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王丹: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2013年03月30日 综合新闻 ⁄ 共 136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博讯新闻网

我本来是有机会见到赵紫阳一面的。那是八九民运的后期,已经是赵紫阳五四讲话和「五一九」戒严令颁布之后。这时的紫阳,已经在政治上失势,赋闲家中观察事态发展。一位身为气功师的长辈去看过他之后,专门到社科院我们「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开会的地方找我,一方面告诉我赵已经失去权力,另一方面也建议我可以到紫阳家里去看看他,并表示他可以从中安排。当时我的头脑比较简单,尽管局势已经发展到政治层面,但我仍然觉得自己参与的是学生运动,不宜介入上层政治斗争,也不应让上层政治斗争介入我们学生。运动开始时,曾有人表示要介绍我认识邓小平的子女被我拒绝,就是因为这个顾虑,这一次我还是摆脱不掉原来的框架,因此考虑的结果还是婉拒了那位长辈的建议,没有设法去见紫阳。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遗憾。倒不是说见了紫阳会对八九民运有甚么作用,而是错过了一个当面向他表示敬意的机会。

是赵紫阳,还有胡耀邦、胡绩伟、李锐、习仲勋等一些共产党内部的开明派,让我一直到现在,在如何看待共产党的问题上,还能维持作为反对派的温和路线。因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一个简单的道理:共产党是一个恶质的政治组织,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共产党员都是恶人。我们没有理由因为共产党这个组织犯下的罪恶,就对共产党员这个群体一棍子打死。即使是像赵紫阳这样的共产党的总书记,也可以在历史的关键时刻站在正确的一边。这说明我们作为反对派,不能排除与中共内部开明派合作的可能。

同时,我也深切的感受到,在中共这样的体制下,赵紫阳,再次扮演了一个悲剧人物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在中共的历史上放眼皆是。从被中共彻底抛弃的创党人陈独秀,到临终前对自己的政治选择产生困惑的瞿秋白,从一心吹捧毛泽东但最终被毛整到死无葬身之地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到因为总是戴一副眼镜就总是被党内左派看不惯总是成为政治斗争靶子的黄克诚,他们的政治选择,都成了一生中致命的错误。他们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其实只是一只异化的怪兽,当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为时已晚,他们自己已经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和最初参加社会革命所想要打倒的势力。还有什么比这个结局更具备悲剧效果的吗?赵紫阳在八九年之后,已经可以看到中共对民主的天生抗拒,而他,已经为了这个党,这个剥夺他的自由,这个把他一生对党的贡献一笔抹煞的怪兽,耗尽了一生的心血。赵紫阳心中的痛,又岂是可以为外人道的呢?

但是,我们还是有可以为赵紫阳感到欣慰的地方的。当他八十年代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时候,他是中共的法人代表,因此也是矛头所向,那时的他,并不是赵紫阳这个个人,而是共产党的代表。可以说,那时的赵紫阳,被抽离了人的身份,而成了一个符号。恰恰是在他离开了共产党之后,他的人性的光辉才得以呈现出来。他对八九年自己的抉择的坚持,已经赢得了海内外对他的敬仰。离开了共产党,他才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写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良知去书写自己的人生。这不也是一种解脱和成就吗?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他不仅仅是一个悲剧人物,他在自己的晚年回归了自我,这让我们可以为他欣慰。因为今天,还有多少人仍然留在中共内部说一些违心的谎言!他们活的比赵紫阳可能更自由更舒适,但是绝对没有赵紫阳那样的心底光明。

赵紫阳的经历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个案,让我们看到极权制度与人性的关系,让我们了解人的自我解放对摧毁极权制度的重要意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