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党课学习: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2018年02月02日 党员园地, 党课学习, 国内新闻, 日志, 综合新闻 ⁄ 共 143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2018年1月30日周二下午1点钟,中国民主党美国地区委员会的部分党员在党部参加了由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组织的党课学习:打虎之后再“扫黑”,习近平意在何方?

 

近期中共政府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称,为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扫黑除恶要与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有分析指出,中共任何大动作都有政治目的;本次大张旗鼓“扫黑”意味着一批大案要案或许会出现,甚至可能会有中共高层涉案。那么,习近平在第一任期大规模反腐、打虎拍苍蝇造成举国震动之后,继续发动“扫黑”意图何在?

这个事情听起来有点像中共又重新回到类似于毛泽东时代的以“运动”治国。黑势力也好,恶势力也好,社会上的违法乱纪的行为应该由司法机构处理,正常的依法办事。开展一个三年的扫黑除恶运动涉及到了中共现在的政治想法,它觉得中国社会还是要通过毛泽东式的运动式的方法解决。所谓的“黑”和“恶”都不是法律术语,如何定义这个组织是黑社会或不是黑组织,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界限。用这样一种情感式的术语使人不得不想到薄熙来先生在重庆的所谓“唱红打黑”运动。那次的运动里的“打黑”,后来很多都证明了是冤案,都是指向了中国在重庆的民营企业家,他们的财产最后都受到了侵犯和没收等。所以说,这个“打黑”显然是有其政治用意的。过去的反腐败威慑了官场,而现在又要威慑社会,这是要造成一种威慑性的气氛。但是这脱离了所谓的依法治国,重回人治轨道。

这次“扫黑”和薄熙来先生当年在重庆的“打黑”有非常雷同的逻辑。薄熙来先生和习近平先生是政治上的敌人,但是为什么习近平先生最后还是走向了薄熙来先生一样的思路,要利用所谓“扫黑”来对社会进行运动式的扫荡,而不是刚上任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讲的依法治国?我认为是其政治上有自身的逻辑。像中国这样一个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如果要维持一党专政的话,他们恐怕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像邓小平这样的走法走下去的话,社会就越来越向威权社会过渡,然后再慢慢地向正常的民主社会发展,那样共产党的垄断政治的权力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共产党不可能永久地一党执政下去了,也就是说他们最根本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即使他们知道这样的发展对国家的利益有好处,但是党的垄断性执政的利益丧失掉了。所以他们虽然是政敌,但是最后的思路还是走到了一起,还是启用了类似于毛泽东式的治国方略来维护政权的合法性。

这次打黑行动,是一个转移视线的行为。中国为什么要搞专项斗争?为什么不能通过政治体制改革解决这些问题?习近平主张“党媒姓党”,但这么长时间报道过“黑恶势力”的表现吗?揭露过“黑恶势力”为非作歹的情形吗?揭露过官员与“黑恶势力”勾结的事实吗?为什么不做?这种报纸就成了歌功颂德的报纸,这样的媒体还不改革吗?如果进行这个改革,很多问题在萌芽状态就会被消灭,就不会出现那么多“黑恶势力”,不会出现那么多不道德的现象,不会出现那么多反社会的滥用权力的现象。但是他不在这方面做文章,不去改革自己体制的大问题,却一直在其他方面做文章,一直把矛头对准社会运动,对准社会底层,不去解决权力制约、权力运行的扭曲问题,这是症结所在。

 

参加此次党课学习的中国民主党美国地区委员会的党员有:王军涛、吴娇、朱春萍、刘建国、肖南清、王秀梅、陈永忠、任宜增、张红兵、郝建国、周杰、林朝新、邹长明、张洪志、张鹏、盛福平、李仁花、刘颖、谢亚杰、杨莉、范奉涛、郭世忠、方琳玲、孙广伟、祁伟忠、金月娥、高聪。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孙广伟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