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妇女权益观察:未婚妈妈众筹生子 只希望不被社会歧视

2018年02月12日 综合新闻 ⁄ 共 226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宋晓星转自多维新闻

“众筹”是新出现的一种消费形式,以某人达成心愿为契机,由众多志同道合者来有钱出钱、没钱捧场来筹钱,多出现在创业或是实现梦想。可近日有一条消 息大大刷新了“众筹”的底线,一对未婚男女恋爱期怀孕,分手后坚持生子,最后因为孩子“非婚生”需交4万余元(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社会抚养金才能 上户口,这对非恋人关系的父母不服罚款,竟然在网上发动“众筹”,敦请网友来凑这笔钱。

这位名叫吴霞的未婚女性在网上发起众筹,为她肚子里即将出世的宝宝筹集缴纳“社会抚养费”,按现行相关法律规定,她的生育行为,属于法律并不支持的“非婚生子”。此信息经媒体报道之后,引起激烈的争论。


怀孕的妈妈(图片来源:秀美网)

中国关于未婚妈妈的争论

目 前,网上主流的舆论大致分为以下几种声音。一派认为,现行法律生育权与结婚权绑定,是对女性的生育自由的一种阻碍和干涉,吴霞作为一个成年的个体,完全有 资格按照自己的意愿生下自己的孩子。这是新形势面临的一个新的问题。立法机关和执法部门,应该充分考虑到这个时代特性,让相关的法律,更人性化,也更与时 俱进;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对“未婚生育”采取纵容的态度,无疑会动摇现行的婚姻生育制度,是对社会结构发生畸形变化的一种推波助澜。这不利于保持中国社会 生活和家庭形态的稳定。从道德基础上对中国的社会结构形成破坏,从长远来看,对家庭特别是女性和孩子的权益,是一种危害;还有一种声音则担心,如果放开对 “未婚生子”的法律性限制,是否会造成未成年妈妈增多,婚外情便利化,小三和超生者生孩子的空子越来越大,代孕产业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泛滥。为社会管 理,增加难度和治理成本。有人甚至认为,这个议题本身就是赤裸裸地为小三争夺繁殖权。还有一种观点则认为,这样大张旗鼓的讨论,看起来更像是一次为某种商 业模式呐喊的事件营销。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原因,吴霞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她已成功地将这个问题,轰轰烈烈地摆在了公众的面前。无论 反对还是支持的,都无法否认它的存在。她没有选择像此前某些人所选择的“变通手法”,用假结婚之类的方式去避开缴纳“社会抚养费”,而是选择更难的方式, 要将这个困扰她的问题,摆放到公众平台上来进行讨论,进而推动社会向她所期待的方向迈进。这种方式,无疑是二十一世纪新人类的方式,与前辈们运用机巧绕道 走的方式,有了天壤之别。

即使在当下这个多元化且开放的时代,吴霞所面对的这个问题,也并不是一个社会主流的问题。它对大多数人来说,只算 得上是一个新鲜的谈资。这并不代表她所选择的抗争之路,没有意义。至少,她让生育权和婚姻的捆绑这个让许多人习已为常到熟视无睹的问题,变成一个引发思考 和质疑的新鲜问题。这个问题,随着人们对生活理解的多元化,将在更大的层面开枝散叶,影响深远。

未婚是否能生子?从生物学上来说,一点问题 没有。看韩剧、美剧甚至港剧,一个未婚单亲妈妈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哪里出现过上不了户口的情况。而现实中,非婚生就意味着很多社会问题,往小了说身份尴 尬,往大了说教育、就业都成问题,连《阿甘正传》也隐晦地提过阿甘没爸爸,妈妈为他上学做了牺牲。简言之,未婚生子有生育权而无保障,全靠父母对孩子的一 片责任心。

是时候讨论“未婚妈妈”的生育权和其孩子的合法生存权的问题了。目前,中国部分省份正在尝试着讨论将婚姻权与生育权脱钩的问题, 其争论的激烈程度,也是相当激烈的。对这个看似局部的非主流问题的如何看的问题,已远远大于这个问题本身。如同这位未婚妈妈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此举的动机 那样——“并非倡导未婚生育,只是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不该被社会歧视”。

正视一部份人的合法和合理的权益,将原来被掩盖了的诉求摆上桌面进行讨论,宽容他们的“不一样”,让他们对别人无害的自由能够得到尊重。这对于正在走向多元化的国度中越来追求个性化的国人来说,很重要。

日本的未婚妈妈

曾 有那么一段时期,日本社会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甚至是用鄙夷的目光来打量未婚生子的妈妈们。现在,由于女性自身独立和社会地位的提升,这种偏见已经不复存 在。然而,听上去不可思议的是,在日本当代社会里,未婚妈妈反倒成了一种流行。“不结婚但想要孩子”——这种曾经无法想象的观念,成了如今日本最前卫的女 性婚姻观。

统计表明,近年来,日本私生子的比率持续上升,已经超过了新生儿的2%。私生子的增加,既反映了日本社会正在变得宽容,又反映了 社会的冷漠程度正在加深。伴随着中年离婚率的升高和婚前同居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女性在婚前即对结婚产生了失望甚至绝望的心理。父母的教训、交往失败的经历 等等,让日益独立的日本女性开始认为,结婚并不是组成家庭的唯一选择。

但成为未婚妈妈,也仅是踏出了漫长修行的第一步而已。无论经济上如何 宽裕、精神上如何独立,做到工作和育儿兼顾也是很难的。统计表明,与日本家庭年均收入658万日元(100日元约合0.81美元)相比,单身妈妈223万 日元的年均收入就显得微薄了许多。为了育儿,未婚妈妈们不得不更加努力工作,但很多人却倒在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

未婚妈妈不仅要克服家庭 内的困难,还要面对来自亲人的疑问和不安。很多未婚妈妈寄住在自己的父母家,上班时就只能把孩子托给外公外婆。老人们自己本就需要照顾,却还要帮忙拉扯外 孙长大。此外,日本法律规定,私生子在遗产继承权等问题上,享受的权利也只有“嫡出子”的一半。因此,无论从法理还是人情上,未婚妈妈与私生子们都还是社 会的弱者。也许,成为未婚妈妈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要有永不回头的觉悟吧。

中国民主党中国女权问题观察员  宋晓星

2018年2月12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