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结社自由观察:(转载标题 认清邪恶,出声喝止“活摘”暴行)

2012年06月07日 综合新闻 ⁄ 共 379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看中国

——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布什总统:您好!

我是未来中国网络大学教务主任兼世界思想史教师。今日给您写这封信,顺致你家人幸福、健康。

总统阁下,我写这封信给您,请求您:认清邪恶,出声喝止中共目前还在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活体摘除身体器官(简称“活摘”)的暴力犯罪,顺便支持我们抵制北京奥运会。中共“活摘”罪行被披露业已一年多,人们一直关注着您的态度。

“认清邪恶?哦,你不能这么低估我啊,不能……”,可我真正想告诉您的是,对于“邪恶”这个词无论您怎样的不陌生,无论您怎样的跟共产主义思想和制度联系过,可您和我都还不能说我们已经认清了,最多只是有所认识而已。

原本我并不想给您写这封信。大约两年前我已经给您写过一封公开信,还建议您“了解法轮功,阅读转法轮”。可此后您还接待了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并没有对他提出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甚至在那次记者会上,美国记者王文怡喊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胡锦涛走路错了方向还是您把他拽了回去的。所以我觉得给您写信意义不大。可昨天我猛然省悟,因为从您前年、去年的表现,断言“给您写信意义不大”的想法就不是我自己的,还是中共几十年教育塞给我的邪知。中共不仅会让人自动弱化对暴力和强权的反抗,还会让人对其行为由恐惧到麻木。曾经网络上盛传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的一篇文章——《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说要以突袭式的生物战迅速把美国本土三亿人(包括几百万华裔)清除掉,不惜让它统治的中国人死去五亿以上。我读了文章的一部分给我孩子,他当即就嚎哭起来,说不要上学了,说他的同学们什么都不知道,他觉得活得好悲惨。可他还是个孩子,不能不上学。他继续上学,一年后他学会了抽烟。

总统阁下,您跟我都是父亲,都有孩子,可您的孩子有我的孩子那样缺少选择,那样擦干眼泪而无可奈何地把抽烟也当成生活体验吗?而我能做的不过是给您写信,这封信还不一定到得了您的手上,到了您手上还未必能引起您重视。中共这样的邪恶,您真的认清了吗?您有贵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对苏联共产党那样的清醒认识吗?20多年前,里根总统曾经在美国全国福音派联会年会上作《邪恶帝国》为题目的演讲,说:“生活在这世界上就意味着要与哲学家所谓的邪恶或神学家所称的罪性做斗争”,“上帝赐予我们的诫命清晰而直率:‘要爱邻人如己’”,“在本世纪,美国使自由的火炬经久不息,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还为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民。”他睿智并明确的指出:苏联“就是现代世界的邪恶中心”。

总统阁下,我多次注意到您提及自己信上帝和基督,也就是说,您心里很清楚共产主义思想和制度是撒但邪魔弄出来污染这个地球的邪恶事物。可是,您是不是很清楚中共比苏共更为邪恶呢?的确,陷入伊拉克战争耗费着您的智力。可您想过没有,让您深陷在伊拉克,难道不是《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那个“共产主义幽灵”的伎俩?阁下,其实美国和您最大的敌人从来就不是伊斯兰教的恐怖主义,而是并一直是共产邪恶主义和社会敌对主义。萨达姆不过是中共邪恶的阶级斗争思想和敌对专政主义的烟幕弹,就在现在这个时候来迷惑你的心智。关于共产党或中国共产党,这里我不打算占您很多宝贵时间。但我向您强力推荐《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这本书,您或者您的智囊无论花多少时间都是值得的。

认清水的分子结构,我们需要了解化学。认清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邪恶,我们需要了解法轮功。布什总统,在1999年江泽民利用中共的组织机构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还可以说是中国法轮功。但是,当今天法轮功更广泛深入地传播到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已成法轮功讲真相反迫害的大本营的时候,法轮功已经不再仅仅属于中国,而且属于美国,属于世界。可以说,中共在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残害的只是中华大陆黄土地上的人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人权。可是在2007年7月(迫害法轮功整整八年)这个时候,残害的则是世界人民的多项自由人权,其中就包含美国人民的人权。许多法轮功学员是美国的居民,只因为不愿放弃“真善忍”的道德良知,他们就不能够回那块被中共整个当古代强盗山寨的中华黄土地上的所谓中国去探望亲人,甚至在美国这块当今世界自由最有保障的国土上还会承受电话骚扰、子弹头恫吓、被抢劫和施暴的苦难。就在去年,法轮功学员——美国居民——李渊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被殴打得鼻青脸肿,两部电脑被强行抢去。苏共在的时候有这样邪恶吗?中共在今天各方面的力量都跟美国相差太远,却如此蔑视美国的存在,还有谁比它更邪恶?

