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党课学习:分析“北京清理“低端人口”事件”

2017年11月30日 党员园地, 党课学习, 国际新闻, 综合新闻 ⁄ 共 148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2017年11月28日周二下午1点钟,民主党美国地区委员会的部分党员在党部参加了由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组织的党课学习:由王军涛主席讲解分析“北京清理“低端人口“事件”。

4

近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发生的大火吞噬了19人的生命,官方随即开始了一场所谓“专项大整治”行动,不少外地租户被要求在短时间内搬离,引发网民和知识界学者愤怒。此次事件中,“低端人口”一词备受争议。

有人认为,这个词汇侮辱了到北京打工的收入不高的外地人,即使他们为这个城市的运转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官方这是在借机清理“低端人口”。

7

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11月25日回应称,网上传言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没有“低端人口”一说。

虽然此次大兴区的官方通报中没有提到“低端人口”一词,但它在北京多个地区的政府网站文件中都曾出现。网民整理的北京部分区政府文件,至少石景山区、海淀区、房山区、顺义区、昌平区的文件中都有“清理整治低端人口”、“严格控制低端人口流入”、“控制低端人口”等提法。

5

今年1月,北京石景山区政府网站发布的一篇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报告称,2016年,该区落实人口调控工作方案,“依托治乱疏解建高端专项行动,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480处”。海淀区将“统筹全区适宜低端人口聚集房源的规范化管理和定向使用”写入《海淀区2017年“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与人口调控工作方案》等官方文件。在北京市政府网站的一篇政务信息文章中,也有“加快区域低端人口的疏解,提高区域人口质量”的说法。网页显示,该文章来源于海淀区政府网站。港媒《明报》报导,“低端人口”这个词最先是来自“低端产业从业与就业者”这个非正式用语,带有极大的歧视意味。2016年8月,“低端人口”在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文章中被使用后,遭到舆论抨击,然而随后多次在北京市等地方政府文件中出现。

3

北京大兴区火灾造成19人丧生。外地租户的遭遇不仅没有引起政府同情,当局却借机开始驱逐他们。据悉,大火当晚,北京当局连夜发布清查命令,启动强制驱逐行动。当日有上万人即被强行驱走。除了大兴区,北京朝阳区、海淀区等多区域的城乡结合部都在严查违章建设的出租公寓,并且要求租户在短时间内搬出。

2

受到影响的租户多是来北京务工的外地人员,他们来自山东、江苏、江西、吉林等省,租住在大兴新建村、通州马驹桥、丰台区卢沟桥乡张仪村,从事服装、餐饮、物流、建筑等行业。

1

中共在北京以所谓驱逐‘低端人口’的名义,驱逐外地的平民,这是一个法西斯的行为,是类似希特勒驱赶犹太人的活动。中共反人类的暴行不断的发生,犯下的累累罪行让中国人民无法再忍耐下去。很明显,目前城市的发展、经济的建设、基础设施的建设,好像要告一段落了,他们对这些所谓的‘低端人口’农民工开始驱离,就像我们中国人说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他们的暴行实在是让人非常愤慨,不能接受,希望更多的人站出来抗议。”

中共统治下把低层老百姓一直当作‘低端人口’。所谓的‘低端’,就是弱势群体。北京的‘低端’,虽然买不起房子,有的收入也不错,这些人以为自己不在‘低端’里面,但是在专制的体制下,他们也成为‘低端’人口,在这个国家,没有人权,对人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6

参加此次党课学习的中国民主党美国地区委员会的党员有:王军涛、余瑜、杨锋、邹长明、孙广伟、张寿光、林朝新、杨洪涛、万莹、郎志锰、宋鑫、张红兵、高允、盛福平、谢亚杰、邵玉、朱春岼、肖南清、孙钰、王芳、杨莉、刘颖、王刚、张国、李仁花、李刚、张千金、徐洁、李龙常、张鹏、张洪志、卢炎。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孙广伟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