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劳工权益观察:昆山爆炸:工人生命何价?

2014年08月17日 国内新闻 ⁄ 共 467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陶红波转自中国劳工观察

伤亡,又是伤亡。在我们天天高喊着终结“中国制造”并转向“中国创造”的今天,残酷的工厂爆炸再一次提醒我们,“中国创造”还不过仅仅只是一句口号。8月2日清晨,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发生粉尘爆炸,至今已夺去了75条生命,还有180多位工人仍在抢救之中生死未卜。这一次爆炸将我们再一次拉回到中国制造—世界工厂的起点,就像23年前,一位在致丽大火中幸免于难的年轻小伙子说:我们是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又回到了人间的工人们,等待着他们的还是一座世界工厂,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世界并没有发生多少改变。

改变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依然还是沿着同一套发展主义逻辑,按照同一套“市场为上帝”的思路,那么,一个个工人的生命将不过化作GDP主义车轮下的冤魂。不同于地震、泥石流、洪水等灾害,生产中的事故、职业病问题完全是人祸,面对这样严重的安全事故,除了祈福、献血之外,我们更需要的是反思、问责和整改。我们认为,工人命运改变的前提是必须改变市场为上的发展思路,改变GDP为主的发展逻辑,改变官商勾结纵容外资的发展潜规则,改变为招商引资而不顾工人死活的发展模式。

一触即发的爆炸

由于这次工厂爆炸事故特别严重,国务院成立了江苏苏州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8·2”特别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调查事故原因和相关责任,在调查组的会议上,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指出中荣公司存在的五大问题。

一、企业厂房建设的设计有严重问题。按照国家规定的二类危险品作业场所标准,这类企业的厂房建设必须是单层,轻型结构,但昆山中荣发生爆炸的汽车轮毂抛光车间为二层结构。

二、企业生产工艺路线设计、布局有严重问题。发生爆炸的车间不足2000平米,却设计了29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上有16个工位,严重违反人和人之间、线与线之间的安全规定。

三、通风除尘系统存在严重问题。昆山中荣通风除尘系统设计不合理,装备不齐全,运行不顺畅,经常停停开开,除尘能力和效果严重不足。

四、车间内所有电器设备没有按照防爆要求配置。按照规定,危险品作业场所要求电器设备全部按照防爆要求配置,但车间内包括电机、闸刀、配电柜、电线、电缆等在内的电器设备全不是防爆设备。

五、企业安全生产制度措施不健全,也不落实。该企业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经理甚至不知道粉尘会爆炸,只知道粉尘会产生污染;整个除尘管道中没有防水防湿干燥措施,有进水可能;企业既没有给员工进行安全知识培训,也没有按照要求给工人配备阻燃工作服,而且工人每天上班时间达到11小时(冬季12小时),企业在劳动强度、劳动时间上也违反相关法规。

工厂的违法违规的安全生产隐患如此一目了然,粉尘爆炸的危险看起来是一触即发,甚至就在这次重大爆炸事故前的两个月工厂就已经发生过明火导致粉尘被燃的事故,但这还是没有引起企业和安监部门的重视。在7月16日至25日,昆山市开展了全市安全生产检查整治专项行动,而中荣公司的督查结果居然是“符合要求”。中荣“8•2”特别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现在检讨说无论是检查整治,还是隐患排查整改,中荣都成了“盲区”和“死角”。

我们的疑问是,中荣作为一个为世界知名汽车品牌如通用、宝马、奥迪、福特等生产零部件的工厂为何成为了“盲区”?是谁在为违法违规的作业环境和作业时间进行遮掩?又是谁选择对这一切视而不见,最后将工人们送上了绝路?