没有法轮功,中共的邪恶和罪行就被它精心策划出来的“橱窗业绩”——沿海和沿江地区城市高楼大厦和高速公路的修建等——掩盖了。今日人们已不如17世纪以前那样正邪分明了,对同性恋和艾滋病非道德上的宽恕,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对中共在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化寄予无限期望:中共在变好,请给它多些时间。但法轮功是面“照妖镜”,通过迫害法轮功,中共国寨——所谓今日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现在最大邪恶帝国的真实状况和真面目——才一览无遗。惟有闭着眼睛的人才会看不清。耶稣基督出生于罗马帝国,圣女贞德出生于法兰西王国,都负有特别的道德使命。不幸的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贞德死在火刑柱上。耶稣和贞德的死映照出罗马和法国的统治者和迫害者的邪恶。而今法轮功也映照出迫害者的邪恶。所不同的是,耶稣当时是一人殉难以赎天下罪,贞德是一人殉难以谢一国罪。而今法轮功学员却出现了成千上万殉难的耶稣、贞德——被民众辱骂、酷刑折磨、警察强奸、犯人轮奸,被折磨致死3000多人……还有谁比中共更邪恶?
当然,遭受罗马总督和皇帝迫害的基督徒并非耶稣一人。但像耶稣那样怀着救世情怀而为当时的罗马人的腐败恶行赎罪的惟有耶稣。然而,今日由中国而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达到穿越生死境界,以觉悟者的慈悲心替今日世界人吸毒、卖淫、同性恋、乱伦等邪恶行径赎罪的何止千万!他们炼功获得了身体健康,却没有以此为满足,而是不停地以“真善忍”的“天国”标准做人(像耶稣那样),志在引领全世界的人修正自己的思想言行,开创《圣经·启示录》所说的新天新地。可就是这样的怀有耶稣救世情怀的人,而今有近百万人被关押着。他们被关押不是因为他们不信神和有罪,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像早期基督徒一样虔信神,并身体力行地教导人不要犯罪。就是这样的可以被基督教徒称之为圣人的人,而今在中共强权统治着的山寨里,10多万人成了医疗商品——器官移植的供体。布什先生,“活摘”事件在您代表美国为世界“使自由的火炬经久不息”的今天,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还没有被喝止。这难道还不足以让您,像20年前的罗纳德·里根总统那样,明晰地告诉全世界:今日中共就是今日世界的邪恶中心吗?

我还想特别向布什阁下指出:认清邪恶,喝止“活摘”暴行,不只是出于强者同情弱者的道义,更是出于强强扶助的天道。美国立国一直秉承“自立者,天助之”的自强精神。由中国而世界的法轮功也秉承着这一精神。法轮功需要美国喝止中共的迫害行径和“活摘”暴行,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世界人民,包括三亿美国人。布什先生,您知道吗,如果布什夫人一个人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心盘腿坐一下,会发生什么事情?立刻就会被至少四个孔武有力的男人(警察或便衣),抓起四肢往车上扔!为什么?因为他们会认为您夫人是法轮功学员,怕她喊“法轮大法好!”总统阁下,请听我说:中共对法轮功怕的要死。然而这种怕主要是一种对天道惩罚就要来临的怕,这会使它作恶害人更加疯狂。这就需要神安排的美国——由您代表的政府——出面对它的邪恶大声喝止,以减少世人的牺牲。
布什总统,对中共青睐以求利益、容邪以求它向善的人几乎都被它算计了。英国人Nick Young于1995年在北京创办《中国发展简报》(China Development Brief),报导涵盖扶贫、环境保护、计划生育、国际援助和中国民间组织等。他一直很温和、很友善地讨好中共。然而近日一伙中共官员来到《中国发展简报》编辑部,代表公安局和统计局通知他“进行未经授权的民意调查”,违反了中共1983年的《统计法》,下令关闭他所创办的中国发展简报。Young本人则面临驱逐出境。7月11日,Young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过去十年我一直不停地告诉外国人,中共并不是像西方媒体说的那样高压和极权。”但是“我们失算了……”他当然要失算。因为只要相信善意和民主可以改变中共的外国商人,没有不被中共算计的。中共引进外商从来都是像对付Nick Young这样先暗算,后明抢。如果让中共把奥运会开了,那么美国的比尔·盖茨就是今天英国的Nick Young。

总统阁下,对中共如果你像法官一样问我要刑事案件那样的证据,我没有。可我要提醒布什先生:中共不是普通的刑事罪犯,它就是现代世界的邪恶中心。这个世界有上帝,就会有撒但。中国共产党是撒但的世相!解体它,一切证据都有。总统先生,是美国履行神护佑下强大起来保护人类、抵抗共产邪恶的神圣职责的时候了。世界人民给中共已经发出最后通牒:停止迫害法轮功,允许独立调查“活摘”事件 。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圣火也点燃。我们写信呼吁您向北京中共发声的活动,也是其中一个部分。因此,我请求您抓紧时间了解中共的邪恶帝国和世界邪恶中心的真相,喝止其“活摘”暴行,支持我们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活动。谢谢。

您及其家人安乐

未来中国网络大学教务长兼思想史教授 唐子
2007年7月14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