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关于网易博客遭受黑客攻击的个人声明(专发博讯)/綦彦臣

2013年01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135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我于1月25日在网易博客(https://sihoen.blog.163.com)上发表博文《老板政治,中国版的特威德——写在薄熙来案即将开审之际》(12:35),到撰写本声明时(1月31日,12:35)点击量达到了220152次。这当然要感谢网易博客对该文的推荐,与此同时,也证明我的政治学研究是贴近中国社会的。该文是我写给《零八宪章月刊》二月号的论文《薄左势力政治学批判》一文的核心部分的通俗化改写。
在数以万计的读者阅读该文的同时,我的博客也遭遇了麻烦。原因很简单,这篇文章引起了薄左势力的不快,尽管对本文的赞成评论远远超过对它的攻讦。
黑客攻击情况如下:(一)从29日上午约七点许,我的网易博客遭受到黑客攻击,自己从原发博文的IP登陆自己的博客,阅读与评论两个功能被锁定,也就是说,我无法在原IP下回复查看暨回复评论,也没法看到博客管理者的通知内容;(二)黑客攻击到29日下午三点达到高峰,博客页面被许多彩条封住,有关截图,我已经发在网易微博(https://t.163.com/sihoen)上;(三)黑客攻击在1月30日上午十点曾解除,但到31日凌晨零点五十分再次发生,情况仍如29日上午。
期间,有一位对我批判薄左势力的博文表示不满的人士持续跟帖,我也进行选择性回复。这种讨论尤其是在不满者没理的情况下,黑客攻击再次发生,说明薄左势力在使用黑客技术来试图封死我的发言。对于攻击\解除\再攻击的黑客行为,我无从做到技术性对抗,只能尽最大努力进行电脑运行环境的技术性维护。但是,我认为使用黑客技术迫使一位学者噤声,是不正当的行为,乃至于是违反最基本人性的。这也是文革余毒发作的具体表现,更是薄左势力在中国发起再文革的佐证。我也认为,针对我个人博客的黑客攻击是网络恐怖主义行为。不管当局是否能够打击,或者有否纵容,我都认为薄左势力很可能在国内发起“网络内战”。比如,在薄案一审后,该势力极度不满而攻击金融\铁路\军事等重要网络体系。我无意向当局警示什么,仅仅是提醒天然怀有改革善意的自由主义同道警惕这种趋势。如果一定对当局说点什么,那就是:纵容网络恐怖主义,其后果远非饮鸩止渴所比喻。
作为一个坚定的自由主义人士,我对针对我的博客的黑客攻击表示不屑,也绝不会更改如下政治判断:
其一,薄左势力就是一个企图再文革的政治集团。
其二,我个人宁愿容忍腐败,也绝不认可再文革。
其三,我的所有政治努力都指向民主宪政,而用民主宪政将腐败降到最低点,是为当然内容之一。
其四,薄左势力的政治失败绝非因为王立军闯馆之偶然,在对待所谓李庄余罪案件时的猖狂之态,就决定了其失败的命运,哪怕它可以掌握国家最高权力。
其五,我个人对重庆模式的批判绝非对薄熙来个人落井下石,因为这种批判起于所谓李庄余罪事件,彼时,不仅薄熙来没有被中央批评,而且王立军闯馆事件也没法发生。标志性的文章是《重庆的仓促,历史的讽刺》。是为网易博客博文,亦被首页推荐,关注我博客的读者知道者不在少。
其六,更早以前,也就是薄熙来还没去重庆任职以前,我就对重庆政治有专文批判。是为《重庆,你这把微笑的刺刀》。针对黄奇帆在2007年全国两会期间为彭水诗案责任人的变相辩护之行为。

2013年1月31日,12:50,写毕于含溪轩(新)书房,小城泊头。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