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投书:发生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场景

2013年03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181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大纪元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石铜路,又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下面是发生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几个场景:

在警察默许下,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被犯人用膝盖长时间猛烈撞击下体,犯人又用扫帚把和手指,插进这名女孩的下体……女孩的下体被捣烂,长时间流着血,不能直立,不能行走。女孩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值班室的警察却充耳不闻,听之任之……

一个女工程师,被关在“狱中之狱”的严管室里,不让洗漱,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不让购物,包括手纸,随时罚站和遭受各种侮辱。解大便因为不让买手纸,被迫用手撩起便池里的水冲洗;限制上厕所,甚至一整天都不允许去一次,迫不得已,尿在自己的洗脸盆里,并被逼用自己的刷牙杯把尿一杯一杯的泼到窗外……

一个未婚的姑娘,被女警察扒光了衣服,打得满脸开花,警察用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器具,狠刺她的两臂及皮肤,并进行殴打和电击,甚至还指使犯人撕扯其阴毛……

一个大学女讲师,被持续电击40多分钟,身上到处留下黑紫泡和黑紫瘢痕……

看到这样的情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心里一定是震惊和悲伤。如果此时,有人问你,给你什么样的理由,你能够欣然接受施暴的人是对的?换句话说,你认为什么样的人,应该遭受这样的惩罚?你一定会摇头,因为任何环境,任何条件,任何人,都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摧残,这是我们人类的耻辱和悲哀,这是整个人类都应该拒绝和呼唤停止的对生命的残害。

然而,这一切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发生著。施暴的恶警,没有任何人因此来惩罚她们,甚至没有人来谴责;而她们个人不仅没有丝毫悔改之意,而且还在继续毫无顾忌的行恶!

发生在这里的罪恶远不止这些。被关押在这里的人,被迫一天13个小时都在做奴工,被劳教所当成了赚钱的机器;她们随时被任意以各种方式伤害——罚站、暴打、电击、上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等等等。在这里她们没有了人最基本的权利,这里成了游离于法律和道德之外的地方。人间的这块土地,被恶人们变成了地狱。

谁干了这些事呢?就是她们:

冯可庄,女,警号:1356055,河北女子劳教所副所长,长相黑粗,一脸横肉。1964年出生,身份证号130104196407131326,家庭住址:石家庄桥西区槐安西路79号8号楼1单元401。

刘子维,女,三十岁左右,警号:1356101,原籍河北省邯郸市,河北女子劳教所原一大队大队长。此人心狠手辣,动辄大打出手,不但自己打,而且还指使和纵容以及利益诱惑利用劳教犯人实施迫害,因此一些劳教犯人对其死心塌地,良知尽灭,干着伤天害理的恶事。却被劳教所以表现好而不同程度的减刑。

乔晓霞,女,警号:1966年出生,身高一米七六左右。1989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化学系,曾就职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河北女子监狱、后借调到河北省“六一零”,在中共教育下,由一个女强人裂变成一个伪善、阴毒、无耻、贪婪的人,对于迫害善良人,她竟暴虐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连一些男警察都自叹不如。

王伟卫,女,警号:1356059,小个子,戴眼镜,此人心肠狠毒,点子多。想出很多坏主意折磨人,并常利用因偷盗、卖淫等被劳教的人做打手。
……

人是有人生活的道德准则的。当人的行为超出了做人的底线时,这样的人应该受到全社会、全人类的斥责和唾弃;持续作恶,不思悔改的就应该被人类社会淘汰。因为人类必须保持人的善良本性。

在我们震惊于恶人的残暴时,更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方面——那些被残酷折磨的人,竟然没有任何过错,只是因为信仰就遭受这样的迫害——她们都是法轮功学员。

从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的这块大地上出现时,法轮功学员就秉承著“真善忍”的信念,在生活中、工作中努力做好,他们的身体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更加康健,他们的生活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更加和谐和美好。在1999年被迫害之前,他们都是正常社会的人群。

然而,1999年7月中共开始镇压。伴随着其镇压的是无边的诽谤。在电视中所有播出的东西——所谓其镇压的依据,全部都是造谣。这一点法轮功学员都明白,而世人却被其迷惑了。法轮功学员在一夜之间,成了中国社会的异类,被人另眼相看。数万人被非法绑架、关押;无数的人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几千人被迫害致死……

这一切的发生,仅仅因为中共的一纸文书,一个荒唐的迫害决定。

生命在这种独裁中被践踏的一钱不值,良知在一言堂的谎言中变得更加麻木。

此时,谁来关注这些受到严重残害的人?谁来帮助他们?

我们期待着善良的人伸出正义之手,为挽救生命,为保护人性中的善念,作出生命的选择……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