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组党运动:(追隨前輩辯護士的腳步)

2013年08月30日 综合新闻 ⁄ 共 132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facebook

很高興參加今天的會議。大約一個月前,參加綠黨與社民黨候選人的記者會,有朋友私下問我,你不是律師嗎,為什麼要幫綠黨、社民黨?我不確定多數律師支持哪個黨,但我知道台灣人第一代辯護士(律師),像蔡式穀、鄭松筠、葉清耀,當時都是左派,都與社會弱勢者站在一起。日治時代,台灣人辯護士沒有幾位,卻有半數以上參加台灣文化協會、台灣農民組合與台灣民眾黨的活動。他們為二林事件的蔗農辯護,在治警事件成為被告,參加台灣民眾黨成立大會,當辜顯榮家族召集「台灣公益會」,號稱有力者大會時,他們舉行無力者大會,高舉「無力者團結起來」、「有力者快覺醒啊」之旗幟。我今天沒有跑錯地方,我很榮幸追隨台灣前輩辯護士的腳步,與代表「勞工、環境、性少數及弱勢族群」的綠黨及社會民主黨站在一起,與自由、平等、團結、永續的進步價值站在一起。

在台灣人民追求公義、民主、自決與獨立的歷史上,至今有四波組黨運動,第一波是1927年台灣民眾黨成立,第二波是1960自由中國組黨運動,第三波是1986年民進黨成立與開放黨禁,第四波是2015年新興政黨的成立與今天綠黨社會民主黨共組參政聯盟。大約每三十年一波組黨運動,承載著幾代人的價值與願景。

綠黨與社會民主黨共組參政聯盟並且清醒地選擇扮演進步反對黨的角色,而非與民進黨共組執政聯盟,這是我必須站出來支持的主要理由。沒錯,執政黨(聯盟)擁有的資源及權力大於反對黨,但是,國家與社會的進步卻不能沒有進步反對黨的引領。相信許多民進黨的朋友會同意,民進黨最令人懷念的時期,不是執政時期,而是在野時期那段推動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衝破台獨禁忌、推動國會改選、市長民選、總統直選的光與熱,而這些政治改革,全部是在民進黨在野時期完成。民進黨曾經成功地扮演進步反對黨的角色,而今,即將執政,並且很可能同時取得行政權與國會半數席次,在「反對黨真空」的情況下,更需要綠黨與社民黨扮演進步反對黨的角色,在政治改革之外,進一步推動「社會與經濟結構的民主化改革」,引領國家社會的進步。因為在中國因素與兩岸權貴資本的操控下,我們完全無法期待那與跨海峽政商集團水乳交融的國民黨與親民黨將稱職地扮演此一角色。

「淘汰國民黨,制衡民進黨」是參政聯盟標舉的口號,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將面臨脆弱的國家財政、年金破產、經濟衰退、與中國間的服貿貨貿、區域經貿整合與TPP談判,均涉及不同階層的利益折衝,政府要犧牲哪些人的利益以成就「公益」,而所謂「公益」又是誰的利益。從「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318運動到「經濟民主連合」,無數次與財團及執政國民黨的對抗,無數次與在野民進黨及台聯的折衝合作,我深深體會在六大工商團體張牙舞爪,在蔡英文政府標舉「價值中立」以「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自居的對立面,必須有進步反對黨「價值清晰」地,站在捍衛農民、受薪階級、自營作業者、小企業生存權益的立場。期待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進入國會,並記住今日的承諾:
「我們要扭轉耗竭式的經濟發展模式,為弱勢與下一代留存可安心生活的環境;
我們要移除國家所有制度性的歧視與權利剝奪,為性及文化少數爭取公平正義的生存空間;
我們要為99%的人民重新分配所得、權力與資源,不讓1%的人壟斷社會規則。」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