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组党运动:(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

2013年06月25日 综合新闻 ⁄ 共 335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对华援助新闻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图:何德普读《圣经》)

今天是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主日聚会、主日敬拜的日子。在聚会开始前,我们接到了我们的主内弟兄何德普的电话,他说他本计划今天也到教会中来,也与我们大家一起读经、祷告、聚会,可是软禁他的警察说什么也阻止他到教会中来,为此他不能与大家一起读经、祷告、聚会了,希望我们给他祈祷。


我们的主内肢体何德普因政治原因坐牢8年,1月24日出狱后又一直被警察软禁着,到那里都要警察同意,都要警察跟着。在上个星期天(2月6日),何德普在警察陪伴下来到了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读经、祷告、聚会。何德普还给我们做了见证(见中国人权双周刊第45期《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可是今天他却被阻止不能来聚会了,为此我们为何德普弟兄在上帝面向献上祈祷。

祈祷文:主啊,在我们在天上的父,我们知道普天之下都在你的掌管之中,今天发生在何德普弟兄身上的事情也在你的掌管之中。我们知道这里一定有主的美意要成全,通过这件事情,使我们更加深刻地知道,在我们中国还又不少像何德普一样的主内肢体,他们太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了,太需要我们的爱了。主啊,就求你感动更多的主内肢体,来关心、帮助何德普弟兄和他处境相同的肢体们,让主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阿门!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xuyonghai@yahoo.com.cn。

上次(2月6日)聚会时,何德普的照片

何德普读圣经(单独)

https://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2131721281.JPG

何德普读圣经(左何德普,右徐永海)

https://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2131721282.jpg

何德普读圣经(左何德普,右王玲)

https://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2131721283.jpg

介绍一下何德普

何德普:一个富有爱心与公义心的著名民间活动领袖

(见:《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能更多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即能爱仇敌的爱而祈祷》中的第一节)

何德普将在后天的1月24日出狱,何德普是30年前的79老民运,是30年来几次民间参选活动中最著名的民间参选人士,是20多年前"八九*六四"运动中勇敢的市民,是10多年前组党活动中最后的大陆领袖(何德普坐牢后国内未再有人公开地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是近10多年来维权运动的先行者,是一系列爱心帮助良心犯和家人的活动组织者,是在狱中受苦最重同时骨头最硬的政治良心犯,总之何德普是当代中国著名的民间活动领袖、民间活动家。

在1978年至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中,涌现出了一批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行者,如魏京生、徐文立、刘青、任畹町、王希哲、刘念春......等等,何德普是当年民刊《北京青年》的主要负责人。30年来,在当代中国民主运动中,79年老民运一直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为此很多人坐牢、流亡。在不少老民运流亡海外后,坚守国内并持续产生影响的已经剩下不多的一些人,何德普可以说是这不多的著名的国内79老民运领袖之一。

自改革开始以来,在中国出现了几次民间参选活动,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两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末的民间参选活动,何德普是其中最著名的参选者。何德普在参加完八十年代初的参选活动后,写了《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何德普在参加完九十年代末的参选活动后,写了《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何德普可以说是30年来几次民间参选活动中最著名的民间参选人士。

在20多年前的"八九*六四"运动中,何德普是一个勇敢的市民。在"八九*六四"10周年的时何德普写了纪念文章《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八九"六四"血案片断纪实回顾》。其中写到:"大约在傍晚6:15左右,我投入到在军事博物馆西侧300米处,市民们阻挡西线前来戒严的解放军车队的战斗。......我与五、六位男青年在现场充当起了'指挥员'的角色。......我们的队伍与防暴士兵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从开始的200多米,变成了20多米,在十几米处,我看到他们的指挥官把手挥动了一下,不知喊了一句什么,上百名防暴士兵一起猛烈向我们投掷石头"。

在10多年前,在中国出现了组党运动,一些民运人士组建了中国民主党。何德普参与了组党,并担任了其中重要职务。在北京徐文立、查建国、高洪明、武汉秦永敏、杭州王有才等几十位组党者入狱后,在谢万军等组党者被迫流亡海外后,在这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何德普自己一人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直到入狱,并在期间写了《中国民主党二十一世纪宣言》和编辑了《资料汇编》共12期。何德普入狱后,中国大陆未再有人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一些组党人士称此现象为"民主党已经战略转移到海外"。何德普可以说是十年前中国组党运动中最著名的领袖之一,是当年最后的大陆组党领袖。

自2000年以后,在城市拆迁、农村占地中出现了很多侵害老百姓权益的事情,同时也出现了维权活动、上访维权活动。在2000年至2002年入狱前,何德普为此写过多篇文章,如《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还在他家组织过《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两次,后因警方阻止被迫停止没能长期进行。他曾多次到被拆迁户、上访户家中慰问。"破坏拆迁"曾是他后来被判刑的罪名之一,只有后来检察院感觉到这是在表扬何德普,最后才取消了这个罪名。在当代中国近10多年的维权运动中,何德普可以说是一个著名的维权运动先行者。

近30多年来,因为政治原因,不少朋友坐牢。这些良心犯在牢里,他们家人在狱外,都经历了各种苦难。为了帮助他们,何德普做了很多工作,是想方设法来使狱中的朋友们每月能得到一、二百元钱,能有钱来买手纸等生活用品。并且在2002年,何德普还牵头组织了一次互助活动,那一天我们16位朋友分别乘坐两辆车,带着大家的捐献,看望了15户良心犯的家人。因我是主要参与者,并且大家是在我家集合后出发的,因此我可以告诉大家,当年此项活动的牵头人是何德普。后来何德普还写了报告《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多年来,在爱心帮助良心犯及家人的活动中,何德普是牵头人、组织者。

2002年11月4日何德普被抓,后被判8年。在狱中何德普受苦最重,但是何德普坚持信仰,即使老底坐穿,也坚持真理,并在狱中写了《我在狱中狱》,将自己在监狱中所受的遭遇反映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其中写到:"看守的嘴,就是规定──监视居住里的规定,多的数不胜数。但是,从来就没有成文的规定,全部出于看守的嘴。武警非常严肃地告诫我:监视居住的执行单位,不设成文的书面规定,他们的嘴就是规定。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规定有2条。第1条规定是:不准我离开床。不许在床边坐着,也不许在床上乱躺,只准在床上静躺。手脚不能动,躺的姿势要符合武警的规定。一种是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另一种姿势是双手举过头顶。第2条规定是:我的双手不能放在被子里,只能放在看守的视线之内。因为这两条该死的规定,每天夜里,我至少要被叫醒10几次。武警惊醒我的理由是:我的手腕缩进了被子里。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虽然没有打、没有踢,但是,让人感到比死还难受。有腿不能站;有手不能动:残忍的规定,把我的4肢焊死在床垫子上。看守还有一条挠痒痒的规定。如果想挠痒痒时,要先向看守申请,批准后,才能挠。挠痒时,要把衣裤全部脱光,赤条条地在看守的视线下来挠,否则,按违抗规定处理。有一天夜里,我感觉腿部痒了,下意识的去挠,没有事先请示,结果,招致看守把我身上的被子掀到底上,冻了我老半天(正值冬天)。残酷的折磨,导致我的体重从入狱前的156斤,于85天后剩下120斤"。可以说,何德普是当代中国在狱中受苦最重同时骨头最硬的政治良心犯。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