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法轮功学员张莲芬多次遭毒打关押,家属被勒索巨款

2013年03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500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明慧广播电台

法轮功学员张莲芬多次遭毒打关押,家属被勒索巨款

主持人: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城关镇张莲芬,女,四十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年来遭受中共恶党人员迫害,被关押四次,遭酷刑毒打,被警察勒索人民币八万三千多元。阜平县是贫困县,张莲芬家是农民,又没有田地,其丈夫当初被迫到处借账。

张莲芬在修炼法轮功前,身体一直不好,多种疾病缠身,体重只有五十一公斤,生活一直处于痛苦之中。一九九九六年张莲芬炼法轮功不久,身体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大小体力活都能干了。

进京上访两次被关进看守所

播音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各地都在抓人,班车停运,各个路口都有警察把守,检查过往行人。张莲芬和一法轮功学员,骑车去省政府上访。政府大街戒严,政府大院的门都进不去。这儿不叫说理,她俩坐火车去北京上访。一下火车就被警察扣下,扣押她们三个多小时,天黑放她们走。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她与三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被抓。在天安门分局被关进铁笼子。被阜平公安局纪检书记周秋来接回。周秋来向随同去的,张莲芬的丈夫及另一位同修家人,每人要五百元,说是给分局。路上的加油钱要张莲芬的丈夫给出。

回到阜平,关进看守所。不法人员找来当地电视台给她们录像,在电视上播放,诬蔑她们是痴迷者。

刑警队长警察李克强将她按倒在地,和另两个恶警把她两个胳膊背到后背,五花大绑,还使劲从背后提绳子。张莲芬疼得汗水湿透了衣服,滴在地上,湿了一大片。她头昏目眩栽倒在地,李克强一把把她拽起,推倒在一个破沙发上,捆了她两个多小时。以后李克强又打她骂她,最后把她关进阜平看守所,关押迫害了四十天。

关押期间,警察周秋来、马宝忠软硬兼施,恐吓家人说:上边有令,她们是政治犯,得判刑。张莲芬的家人很害怕,被周秋来、马宝忠趁机勒索七千元钱,还要吃、喝、抽、和其他物品,公安局要取保金一万元。这次关押四十天,勒索人民币一万七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周秋来、马宝忠又将张莲芬劫持到公安局,被周秋来骂了一上午。周秋来又向她丈夫索要五百元,否则就关看守所。丈夫无奈只好送去五百元,交钱时,周秋来、马宝忠每人又要了一元一条的香烟。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张莲芬第三次进京上访,被抓。关进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被阜平县警察周秋来和“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子齐贵亮接回关进阜平看守所。阜平县政法委书记闫立明恐吓家人说:二次进京,现行反革命,上边把这当重案抓。家人吓坏了,无奈花钱往出保。闫立明要五千元,周秋来要两千元,公安局要一万元,还要车费三千元,检察院也要钱,另外还要请他们吃喝,送东西,就连周秋来洗澡、去美容院、找小姐的钱也要张莲芬的家人出。这次被非法关押三十八 天,共勒索人民币三万元。

在保定遭毒打:铁钳夹身、烤汽车尾气

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中午一点四十分,张莲芬在她公公的生意摊上帮忙。来了两车人,有城关乡政府的,有城关派出所和公安局的警察,企图绑架张莲芬。她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在保定和几个同修住在一起。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一日晚,保定新市区二十多个恶警,突然闯入张莲芬的住处,抄家。屋里屋外翻了个遍,把五千元现金,两个呼机,一个手机,所有的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全部抄走。张莲芬和几个同修,被绑架到一个派出所,把她们关进铁笼子。第二天中午,警察把她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从铁笼里拽出来,给她们录像,录完像,把她们带到一个很远的刑警队,又把她们关进一个铁笼子,不给吃,不给喝,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被关押的同修,逐个被拽出来审问、毒打。

到了晚上九点左右,张莲芬被关进一个小屋子,屋里还有两个警察。他们关上门就打她,揪头发,扇耳光,拳打脚踢。三个人轮流着打,打倒了拽起来再打,他们打累了,就把张莲芬铐在沙发的扶手上,警察休息一会后,又开始暴打。张莲芬被打倒在地,警察揪住她的头发,踩她的脖子,一直迫害到深夜。困了,三个警察,两个睡觉,一个看着,只要张莲芬一闭眼,警察就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直到凌晨五点,又把她铐在暖气管上,使她站不起来,蹲不下。

