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一边灌药 一边折磨

2013年01月19日 综合新闻 ⁄ 共 512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明慧网

网络作家云萧被绑架的背后

一位荣获“二零零七年搜狐网十大优秀作家”称号的网络作家,突然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在湖北武汉的工作地点,被一伙暴徒绑架。

云萧在网络上是一个大力弘扬正义的好作家,在课堂上是一个全心塑造纯正心灵的好老师。被绑架时,他所在单位是武汉市“富德讲堂”,他是“富德讲堂”广受好评的一位国学讲师。在课堂上,同学们亲切的叫他云萧老师。

当人们得知,实施秘密绑架和秘密处置的暴徒,居然是中共的暴力机构:国家安全局、武汉市国保大队和武汉市公安局;当人们得知,中共的绑架借口居然是云萧老师修炼“真善忍”;当人们得知,云萧前些年因维护自己的法轮功信仰,在四川曾遭受过三年的牢狱之灾;当人们得知,云萧老师的妻子史女士在同一时间也被绑架,而云萧老师那遭受巨大压力的年迈父亲,就在儿子被抓当天晚上溘然离世。他的学生和家长们的共同感觉是——不可思议!他的网友们的共同感觉是——无比荒唐!

然而,有谁能想到,云萧老师一家的悲惨遭遇,只是这十余年来中共所发动的浩劫的冰山一角。在云萧老师被绑架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中共对法轮功残酷的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利用其对媒体的绝对控制,制造了形形色色的谎言,用来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由于法轮功的书籍被大量销毁,法轮功学员被彻底剥夺了申辩的权利,中国老百姓就更无从得知法轮功是什么。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传出,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因为其教人向善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播神州各地以及海外。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今天,法轮功已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上亿不同族裔的修炼者。在亚洲,法轮功在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众多的修炼者。单台湾一地,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已有数十万。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法轮功是西方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您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

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根本原因在于崇尚“假恶斗”的中共从骨子里惧怕“真善忍”。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妒火攻心的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共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的灭绝政策。

为实施“名誉上搞臭”,中共动用全部媒体造谣惑众,以“天安门自焚”为代表的累累谎言,毒害了全世界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同时中共控制和收买国内外媒体,建立网络警察,修筑信息防火墙,尽一切可能堵塞法轮功真相的流传。

为实施“经济上搞垮”,中共采取罚款、敲诈、抄家、株连和其他名目繁多的经济掠夺形式,妄图截断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来源。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

为实施“肉体上消灭”,中共滥施酷刑,草菅人命,殴打、鞭打、电刑、冷冻、捆绑、长时间镣铐、火烧、烙烫、吊刑、长时间站、跪、竹签和铁丝穿扎、性虐待、强奸等等,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已有三千四百五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万多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还有无法统计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后焚尸灭迹……

在过去的十二年中,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向各国、各级政府和各国媒体讲真相,让国际社会明白了迫害的实质,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与支持;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克服种种困难,通过资料点、网络、电话以及遍布全球的自办媒体(包括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站等),耐心细致地向以中国大陆民众为主的各国民众讲真相,清除了谎言的毒害,让人们在正邪善恶之间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二零零六年九月,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酷刑、活体摘取器官等罪行。澳大利亚国会参议院,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通过了一百二十七号动议案,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前夕,“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与全球三百多位政要,联署致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国会大厦,投票通过了“第六零五号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十二年来,在世界各国,法轮功学员理智的将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薄熙来、曾庆红、李岚清、贾春旺等多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了法庭;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对江泽民和罗干下达国际通缉令,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中旬,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传讯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元凶。

关心云萧老师被绑架的人们,在这起绑架背后还隐藏着中国人民对于黑暗中共的唾弃和对光明未来的选择。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中国的许多地质专家经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这“藏字石”上未发现任何人工的痕迹。海内外一百多家报纸、电视、网站转发了这消息,“藏字石”的图片还被赫然印在贵州“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上。

冥冥之中有天意。史料上也有关于“藏字石”的记载:秦始皇三十六年,有坠石下东郡,至地为石,其石刻曰“始皇帝死而地分”。果然,秦始皇死后,秦二世即位不久,秦朝就灭了,准确地应了天意。千百年来的中国,在要出大事之前就一定有奇事发生,老天或以瑞兆示吉,或以凶相警世。今天,贵州平塘的“藏字石”是否也在向人们预示着天机呢?回想一下,共产党与秦朝的暴政多么相似。由此看来,亿年古石崩裂,突现“中国共产党亡”,非同小可,绝非偶然。中共恶贯满盈,坏事干尽,天真要灭中共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综合媒体大纪元新闻网开始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九评共产党》是第一次系统阐述共产邪党邪恶本质的旷世之作,极短时间内便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被迅速翻译成二十几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传播,被称作是“一本震撼全球华人的书,一本正在解体共产党的书”,并由此引发了惊天动地、势不可挡的全球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过亿,一亿中国人声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而且每天以五至六万人滚雪球似的递增。

退党人士中不乏知名人士,如奥运名将黄晓敏、中国外交官陈用林、原沈阳司法局长韩广生、原天津市公安局及“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官员郝凤军、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山西高官贾甲都公开声明退出邪党组织。还有许多中共高层和社会各界的觉醒人士集体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

