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安替在TED演讲演讲引网友热议

2013年08月06日 综合新闻 ⁄ 共 166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安替在TED演讲称,政府利用微博约束地方政府和打击异己

2012年6月,TED官网播放安替演讲视频,TED这样介绍安替的演讲:“安替有着12年的在中国使用微博的经历。在他看来,即使微博还在中央政府的控制下(服务器还掌控在北京政府的手里),中国的几亿的网民已经在把微博变为中国史上第一个公共平台,从而以一种不确定性的方式影响着中国未来的政治格局。”

赵静,又名安替,《纽约时报》研究员,哈佛大学Nieman学者。毕业于南师大动力分院,曾是《华夏时报》评论员、《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驻京记者和战地记者、《华盛顿邮报》研究员和剑桥wolfson新闻访问学者,2005-2007三年世界博客大赛国际评委。

以下为安替演讲语录摘要:

中国是一个有病的金砖国家(SICK BRIC)。

中国有一个火墙,它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数字屏障。它不仅保护着中国政府不受海外普世价值的侵扰,它也阻止中国的网民接触国际互联网,甚至将网民们分散,而不是将其联合。所以现实中有两个互联网,一个是真正的互联网,一个是中国的互联网。

即使中国的网络时刻处于被审查当中,但是中国的网络社会却是蕴含生机。怎么做到这一点呢?其实很简单。你们有谷歌,我们就有百度;你们有推特,我们就有微博;你们有脸谱,我们就有人人;你们有youtube,我们就有优酷和土豆,中国政府会屏蔽所有国际2.0版本的网络服务,而我们中国人就复制一切。……这样他们就能随时监测到这些网络数据,而这也恰恰是谷歌被逐出中国大陆的原因,因为谷歌无法接受服务器被中国政府监控的事实。

在2011年的7月份,两辆中国高铁列车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城市——温州相撞,在这次相撞事故发生后,当局想要就此埋掉列车残骸,借此掩盖真相。这件事引起了中国网民的高度关注,救灾事故发生后的五天里,社交网站上就有大约1000万条的微博批评政府的做法。这是在中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就在今年(2012年),中国的铁道部长遭到了撤职并且被判入狱10年。

最近,一个很有趣的争执发生在北京环保局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之间。起因是北京环保局指责美国大使馆借助发布北京空气质量指数的方式来插手中国的内部事务。美国大使馆发布的关于PM2.5的指数是148,这个数字刺激了民众敏感的神经,它表明北京的空气质量并不适合出行。但北京环保局的数据是50,这个指数表明北京的空气质量是适宜出行的。但是有99%的中国微博用户这次都坚定地站到了美国大使馆这一边。我也生活在北京,每天我就是根据美国大使馆的数据来决定我今天是否要打开自己家的窗户。

……而对这次动车事故来说,也许问题并不在于为什么短短的5天里就有1000万条责备的声音,在微博里被发出而是在于为什么中央政府允许了这5天的网络言论自由。而这是以前从没有发生过的。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即使是中国的高层领导也被这个家伙(刘志军),这个“独立的国王”激怒了,所以他们要找到一个借口,而公众的谴责恰恰是一个很好的惩罚他的借口。

最近薄熙来事件也是一个大新闻,他是一个“太子党”派。从今年的2月份到4月份,微博成了“谣言”的温床,你可以随意的拿这些“太子党”开玩笑,任何事情都行!这简直像生活在美国一样。但是,如果你胆敢转发或提及任何北京方面的政变的话,你是一定会被捕入狱的。所以这种自由是有目的的自由,它打开了一扇精准的窗户,所以对于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来说,审查制度便是家常便饭。你会发现这种“自由”常常让人难以捉摸。因为
薄熙来是一个很有名的左派领导人,所以中央政府想要将他清除出党。中央政府很聪明,它成功说服了全体中国人,薄熙来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所以,微博,这个拥有3亿用户的公共平台就变成了一个很方便的用于政治斗争的工具。这种技术很新颖,但手段上却很陈旧。早在毛泽东时期,这种手段就曾被应用过,因为他曾经发动了上百万的人民,在那场文化大革命当中摧毁了地方政府。这很简单,因为中国的中央政府甚至都不需要引领公众
意见,它只需要给大众一个无需审查的窗口。无审查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的一个政治工具。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