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中共暴警对西藏政治犯实施的部分虐待手段

2013年03月28日 综合新闻 ⁄ 共 261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民间藏事

最近在印度流亡社会驻达然萨拉九、十三前政治犯集团中翻阅了一些文件,其中有一份是记录拉萨市第一监狱内的西藏政治犯们遭受监狱内暴力警察恶毒的施虐方法:

1、 被吊起来用电棒毒打

原出生在拉萨市尼木县达青寺院的尼姑扎桑于一九九四年遭到中共当局抓捕后被迁往拉萨第四监狱古扎监狱内服刑。第二天,尼姑扎桑被警察用布蒙上头带到拉萨市达孜县监狱内关押。当时狱警将她吊起来,使用军棍毒打扎桑,使尼姑扎桑当场昏厥。等狱警泼冷水将扎桑再次弄醒后继续毒打她。就这样,尼姑扎桑被狱警连续毒打了一个星期,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到警察所需要的任何口供。两天后,尼姑扎桑被带到达孜县监狱内,狱警在这二十一天内不断地毒打尼姑扎桑,到现在扎桑身上还留有很明显的疤痕。和尼姑扎桑一起遭到如此毒打的还有拉萨尼木县达青寺尼姑桑吉曲珍和多吉玉珍、尊追旺姆。

2、 电棒狠击头部

出生在现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江孜县的扎西曲林寺尼姑郎卓拉姆在拉萨扎细监狱内遭到狱警电棒狠击头部,当时警察还抓着尼姑早已长出来较长的头发往墙上撞,尼姑随即倒地后军警用力往上面踩,到了最后,造成尼姑精神失常,后来,尼姑郎卓拉姆做什么事都会疯疯癫癫地与监狱内的管教进行对抗,由此,三次被关禁闭。当尼姑郎卓拉姆独自一人时,她还举行绝食抗议,有时候还说她要去自杀等,由于狱警的暴力虐待,尼姑郎卓拉姆现已精神失常,成了一个疯尼姑。

3、 光身捆绑在树上进行鞭打

拉萨附近的噶热寺尼姑江村曲宗与江村拉桑、阿旺桑珍等于一九九二年在拉萨市古扎监狱内被狱警脱光了衣服捆绑在树上,遭到狱警狠命鞭打。后来,其中一名尼姑江村曲宗被鞭打后腹部剧痛,身体卷缩,抬不起头来,平常只能低着头走路。

4、 犯人被当作练拳的靶子

一九九五年,出生在西藏拉萨市附近林周县的嘉热寺院尼姑阿旺丹增与其他政治犯一起在监狱内排成列队接受牢房内管教人员所谓的“体育锻炼”时,警察谩骂尼姑阿旺丹增,说她“故意不站稳,身子还左右摇晃……”等理由,让尼姑阿旺丹增出列,当着很多政治犯的面,让尼姑阿旺丹增站在两个军警中间,被军警轮流拳打脚踢。等到尼姑阿旺丹增被打倒在地后,军警上前呵斥让她站起来,再次向尼姑左右开弓,大打出手。如此反复,后来尼姑阿旺丹增被打成重伤。

5、 直击腰部,拳打脚踢

拉萨市林周县夏瓦本巴(音译)村的尼姑曲尼江村于一九九一年五月四日被监狱内的领导对准腰部狠命地拳打脚踢,当时被打倒在地,倒下后军警再对准尼姑曲尼江村的腰部猛踢,她被打成重伤。尼姑曲尼江村于二零零零年流亡印度,在医院内经过检查后,尼姑曲尼江村在流亡社会接受医生实施的腰骨抽水,进行治疗。

6、 捆绑双手,蹲下走路

这种虐待方式的实施过程是,军警用绳子反绑着犯人,犯人要像鸭子走路那样长时间内前后走动。于一九九三年,被关押在拉萨市古扎监狱(拉萨市第四监狱)内的著名女政治犯、尼姑阿旺桑珍等人受过军警如此的虐待。

