媒新华社报道,一名在新浪微博上有12万粉丝的王姓网民(微博网名“悍匪v”)虚构事实、通过个人微博散布“交警麻袋拖尸灭迹”谣言、扰乱公共秩序,被公安局依法行政拘留。而“只听取了片面之词便在微博发布不实消息”的另一网民肖某也被处以治安拘留5天。另外,被称 “汤阴挖肾团伙猖獗”网络谣言的16名传谣嫌犯被警方处罚。

谣言定义受质疑

不少网友却在网络中表示官方通报的此类谣言,听都没听过。按照中国的相关法律,嫌犯只有因为传播谣言造成了一定的社会的危害性才能构罪。比如,某人传谣之后造成交通秩序混乱、电力,铁路设施的瘫痪等,而在官方报道中,此类谣言似乎并未对社会造成危害性。

随着官方打击谣言的力度不断增大,各界纷纷批评此次的谣言整治行动只是为了打压网络的舆论,是超越到法律框架之外的动作。

维 权律师马纲权周三向本台表示:谣言的界定标准并没有法律的规定,所以这就涉及到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第一虽然有些网友在网上发布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太真实, 但是这毕竟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如果这种不真实对受害者造成了人身权利伤害,我认为应该由受害人本人来向发布谣言的人进行维权,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这样 来解决,而不应当由国家通过公权力来替所谓受害人主张这类民事权利。第二就是这个谣言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国家出具一个说明就是谣言了呢?所以这个缺 乏一个客观的认定标准,政府就有可能滥用权力,随意将一个网友在网上发表的言论定性为谣言之后抓起来进行打击报复,这是一种危险的状态,去达到限制言论自由这样一种不正当的目的了。

民众列举官谣反击

随着官方打压行动的升级,不少人莫名牵扯其中。此前有网民因转述官方的消息时多说了几个人的死亡数字,就遭到拘留,还有人因为询问某事件是否有死人时也遭到刑拘。

近日有网民整理了许多官方谣言,这些报道都来自官方媒体,其中不仅出现相互矛盾的情况,有的更是离奇夸大。月前的中储粮粮仓大火的事件中,新华网、人民网、央视都报道了损失数字,但在同一天中却有四种不同说法。新华网说损失过亿,央视则说损失近亿,之后又改口损失8000万,人民网在当天稍晚的报道中则称损失仅有300万。

还有网民整理出,官方吹破牛皮的报道。有媒体在2006年报道称三峡大坝可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隔年则有媒体改口称“千年一遇”再到后来的“百年一遇”,直到2010年则称“抗洪不能全部指望三峡大坝。”

还有民众上传四份报纸,1985年宣称“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2005年则要说“养老不能靠政府”,去年还有报道称“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网 民郭宝锋告诉本台记者:这些都像以前的种种行动一样,都是有意图的,都是为了钳制民众的言论。而民众对当局的反击都是采取嘲弄的方式,比如前些天北京公安 局的微博把前几年打击卖淫的照片贴出来谎称近日照片,就被许多网友举报,按照中共的说法这样是要抓起来的,结果他们只是用一个在微博上道歉的方式草草了 事。很多网民现在对中共这种运动其实是很了解的,所以现在才不断的在嘲弄并解构这场运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