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暴政侵权动态简报第113期 (2017年9月9日)

2017年09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208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暴政侵权动态简报第113期 (2017年9月9日)

一、从2017年9月1日(周五)到9月7日(周四),本组从维权网、民生观察网、六四天网、博讯网、自由亚洲电台、权利运动等网站共搜集到37条人权迫害事件的消息(不完全统计),主要可分为以下7类:

消息性质 数量
任意逮捕、关押、失踪 14
公民维权与行动 5
侵犯公民权 4
酷刑和其他残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11
住房权、强迫征地拆迁 6
侵犯言论自由 2
不公正审判 2

 

注:一条消息可能报道多件暴政侵权事件。

 

二,以上事件的受迫害者至少4270人,已知姓名的包括以下29人:

王全璋、江天勇、甄江华、石新红、梨容好、庄磊、李文足、珠海 李小玲、刘晓原律师、洛阳槐树湾村二组村民王凤英、曾铁良、河南籍残疾访民刘炳、北京民主战士 宋再民、沈阳访民廉建国、王默、万绪林、陈建刚、王会娟、周成龙、黄晓敏、李自成、彭和平、甄江华、刘霞、刘晓波、李秀全、李保泽、卓玉桢

 

三,以上这些人权迫害事件的责任人中,已知姓名的有以 南京市长缪瑞林为代表的18人:

南京市长缪瑞林

厦门市长庄家汉

天津市长王东峰

山东省长郭树清

广州市长温国辉

珠海市长李忠泽

北海市长 李延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 布小林

上海市长 应勇料

北京市长 蔡奇

湖南省长 杜家毫

珠海市长 江凌

蚌埠市长 白金明

广东省长 朱小丹

福州市长 尤猛军

洛阳市洛龙区关林街道办事处主任李儒涛、副主任李丽涛、书记崔清孝等

 

四,本周特别关注

1, 高智晟律师已被当局控制带回北京 山西民主人士邵重国、李发旺或因涉此事被扣押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7年9月7日,本网获悉:失踪20多日的高智晟律师已被被当局控制带回北京,而山西民主人士邵重国、李发旺或因涉及此事被当局扣押。

据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今天消息:她给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打电话问:“润慧(高智晟乳名)有没有新的消息?今天已经是我们的6日了。”大哥说:“消息有了,政府我找上了,就说是把他带回北京了,是头两天的情况。是我打问到的消息,没人跟我们来说。”耿和问:“那就是说他(高智晟)在警察手里?对不对?”大哥说:“现在肯定在他们手里。其它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就知道这麽多。”耿和问:“那你哪天知道的?” 大哥说:“哎呀,就……” 电话断了。

而山西民主人士邵重国、李发旺获因涉及高智晟失踪案已被当局扣押。

山西运城邵重国和他的一位朋友,8月28日被警方带走。目前,邵重国的朋友失联,电话被停机,微信朋友圈被屏蔽,邵本人也没有消息,情况不明。

山西介休李发旺(网名:@不要脸的政府贪腐的党)因高智晟案被牵连拘留。目前,李发旺夫人已联系上,称李发旺是9月2号下午5点在家里被带走的,家属至今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警方还曾到学校找过孩子,至今没有律师介入。李发旺案由陕西佳县公安局主办,目前被定寻衅滋事罪,现羁押在陕西省榆林佳县看守所,李发旺身患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都很严重,需要定时注射胰岛素等。,

 

2,刘跃:陪同“失踪第791天”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到“最高检”来控告

今天(2017年9月8日)在北京的民主人、维权人士及李和平的夫人王峭岭共同陪同到今天已“失踪第791天”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到“最高检”来控告。

当我们来到最高检时发现,在最高检门前有大量的警务人员,他们早早的在那里恭候着我们,一些黑衣人他们全程在给我们录相并拍照。

王峭岭、李文足,她们进到最高检群众来访接待大厅后,最高检接待她们的001号工作人员让她们等着,等了半个小时,她们起身问:“还要等多久?”,只见,两男两女的工作人员,一个一个推门离开了。接待窗口空无一人了……

这次李文足来最高检和上十几次一样,同样是一无所获,它让我们真正的领略到了什么叫权力的傲慢,什么叫”公权力”的滥用!

 

3,刘霞返京继续遭软禁 每天需服抗抑郁药

已故中国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处境持续引发外界关注。日前,消息人士证实刘霞已返回北京寓所,但仍被当局严密监控。刘霞的友人与其通话后说,得知其正在吃药抗抑郁,她对没有拿到刘晓波海葬后空的骨灰盒耿耿于怀。同时,有消息称,刘霞与外界通话令中国当局非常紧张。

在刘晓波病逝后一直行踪未明的刘霞,日前终于回到了位于北京的住所,有消息指,其小区外戒备森严,当局派出保安、便衣、国保把守。
日前陆续有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卢四清及广州异议人士野渡发出消息,称拨通了刘霞电话,并引述刘霞指,每天都要吃抗抑郁的药,“忧郁到不得不吃药”,同时承诺会减少吸烟及适量运动,未来会尽快接受全面身体检查。刘霞表示自己没有拿到刘晓波海葬后空的骨灰盒,过程中不断哭泣。刘霞还表示,希望长期留在北京,正向有关方面争取。
刘霞的好友北京异议人士胡佳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从特殊渠道得知刘霞靠烟酒才能舒缓情绪: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刘霞的亲属表示,刘霞与该中心通话后,悲伤情绪加重,希望该中心暂时不要再与刘霞直接通话,避免引起其情绪崩溃。
而本月1日晚,也有人曾拨通刘霞的电话,但通话声音疑遭屏蔽,之后挂线。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寇天力 网编:郭度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暴政侵权动态观察组  孙艺 许英玉 陈洁 忻伟忠 梁奇   整理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