大约八点以后,一个叫连所的警察进来,又把她打了一顿,然后拿来一把铁钳说:你不是不说话吗?我不信撬不开你的嘴。不说我就夹你。警察见她不语,就开始夹了起来,夹眼皮,夹嘴唇,夹鼻子,夹脸,夹浑身各处,一夹就是几百下,夹得她嘴流着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处好地方。接着又进来一个警察,抄起枕头上的凉席,卷起来就打,越打越凶,打的她身上又成了紫红色,肌肉都肿起来。

迫害一直到中午时分。警察打累了,躺在床上睡着了,张莲芬一看机会来了,脱开手铐就往外跑,结果又被警察追上,几个人一起下手暴打。打完之后,就把她铐在汽车的尾气管上,打开尾气,让她弓着腰,靠近尾气管烤她。炎热的夏天,浑身冒汗,烤了好大一会,警察又把她拽到太阳底下晒太阳,张莲芬晕了过去。

警察把张莲芬拽回铁笼子,然后把她关进保定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莲芬绝食抗议关押和迫害,被警察戴上手铐,戴上脚镣,把手和脚铐在一起,看守所三个姓李、姓张、姓马的女队长还指使犯人打她、骂她、侮辱她。第三天,又强行对她野蛮灌食,所长指使几个男犯把张莲芬死死的按倒在担架上,把管子从鼻孔插进去,灌的是浓盐水。以后每天灌一次,鼻孔被插破了,胃被盐水烧得难受。手腕、脚腕被铐得渗着血,开始腐烂,监号里又湿又潮,蚊子很多,身上的伤被蚊子叮的长成了疥疮,流着脓。她在那里被关押迫害了五十六天。

这期间,阜平警察周秋来恐吓她的丈夫说:保定要判她三年劳教,他可以帮着找找人,把张莲芬保出来。他的目的是要钱。张莲芬的丈夫又到处借钱,送给保定公安局姓唐的副局长五千元,还要什么保证金,灌食费,饭费,被子费。另外周秋来又要吃喝,又要手机、音响、茶几、香烟、衣服、金项链,又要洗澡、美容、找小姐。这次总共勒索三万元。

第四次被绑架关看守所

同年九月二十九日,张莲芬为了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去邻县曲阳贴真相标语,被曲阳县齐村乡的工作人员抓到乡里,被乡长李洪栋毒打了一顿,铐在树上,通知阜平县公安,当晚把她接回,关进看守所。这次周秋来又向她丈夫索要两千元,关她八天,看她身体不行让她回家养着。他们说:得需要人看着,需要费用,又被勒索两千元。这次家里共花去六千元。

三年内,她被非法关押四次,共被榨取人民币八万三千多元。

抄家骚扰连年不断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八日晚,城关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入张莲芬家抄家。

二零零四年正月,城关派出所一群警察到家骚扰。

二零零五年夏天,齐贵亮带领地区、县十几人又去骚扰。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警察国保大队长张进辉带领二十多人又去抄家,未得逞。

中共“十七大”期间,城关乡郑玉龙,派出所姓王的警察,村委会姓卢的村干部又找她,强行带她去洗脑班。丈夫忍无可忍,要和他们拼命,他们才不再纠缠。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警察又到她家骚扰两次。
张莲芬,看上去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十年来,面对那样惨烈的迫害,她没有放弃,没有退缩,做了善者该做的一切。虽身处逆境仍保持一派祥和,以大善大忍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十年迫害,法轮功没有被中共消灭,而是越传越广,现已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而迫害善良的警察早已或者正在遭受着上天的惩罚:刑警队长李克强,二零零五年车毁人亡;“六一零”头子齐贵亮患上了肾炎,生下的女儿也是弱智;公安局纪检书记周秋来得了半身不遂……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一个个遭报,中共恶党也一步步走向覆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众议员联名致信韩国总统 关注法轮功学员被遣返

主持人:韩国政府二零零九年七月两次秘密强行遣返三位申请难民的法轮功学员回中国的事件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近日,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发起国会议员联名致信韩国总统李明博,详细讲述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情况,希望李明博政府关注在韩国申请难民身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困境,停止遣返。据悉,目前韩国政府已收到此信件。