7、 女犯被脱光后遭毒打

原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内的女犯就受到军警如此对待。也就是说,军警让女犯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后面朝地横着躺下,然后,军警就用军棍从头到尾地毒打女犯。

8、 用电棒插女犯的阴道

一九九八年五月,在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内,拉萨市林周县夏瓦本村尼姑赤诚桑姆和拉萨市尼木县卓瓦佛塔处的尼姑德西央宗、尼木县觉布寺尼姑更卓云丹三人不但遭到当局特地派来的三个藏汉混血种军警肆意的虐待和毒打,军警还用军棍狠命地插进尼姑们的阴道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虐待。当时监狱内的其他犯人听到尼姑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后来还获悉,一名尼姑被打得大便失禁。由于军警会不断的虐待和毒打,到了一九九八年六月七日,上述三名尼姑均不幸去世。

9、 用滚烫的热水泼犯人的脸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拉萨市扎细监狱内,由于没有说出对中共政府的四种赞颂语,拉萨市尼木县觉巴寺尼姑扎西拉姆在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的女管教人员白玛布赤家里遭到女警白玛布赤用滚烫的开水泼脸,当时尼姑白玛布赤的脸被大面积烫伤。后来尼姑白玛布赤在参加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四日的和平抗议活动时被军警当场枪杀。

10、 在冰面上久立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如上所述,由于没有说出对共产党的四种赞颂词,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旧牢房内的女犯大队中的政治犯们被军警命令长时间地站立在冰面上,时间久了,他们的脚粘在冰块上,等到要脱离冰块时,脚底一层脱皮,流出很多血。由此,每年寒冷的冬季,这些受虐政治犯的腿脚就会疼痛的厉害,有的则由此得了关节炎,有的还患上了严重的肾病。

11、 在碎石堆上久跪

原在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内,军警让政治犯们赤露着膝盖长时间地跪在碎石堆上,到犯人忍受不了,身子摇晃时,军警就会马上冲上来用皮带狠命地抽打犯人。

12、 在烈日下长久站立

同样在上述监狱内,监狱管教让犯人憋足气久久站立在烈日暴炎下,还呵斥犯人说他们乘机低头,为了防范,就在头顶放上一个装满水的碗,若身子摇晃,碗中的水倒出来,就会受到军警的毒打。军警还指示犯人看下面,而不准他们闭上眼睛。这种虐待导致犯人头部剧烈疼痛,长时间头昏眼花后昏厥。受虐待的政治犯们都说这是一种极痛苦和恶毒的虐待方式。

13、 原地旋转

在政治犯们接受军警所谓的“体育锻炼”时,若使管教感到不满意,他们就会让大家在原地不停地急速旋转。不一会儿,犯人会感到头昏眼花,感到天地与房屋都在旋转,且会觉得天地与房屋都向着自己倒塌下来后昏厥过去,当他们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才会知道自己倒在地上,还开始恶心呕吐,头昏眼花。过了几天后仍然感到昏头转向,恶心的吃不下饭。

14、 马步站立下蹲

这是一种马步蹲下后马上又站立起来,然后又坐下站立这样反复多次的一种虐待。若如此长时间地进行站立蹲下运动后,犯人会忍不住昏过去。到了第二天,会感到小便困难,上阶梯床困难等。

15、 正步抬脚,脚上放砖头挺立

在拉萨市第一监狱扎细监狱内,由于军警认为政治犯们在接受所谓的“体育锻炼”时腿脚不安分,便想出来一种虐待他们的方法。狱警让政治犯们正步抬脚,在抬起来的一只脚上放上砖块,若砖头掉落,则会受到军警毒打。

除了上述这些,西藏各所监狱内那些失去人类基本正常心态、早已思想扭曲了的管教人员和暴力军警们还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虐待方法对待政治犯人。比如,在审讯期,审讯人员在夜半三更突然提审头脑昏沉的犯人;将政治犯关禁闭在只能卷缩着身子的小间黑牢里;禁食;让政治犯进行超额的体力劳动;这些都是中共当局在西藏三大区域各大监狱中的管教人员与武装暴力警察普遍实施的虐待手段。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