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老兵观察员:習近平從黨領導一切到「萬能主席」

2017年11月01日 国内新闻 ⁄ 共 171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黄世龙 转自网络

十九大后,习近平已将自己塑造成了邓小平之后最有权势的统治者。“习近平思想”被写入党章,意味着习被提到了与毛泽东一样高的地位。

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在世時,一直反對有人吹捧「鄧小平理論」。他曾說,「不要講什麼『鄧小平理論』十分偉大、絕對正確、包羅萬象。它既不是博大精深,也不是完美無缺。」因此中共推遲至1997年9月舉行的15大,即鄧小平辭世七個月後,才把「鄧小平理論」寫進黨章,前後經歷約20年。

然而剛閉幕的中共19大,卻把執政五年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一些講話,捧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寫入黨章,還掀起全黨學習熱潮,名牌大學和研究機構紛成立研究中心,跌破海外不少觀察家眼鏡。

在中共語境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有兩層涵義,一是「習近平新時代」,二是「習近平思想」。「習近平思想」是什麼?精髓其實就是一個「鬥」字,用他在19大報告中的話說:「全黨要充分認識這場偉大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艱鉅性,發揚鬥爭精神,提高鬥爭本領,不斷奪取偉大鬥爭新勝利。」習近平的「鬥爭」哲學,與鄧小平的「貓論」和「韜光養晦」、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和胡錦濤的「和諧社會」、「不折騰」都背道而馳,卻源自毛澤東的「與人鬥其樂無窮」。五年來,在國內,他的政敵都被鬥垮了;在國外,周邊鄰國都為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如何選邊站而掙扎。

「習近平新時代」又是什麼?從19大後中央政治局會議公報可看出端倪。公報強調全黨要「聚焦到習近平總書記是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領袖上」。這樣表述,川普總統在致電恭賀習近平獲得「無與倫比的崇高地位」(Extraordinary Elevation)時,概括得十分精闢。簡言之,這是由習近平一人大權獨攬,不提接班人的「新時代」;這是「黨就是習,習就是黨」「黨領導一切」的「新時代」;這是一個一人說了算,任何人都不許「妄議」,反對習,就是反對黨的「新時代」。

中共中紀委向19大報告中,首度把周永康、孫政才和令計劃貼上「野心家、陰謀家」和「嚴重政治隱患」這樣明顯帶有權鬥性質的標籤,有如不打自招,自曝過去五年以反腐之名把大批官員掀下馬的實質,就是黨內利益集團之間的權鬥,這無疑嚴重削弱了「反腐」的正當性。

而新組成的19屆中央政治局,則是一個由「習家軍」絕對控制的政治局。新晉政治局委員中,有稱頌習近平為「英明領袖」、「新時代總設計師」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有赤裸裸表示對習近平「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有把習思想比作「思想燈塔和精神北斗」的新任廣東省委書記李希。這樣的中央政治局,實在難以想像怎會有民主氣氛,怎會有客觀和理性討論國家發展大計的空間。

有人說,習近平獨攬大權的「新時代」,是借鑑俄羅斯總統普亭推行的「超級總統制」,即「強總統-軟議會-弱政府(總理)」的格局。但實際上這種強人政治早就植根於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體制中,它的外在形式就是對強勢領袖的個人崇拜。

它把整個國家的前途和億萬人的命運都寄放在一人手上,把億萬人的大腦都統一為一人的大腦。「毛時代」的教訓不可謂不深。所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總結那段歷史時曾說:「我相信我們的黨總有一天將會作出這樣的歷史性決議:永遠永遠地嚴禁個人崇拜。因為一搞個人崇拜,就根本談不上什麼民主,談不上實事求是,談不上解放思想,就必然要搞封建復辟。其危害之列,莫此為甚。」可惜的是,這段代表鄧小平、胡耀邦一輩人對「文革」慘痛教訓反思的警世箴言,已被徹底拋到九霄雲外。

中共19大儘管未恢復毛時代的「黨主席制」,然而集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於一身,已成為「黨的領導核心」的習近平,在自創十幾個領導小組並自兼組長後,19大上又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可望再增加一個「組長」新頭銜,使他成為無所不能、無所不包的「萬能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

這種缺乏制約、缺乏監督的權力結構,為政治強人打開了一扇後門。這種大走回頭路的趨勢,也與中國亟欲改變形象,走向全面現代化,試圖承擔全球治理大任的強烈願望格格不入。這樣的「中國模式」若輸出到全世界,實難說是「世界之福」。水能覆舟,亦能載舟。

2017年11月1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