退党大潮在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受邪党文化蒙蔽深的人可能误认为这是在搞政治,但这不是搞政治,而是对中国人的心灵救赎。当人们认清中共恶党的本质后,就会猛醒退党保命。退出中共邪党顺应了天意,也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古语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退出共产邪党就是脱离险境,不做邪党的殉葬品。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灭亡是必然的。历史曾经有过深刻教训,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就因为罗马皇帝采用谎言、造伪证嫁祸于基督教,借此对基督教进行残酷迫害,使神在忍无可忍之下,在公元541至591年间先后四次降大瘟疫灭了这个帝国。“天意不可违”,这是古训!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对神佛天地极为不敬的恶党邪教能不遭到老天爷的惩罚吗?杀人偿命是天理,中共欠了这么多人命债,这几千万条人命能饶它吗?到时清算的时候,作为它成员的党、团、队员不也搭进去了吗?如不退出中共,天要灭它时你还属于它的一员,那就会成为它的陪葬品,所以赶紧退出党、团、队才是上策。

朋友,请你冷静地思考一下法轮功。至今日,血腥迫害已超十年,法轮功不但没有倒下,却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亿万人受益。至今,法轮大法获得世界各地的褒奖与支持议案信函已超过三千项。只要善待大法,诚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就能出现生命的奇迹。

朋友,当您与您亲友能在大灾难中平安脱险、幸存下来的时候,你会为接受今天的建议和提醒而感到万分幸运,切勿失去这个宝贵的机缘,瞬间即逝啊! 最后祝您及家人、朋友:三退自救保平安,幸福永相伴!

听众朋友,下面请继续收听, 《中共暴行:一边灌药 一边折磨》

中共暴行:一边灌药 一边折磨

人得了重病或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当然是要抓紧施救,这是最基本的道理。可是在中共的监牢中,中共对待出现类似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是怎么做的呢?

在四川新华劳教所,几个劳教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樊海东做上下蹲、俯卧撑、高抬腿,还逼他两手抱着腿蜷缩成一团长时间蹲下。“教转”组长陈伍俊恶毒地对其他劳教人员说:“给我弄,不要让他有一分钟休息。”结果樊海东被迫害的心动过速,到医院去看,医生给开了速效救心丸。回来后就一边吃着速效救心丸,一边逼着他做高强度运动。

速效救心丸就是治疗心脏的。把人折磨成心动过速了,人应该安静的休息才是,怎么还这边让吃救心丸,那边加强迫害?这不明显是在变着花样摧残人吗?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狱警伙同一批犯人共计四十多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拉练”。他们先将一部份法轮功学员骗至男犯楼前一块空地,几十个恶徒手里分别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塑料管子、半装矿泉水瓶等,围成一圈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那谁就打一下,跑慢了挨的打就多。不管老的少的,有病没病的,无一例外。卫生科的狱警就在一旁等候随时给倒下的人灌药。有六位法轮功学员有高血压,最高达220,被强制灌药后还逼着跑,不行了就再灌,然后再逼着跑。

这场迫害显然是经过密谋策划的,没有更高一层监狱头目的首肯,对这么多人的迫害以及监狱卫生科的参与怎么能做到?高血压患者能猛烈运动吗?看看狱警的手段吧,你血压高,我给你吃降压药,吃了你还得给我跑。说白了,给人灌药的目的是为了更恶毒地进行迫害。

往往做出这些野蛮决定的,都是监狱或劳教所的“一把手”,因为这样的迫害是系统性的,一方面需要医生的配合;另一方面,如果一旦出现问题,他们还好赶快把责任撇清。我们看下一个例子:

辽宁省锦州市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慧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到了抻刑、吊铐、荡秋千、打嘴巴、用脚踢、灌芥末油、冷冻、憋尿、铐死人床、罚站、罚坐、熬鹰等酷刑。二零零八年六月,恶警董彬把徐慧抻到死人床上,用粘条带把徐慧受伤的双手、胳膊缠在死人床上,再把双脚捆绑住。然后由卫生所护士陈兵用开口器撬开嘴撑至极限,再使劲往牙床上压,把开口器狠狠挤压进牙缝里,而后灌食。恶人们还在徐慧的头顶上放上录音机,播放辱骂法轮功与法轮功创始人的内容。徐慧的一颗牙被撬歪,一颗牙被撬断。她们一边残酷地折磨徐慧,一边灌抢救的药物:救心丹和降压药。所长周勤带着恶人们在走廊处亲自候着;救护车就在外面等着。所有参与者都清楚,就是把她往死里整,准备在人不行时把她扔到救护车上,因为只要出了劳教所的门,人死了就不是劳教所的责任了。

当然还有不灌药的,只是让医生一边测试着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状况,一边加重着迫害,目的也是想方设法使法轮功学员受刑到极限。

河北四方公司总工程师冯晓梅,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被省“610”指派的恶人乔晓霞指使恶人对她进行剥夺睡眠的“熬鹰”酷刑,以及其它摧残,她自述说:

“在我困乏难耐、站的腿和脚肿的非常厉害时,乔就拿出她惯用的酷刑手段,叫来四个普教打手将我按在床上强制双盘腿。普教刘宗珍将我的双手背后向上提拉并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腰,朱丽英和齐小路一边一个用膝盖顶住我的双腿,赵建立当帮凶。一阵阵疼的钻心、闹心、心慌,我疼痛难忍几次接近休克,发出阵阵惨叫声。乔还嫌力度不够,叫来医生一边给我听着心脏、数着脉搏,说着讽刺话;一边指挥普教不断的加大对我的折磨力度,让我痛不欲生。”

为什么叫医生来听她的心脏?那是为了在不至于把她迫害致死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加大迫害的力度,以达到摧残她的目的。

这一类的酷刑让人难以想象,恐怕举世皆无。灌药的目的是不让人死,从而能够继续迫害。在中共的监牢中,这些恶毒的事情却不断地发生着。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