在一份介绍昆山经验的报道中,我们看到昆山市是如何以服务资本,压制工人、罔顾环境的方式招商引资的。昆山地方政府居然提出这样耸人听闻的口号:“来帮我们招商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招商引资的是罪人”。平日政府给民众的印象是光说不做,但是在招商引资献媚资本的节骨眼上,他们还真的说一不二。昆山地方政府在具体操作中一板一眼的落实了招商引资的上述“四个基本点”,丰富了“中国创造”的制度环境:

1、政策环境——老板怎么顺心怎么办,敢于降低招商引资的门槛。

2、法制环境——老板怎么安心怎么办。提出“服务就是不干扰”,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尽量不要到企业检查、参观,执法部门每年到企业的检查不能多于两次。

3、服务环境——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各级官员都是“保姆”,“提出您的要求和想法,其余的交给我们来办。还专门成立有“马上办”办公室,实行“首长负责制,两问终结制”,通过制度切实提高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

4、人文环境——老板怎么舒心怎么办。

就像昆山政府曾经在香港大公报中宣传的那样:“昆山人民欢迎您”、“你们来‘剥削’的越多我们越开心”,“如按文件规定,昆山一半的外资项目都进不去,环保、土地、准入哪项都能卡死,但昆山人用智慧与胆识绕过一道道坎,最终把事办成了。”有如此招商心切的政府,也难怪中荣这样的高危工厂会被成为生产安全的“盲区”!

昆山招商引资的经验,披着成功的光鲜外衣,二十年来被向往昆山经济发展模式的全国各地一再学习、一再复制。然而实际上,这些所谓的“成功经验”背后却是地方官员放纵资本,牺牲工人健康与生命,罔顾环境污染的种种罪恶。这种以工人血泪换取GDP增长的做法必须被问责和改变。经济发展三十年对工人权益的亏欠就如同不断累积的粉尘,必须疏导、清理,如果一味地忽视、压制,终难避免最后爆炸的悲剧。

谁在谋杀工人?

中荣的工人喊出:“我们要么死于粉尘爆炸,要么死于尘肺。”“白天是人进去,晚上是鬼出来。”

中荣厂房的粉尘问题非常严重。以抛光车间为例,工人说车间里全是黑色的粉尘,一作业便粉尘弥漫,和旁边的人对望一眼,就牙是白色的,“活生生一个兵马俑”。公司只是每周会发一次口罩和手套,但是因为不是专业防尘的口罩,等到下班摘了口罩,鼻孔里还是充满了黑色的东西。工人几乎每天都要在高浓度的粉尘环境中工作14–15个小时,尘肺病也逐渐在工人中蔓延,但是由于公司缺乏职业安全健康的教育,工人只有到了吐血的程度才意识到自己患病,那时,肺已经“坏完了”。如果没有举国震动的那一声巨响,中荣公司还会像以往一样,用少量的钱打发掉逐渐患病的工人而不去切实改善作业环境。因为他们知道有地方政府会为他们的盈利保驾护航,他们也知道工人个体根本难以维权。尘肺病已经在吞噬工人的劳动力和生命力,而这一切都是“无声的”。

如果你曾经看过尘肺病人垂死的样子,了解过他们工作的过程,就不会对接尘作业心存侥幸。我们访谈过上百名建筑业的风钻工,有人仅仅打了两年风钻,就患上了尘肺病,失去劳动能力。尘肺病是一种极其严重的职业病,无法根治。患上尘肺病,轻则咳嗽不已、呼吸困难,重则死亡。到了尘肺Ⅱ期、Ⅲ期,病人很多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无法自由行走,呼吸困难,需要借助氧气机,严重者甚至要在肺上打孔才能呼吸。尘肺病人由于长期用药,会伴随着肝炎、肺结核、心脏病、胆囊疾病等并发症,离世的时候往往是在高烧、抽搐、窒息的痛苦中蜷缩着或跪着死去。由于尘肺病的痛苦难以承受,很多患病的工友以跳楼、上吊、跳河或者割腕等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工业意外和职业病都是长期忽视工业安全导致的,长期从事这一行业的经营者对作业环境中的危险物质和致病因素心知肚明。即便如此,职业病病例还是不断的出现。如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关于2012年职业病防治工作情况的通报》中就显示2012年全国报告了27420例职业病,而这对于大量非正规用工的企业瞒报职业病情况来说仅仅是冰山一角。究其原因,就在于企业的违法成本太低和资本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下,工人只被当作是提供劳动力的商品,用之即弃。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们不仅看不到谋杀者得到应有的惩治,反而愈来愈多的受害者无处伸冤,走上绝路。尘肺病是这个时代和社会的伤口,表面是工人身体受到伤害,其实这个社会肌体也受到伤害。

