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结社自由观察:(转载标题 专访郑存柱:受汪信鼓舞为六四、法轮功呼吁)

2012年06月25日 综合新闻 ⁄ 共 257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看中国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10月26日在大纪元发表后,仅一个星期,旅居海外的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法人及董事长郑存柱受汪兆钧至胡温公开信鼓舞,于11月3日发表致函胡温第二炮,要求立即启动县市级别的政治体制改革,以及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和还原六四真相等。他并呼吁更多人站出来讲真话,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

目前居于美国的郑存柱,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十七大后已经酝酿写这封公开信,因胡温已经正式掌权,但十七大报告令人非常失望,比赵紫阳时代的十三大告报还要退步,当年甚至还提出党政分开, 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等议题。“十七大像浇了一盆冷水,我觉得我必须要写一点东西,比如基层政治体制改革,他们完全可以做,为什么不做?”

中国人需要讲真话

郑存柱表示,文章酝酿过程中,他透过大纪元看到汪兆钧先生的信,深受触动,加上大家又同是安徽人,受到汪信的鼓舞,他花了几晚通宵漏夜写出公开信:“汪兆钧能够勇敢的写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对我有启发。我当时也有这个想法,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内心里面真正的看法。”

他谈到自己写信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讲真话:“很多事情憋在我肚子里,已经憋了十几年了,以前在大陆,对六四、法轮功都是禁止话题,中国人也保持沉默,所以我觉得要对一些问题要从新进行探讨,了解真相,这是我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

现年40多岁的他并表示,亲历过八九年六四事件,又有出过国,参加过中国民主党,以及在大陆投资的经历。“我想能够代表这一部份人这样的心声。”

对法轮功镇压是正在进行的迫害 必须立即停止

郑存柱完全同意汪兆钧的观点,认为这是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要求严惩镇压元凶,追究刑事责任。“这个一定要受到公义的审判,像六四已经过去了,对民主人士的镇压已经过去了,毕竟是后遗症的问题,只是要求死难者家属赔偿和安抚的问题,对法轮功是正在进行的镇压和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等,这是在犯罪,将来一定会受到正义的追究和惩罚。”

郑存柱对法轮功的了解,来自于自己身边的两位法轮功朋友,包括他读研究生的室友郭生欢和上海做进出口业务的朋友吴亮,两人都因为中共镇压法轮功遭受迫害。“从他们的经历,我得出这样的结论,法轮功与人为善,对中国有好处,是少数人作出的一个错误决定。”

他强调,持续八年的打压对整个中华民族都带来影响,阻碍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和进步。“法轮功信仰自由,民主党结社自由,六四言论自由,宪法已经保证了这些基本权利,但共产党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冤案出来,而且直接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而且他不愿意改革,他不只是对信仰法轮功的人制造苦难,而且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制作障碍。”

县市政改是最低底线

在公开信中,他以“一个当年‘六四’参与者的心声,一个参与反对党运动并关注政治改革和中国前途的‘民运人士’的心声,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的心声,一个客居他乡却心系祖国的海外游子的心声。” 向胡温呼吁立即进行县市政改,包括县市级政府官员和人民代表直接选举,开放新闻自由,施行舆论监督,为省级政府的改革提供基础等。

他认为中共变革当然从高层开始虽然重要,但从县市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是目前比较容易达成的目标,是可行之路。他以在大陆投资失败的经历,感受到基层无数无处不在的腐败现象,是造成不和谐社会的主因。

“中国为什么这样呢?你再不改革怎么行呢?表面上说建立一个和谐社会,但我从安徽省开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经常看到老百姓把车堵起来,到处去游行。我感觉最迫切的是,最基层的官员和老百姓发生冲突,这是不和谐的原因。”

他强调如果中共继续坚持不变革,继续坚持一直违背人民利益,违背历史的潮流,将来也一定会为历史所淘汰的。

活下来的人不能保持沉默

郑存柱表示,知道写出这样的一封公开信,会对自己的个人和家庭带来麻烦,会给他在国内的投资带来风险,会给年迈的父母带来担心。

但他强调,六四惨痛的经历促使他不能保持沉默:“虽然我也可以让自己的家庭过的非常富裕,保持沉默,但这是非常自私的,我经历了六四,看到很多人,有的比我年轻,像丁子霖的儿子为了中国民主化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如果我们只是选择沉默,选择自私,我们活下去的人应该为死去的同年人活下去,我们不应该沉默下去,应该提出一种希望和看法,切身做下去,这才对得起良心,对得起他们。”

他并呼吁经历过“六四运动”的所有当年的大学生们,有责任向周围的年轻人说出当年的事实真相和自己的认识,让这一段掩盖的历史重见天日。“如果我们都选择继续沉默,那么你还指望谁来为我们说话呢?”

要求成立反对党

身为中国民主党成员的郑存柱并表示,无法在国内公开推行反对党的运动,因为无论是按照规定去申请注册,还是直接宣布成立的政党,都被中共当局打压,像中国民主党人,浙江王有才被判了十几年徒刑。

他要求胡温应该支持和允许成立反对党,这是对人民负责的行为。“如果中共给人民推翻了,垮台了,当时的中国的局面可能比较混乱,如果一个有组织的政党,从现在开始就可以进行一个有权力的制衡和制约的话,即使中共失去政权,也可以由其他政党来接手,中国也不会陷入混乱。”

公开信引来反响

发表公开信后不到一两个小时,郑存柱表示,就收到不少电邮反馈,支持者包括大陆、海外等人士,有的表示很赞同他的信的看法,包括讲真话和提出基层改革的建议等。

他希望这封信能让国内很多人看到,因为在中共洗脑教育下的人没有办法知道真相,“我用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一些我所讲的东西,是真实的,希望他们都拿起笔来,写出这样的东西来。”

他并希望自己的安徽同乡都能读到这封公开信,也希望更多人勇敢地站出来,向中共领导人进言呼吁,“让安徽和安徽人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的不可阻挡的历史大潮里,做时代的弄潮儿。”

郑存柱背景

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法人及董事长,现定居美国,40多岁,国内某大学硕士,八九六四事件亲身经历着,01年加入中国民主党,后出国,03年带同家人及数百万资金,回到安徽省,在芜湖市机械工业园投资了两个企业,后遭合作方骗钱,向法院起诉又面临司法腐败问题,投资权益没法得到保障。

受安徽省政协委员汪兆钧公开信触动,今年11月3日他透过大纪元发表2万多字的公开信,信中论及六四、法轮功、中国民主党、黑社会、贪污腐败、司法腐败等多项社会问题,要求胡温立即推行县市政治体制改革,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