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巴克:看中共诽谤信息转发500次可判刑

2013年09月15日 综合新闻 ⁄ 共 13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归于诽谤进行制裁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这个法器是否公正那就值得推敲?因为中共本身就是造谣大家,没有不知道的,再说造谣起家的中共传统已经根深蒂固了,这个造谣大家每时不刻的都在造谣来生存,我认为抓捕造谣的首先应该从自己抓起。那么中共能做的到吗?如果依然是只许自己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那么它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呢?
一个文明社会就应该用符合人民的文化意思来加以治理,而不是采用野蛮的行径,试想,中共能做得到吗?国内为什么不良事件接连不断,而且是越来越多?那是因为利益集团的掠夺不能停止,他们需要更多的牺牲品来滚动他们的利益雪球,更不要说一句掠夺了的再从新归还给被掠夺者了。而在舆论上,又是自己以身作则地搞欺骗宣传,符合的是不是造谣?是不是该判刑?老百姓的影响大还是官方控制的网站、电台、报纸影响大呢?
在解决社会问题时,首先解决的不是网络的影响,而是实际操作者的行为是否违法,尽管我们也知道,中共的法律对中共自己没有约束力,但是我们更清楚,一个国家,他应该是整个民族的而不是哪一个人的,哪一个党的,不是哪几个人的,如果硬是说是党产,随意党的太子们掠夺,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劝说让这些太子们觉悟起来,回到人民群众中间来。那么,这些太子们所形成的利益集团就自然是人民群众的敌人。因为这些太子们掠夺了人民群众的最起码的财富。
我们谁愿意与太子们为敌呢?谁愿意反对共产党呢?可我们这么多人,有的失去了家园,有的失去了工作,有的背井离乡,有的身陷囹圄,这些人怎么会甘心等死?他们要正常生活,该如何做呢?我们都不想做共产党的敌对势力中的人。可是,就因为我们只因或失去了家园,或没有工作,或被掠夺的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后有了一些哀怨后,就成了敌对势力了,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望着卖国的江泽民签署了卖国条约都不能说一句话的中国共产党,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正当我们要求基本诉求未得到满足时,我们的“党”用“我们的军队”进行对我们大开杀戒的时候,我们只能死亡才不是造谣么?那些被杀戮的却是暴徒的我们怎么公正地算?那些只因为站在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说了一些公道话、做了一些公道事的人们却被抓捕,又该怎么算?因为信仰而被坐牢受到虐待的人们还得闭上嘴巴,出来还被骚扰,又该怎么算?
我们老一些民运分子到今天还是讲和平演变中国政治,却依然要远离家乡,在异国他乡不能回到祖国,又能怎么理解?难道,作为弱势群体的人们真的就千错万错“我们的”共产党就没有错吗?现在贪污腐败的怎么都是共产党的好干部呢?因经济犯罪坐牢的怎么都是共产党的好领导呢?为什么?难道地球上还有哪个国家贪污腐败的程度比中国还严峻?
而且,卖国求荣的江泽民杀戮中国人民没有丝毫的手软不能被制裁,背着人民割让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眉也不皱一下,我们有点恶心就不可以在网络里说说吗?虚的言论就令共产党们发抖了?实的就没有感觉难受吗?合法的掠夺者把国家的或人民的资产都转移到国外去了,我们这些国家的主人公就不能聊聊?而我们的最亲爱的党就无动于衷吗?我们亲爱的“天大地大没有党的恩情大”的党就没有惭愧心吗?
每一次历史的演变,我们的人民所做出的牺牲就真的不能感动我们的党吗?而最后所给与人民的又是什么呢?造谣起家的那么多的权威人士,为什么能逍遥法外?老百姓有点误传就得坐牢吗?可真是吃柿子捡软蛋蛋捏了。那么软蛋蛋们就不该反叛吗?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