职业病和工亡本质上都是谋杀,都应该对犯罪主体进行严肃追究。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我国法律对于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的量刑太轻,而且相关的民事赔偿数额也非常低,资方对于安全事故中死伤者的赔偿额度通常只有十几万甚至几万元。对于这种近乎故意杀人的行为,竟然只处以如此轻的量刑!过度宽松的量刑和处罚无法对资方形成足够的威慑和警戒,甚至不少发生了安全事故的工厂老板们很快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建厂,继续用同样的方式赚取新的利润,完全无视安全风险对工人健康和生命的威胁。

发展的代价

资本所到之处,工业意外和职业病也如影随形。在台湾就有美国无线电公司(简称RCA)工人争取职业病赔偿长达17年的抗争。1969年RCA在台设厂,许多员工在工作时吸入或皮肤接触有机溶剂,导致其长期暴露在高度致癌风险之工作环境。根据2001年的统计,在RCA桃园厂工作多年的员工,至少已经有1375人罹患癌症,包括乳腺癌、子宫颈癌、肝癌、大肠癌、鼻咽癌等各式恶性肿瘤。而作为韩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三星集团,其电子厂在韩国已造成了58 例白血病病例和其他一些血液相关的癌症病例,工人及其家属也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抗争。在90年代,RCA就遣散了在台湾的员工,前往大陆设厂。如今,三星也将其生产线大规模转移至中国。我们的问题是:悲剧是否会在中国大陆重演?还是可能有另外的结局?

近年来,对于工人伤亡的补偿机制不仅没有与时俱进,反而在退步。1993年致丽大火的一位幸存者告诉我们,事故发生后,一位女工只拿到了2700元,没有人告诉她这2700元到底是工资?是赔偿?还是补偿金?没有人问过她是否合理,也没有人给出一个确切的说法。事故之后,工人被一个一个用警车送回老家,受伤住院的工友也不允许接受探视。这么多年来,致丽大火般触目惊心的惨剧一再发生。2012年12月4日,广东汕头潮南区陈店镇一内衣作坊发生火灾,遇害的是缺乏自救的能力的13名童工和1名孕妇。2013年的6月3日,吉林宝源丰禽业公司发生火灾,造成121人遇难,76人受伤。在这些工业灾难发生的时候,工人是否得到了及时充分的救治和心理辅导?死伤者是否得到了合理的赔偿?工人是否有机会以集体的声音发出诉求,工人是否能结成支持网络解决之后共同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都无从知晓答案。而更重要的是,问责机制是否能够真正建立起来?是否能惩戒罔顾工人安危的资方和失职的政府官员以儆效尤?

中荣事故后,昆山市辖区内40多家包含抛光环节的金属加工企业已暂时停工检查,须待安监部门检查后再确定恢复生产。我们不知道这一“运动”式的排查会不会像深圳尘肺病门之后涉案的爆破公司一样,关停半个月,被罚了一些款,就恢复干式作业,不给工人劳动合同和社保,继续制造尘肺病。如果工人继续处于组织缺失的状态,无法依靠集体的力量参与企业的生产管理和监督,那么,工业伤害的悲剧就会不断循环上演,无法得到真正的消除或者改善。

面对这次爆炸事件,面对无数的工伤、职业病、工厂事故的死难者和受害者,我们认为,政府必须定期对工厂进行安全隐患的排查,向公众公布排查结果,接受社会监督;更重要的是,必须让工人团结起来,以集体的、组织的形式参与到生产管理之中,只有这样,工人有可能对不合理的全球产业链利润分配机制和官商勾结的招商引资模式提出反抗。也只有这样,劳动者才真正有可能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而不是仅仅作为发展的代价,被剥削、被伤害、被牺牲。

作者:潘毅、范璐璐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