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教育洗脑观察—大陆幼师披露校方违法敛财 入园最高收十万

2017年11月28日 综合新闻 ⁄ 共 134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李星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北京的一些幼儿园虐童丑闻继续引发关注。一位幼儿园前教师对本台记者披露,目前仍有不少幼儿园非法收取家长一次性额外入园费,最高达十万元人民币。一幼儿家长称,为让孩子进入幼儿园,家长都会向院方支付巨额托儿(赞助)费。

北京红黄蓝新天地等多家幼儿园涉嫌虐待儿童,令家长们对孩子的安全问题深感不安,同时也对校方暗中向家长收取入学赞助费,却不能保证子女的安全感到无奈。

一位在北京某幼儿园任职教师的王女士,11月28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披露,虽然中国政府早在五年前已明文禁止幼儿园向学童家长收取赞助费,但不少幼儿园将收取“赞助费”改名“托儿费”。她说,幼儿园收取“赞助费”数额因人而异,少则两、三万,多则十万元:

“都有赞助费,一般你不认识人,都有赞助费,你不属于那个幼儿园(所在地)一般都要赞助费。但现在不叫赞助费,叫托儿费,就是高额度的最多是10万元”。

针对幼儿园收取赞助费等额外费用,2012年1月4日,中国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严禁幼儿园以任何名义向入园幼儿家长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建校费、教育成本补偿费等与入园挂钩的费用。对于违反规定的幼儿园,政府将不再核发收费许可证。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发生后,不少学生家长认为,他们向幼儿园付出了一笔额外费用,孩子的安全不但没有保障,反遭侵害,令人无法承受。

北京幼儿家长张女士对记者披露,她每年都要向教师行贿,以换取孩子受到照顾:

“给老师卡(购物卡)或者买化妆品。我们家的孙女在第二幼儿园,就是这么给,逢五一、十一、教师节、阳历年(元旦)都给。有的时候买一个化妆品就得两千来元钱,然后有时候再给一个卡,就是为了(老师)能对自己孩子好一点”。

张女士说,幼儿园每一个班级有约30名学生,配备3名教师。教师之间有两种待遇,其收入相差一倍,收入较低的合同制教师,工作量反而大,(他们)如得不到幼儿家长红包,就会拿学生发泄:

“北京幼儿园的老师,若有编制的(每月)挣个六、七千元钱;没有编制的就三、四千元,而且挺累的。没有编制的不是正式职工,是合同工。有编制与没有编制的都捞外快”。

张女士还说,合同制度幼儿教师大部分属“外来人口”,部分并不具备幼儿教师资质,她们主要负责孩子的日常作息:

“有编制的老师管教育,没有编制的管孩子睡觉、保育。一个班三个老师”。

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嫌虐待幼儿的教师曾被家长揭发没有接受幼师培训,无证上岗。11月27日大陆多家媒体还披露北京环宇幼儿园8名幼儿被一名来自河南的夏姓教师“针刺”。该教师事后承认没有教师资格证,只是北京经贸高级技术学校幼教专业的中专毕业生,每月工资约2000至3000元。

张女士称,相对教师收取家长“红包”,幼儿园收取的则是“一大笔”。她说:

“像我姐的孙子刚两岁多,去幼儿园交了两万多元钱。我们(环宇幼儿园)前面小区有一个幼儿园是公立的,(入园) 要托关系走后门,给园长钱。赞助费比如说两万三万,还不交给园长那里,她让你交到别处,以别的名义交钱,你查都查不到”。

北京市某区教育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对本台记者私下披露,他自己的孩子如果想进入条件优良的幼儿园,也要交一笔赞助费,否则对方会以各种理由拒收。但多年来,从未有家长向教委投诉幼儿园收取赞助费问题。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