这封由二十三位来自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共和两党议员联名签署的信函译文如下:

播音员:尊敬的李明博总统

亲爱的总统阁下:

我们希望您关注在韩国申请难民身份的三十三位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困境。据媒体报导,中国政府正向韩国政府施压,要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遣返回中国,我们获悉其中的几位已经被遣返。

作为关注人权的美国众议员,我们很清楚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并通过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实施这一政策,这一机构是由中共、而不是中国政府建立的。“六一零办公室”和政府职能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拘留、殴打、酷刑、通过劳教进行转化,尽管他们(法轮功学员)实践的只是国际公认的基本人权,包括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

法轮功学员是当今世界上被迫害最严重的团体之一。在被中国政府关押期间,有据可查的死亡或被谋杀的人数很可能已经超过三千人。根据“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案件占中国总酷刑案件的百分之六十六。据报导,有十万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中国的劳教所。

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作为一个政府和社会,没有几个国家在尊重人权方面取得象韩国这样快速的进步。有鉴于此,我们敦促您的政府不要把法轮功学员遣返回中国,而是采取适当的方式,在韩国法制系统之内,根据韩国认可的国际酷刑和难民公约,允许中国法轮功学员在韩国居留。

我们附上一份面临遣返危险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供您参考。感谢您对此事的关注。

抄送:韩国大使韩德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善忍国际美展引起韩国大邱市民共鸣

主持人:韩国第八十九届“真善忍国际美展”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至八月三十日在大邱METRO美术馆展出。这是继去年十月份以来在大邱举办的第二次美展,大邱市民对“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共鸣越来越强烈。

播音员:在二十五日下午六点的开幕式上,大邱美术协会会长李待希发表祝辞,他说:“这次美展传递一种讯息──虽然在承受压迫的痛苦,仍渴求自由、追寻博爱与和平的精神。”他还提到去年也观看了真善忍美展,希望更多人能通过这次展览使身心得以净化。

大邱广域市达西区区长郭大勋发来贺辞,“向“真善忍国际美展”表示祝贺,并祝愿有更好的发展。”

达西区议会的议长倪英东也发来贺辞,“祝贺“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展开,并真诚祈愿法轮大法学会有美好的前景、能够实现所有的愿望。”他最后祝美展圆满成功。
大邱METRO美术馆与大型现代购物中心以及地铁相连,流动人口比较多,美展观众络绎不绝。

在会展第一天,很多观众都是被海报上“纯真的呼唤”中那个女孩清澈的眼神所吸引而来参观画展。邻近中学的两名女学生就是被海报吸引而来到美术馆,直至听完画展的所有解说词。在欣赏卓越作品之余,她们也把“真善忍”的珍贵价值铭刻于心间。她们赞叹,“画得太好了,第一次听说中国还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太触目惊心、太残忍了。”

此次美展的观众从平凡的家庭主妇到教师、学生,还有中年绅士、老年人等等。这些人大部份只通过大众传媒了解到中国已经开放了许多,却没想到其背后中共还在如此践踏人权。很多观众欣赏画展后都签名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签名簿上还留有观众所表达的决心,“要善良地活着”。

“真善忍国际美展”继大邱巡展后,下一站将是釜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轮功新学员:房梁砸头毫发无损

播音员:有位退休老师,刚得法不久。有一天早饭后,灌了一壶水,放在电磁炉上,接上电源。后来她就出门了,把烧水这件事忘在脑后了。将近中午十二点时,她忽然想起来,心想这可坏了,不知烧成啥样子了。当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家一看,真是不可思议,壶里的水几乎熬完了,仅有壶底一层水,奇怪的是电源插头自动退出了插座,她把插头往里一按,电源又接上了。她心里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给化解了这一灾祸。

这事过去不几天,她家修房子,请来的木匠用千斤顶将房梁往高顶,突然一根木头从房顶上顺着她头顶擦肩滑下来,把木匠的脸都吓的白了,缓过神来赶快问:打着没?她说没打着。她心里在想,这是师父保护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么重的一根木头,要不是有师父管着,即使死不了也得脱一层皮,可是她一点皮却没擦破。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