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被精神病观察:北京受害者王丽荣被精神病的真相

2017年07月30日 综合新闻 ⁄ 共 178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海明摘自民生观察

2014年10月底,本刊接到两位访民的信息,说他们的访友王丽荣被警察送到了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精神病防治院(精神病院),已经关押了将近一年,为此,本刊志愿者寻找那隐藏在丰台区南苑公园附近飞腾家园小区南围墙外小胡同里的丰台精神病防治院(隶属北京市南苑医院)。经过调查发现,王丽荣被关押,远远不仅因为普通的上访,而是涉及了一个笔者从来没遇到过的新名词“脑控”。

王丽荣说“脑控迫害的程度,不亚于日本731部队,他们是犯了战争罪、反人类罪,因为脑控武器是战争武器,发展下去会毁了全人类,自然也是反人类的武器。”

王丽荣,女,北京人,退休国企职工,家住北京市洋桥东南角大中电器南邻海户西里北庄区9号楼102室。

2013年10月29日上午,原本王丽荣与北京大兴区法院某法庭马法官约好去递交(关于脑控的)起诉意见书的日子,却因砸车被丰台区洋桥派出所警员邀请她去派出所谈话,王丽荣表示改日再谈,今日要去法院,没功夫谈事情。结果被警察带走,至此开始到今日再也没有回家。

王丽荣在给本刊的我被精神病的真相一文中说“我拒绝开门后,警官林鹏开始锯我家的门锁,还得意洋洋的问我,你害怕了吗? 我气愤之余泼了一盆水出去,但是没有用,他们还是把门锯开,把我扯了出去,看到有很多人围观,我就大喊,“我要去法庭,他们制止我”。他们把我带到洋桥派出所,关在一个大会议室里,对面坐了一排便衣,警察介绍说,这是市政府的人,来调查脑控问题的。”

王丽荣真以为有上级愿意调查她反应多年的问题了,很认真的跟对方做了交谈,还高兴的拿出照片等证据给对面的人看,其中一个人还夸她思维满清楚的,而就是这次不经意的谈话,对方给她确诊为“精神病障碍”,并下达了诊断书,到后来王丽荣才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是所谓的市政府官员,而是北京昌平区回龙观精神病的医生们!

王丽荣说“我被警察送到精神病防治院,再诊断出精神病障碍,这是站不住脚的,都是策划好的,10月29日上午我要去交意见书,我有足够的证据让他们无言以对,然而就在这天大清早,有几辆车对着我的窗户辐射,搞的实在难受,我就出去砸了它,他们抓了我后,告诉我儿子,我无故砸车,危害社会治安,导致我儿子没有任何辩解,只能签字把我送进来。”

本刊随后联系了王丽荣的儿子赵先生,问他为什么不接自己的母亲出来时,他说“我也要生活,接她出来把她放哪呀,监狱吗?看守所吗?如果她没病砸车是要坐牢的。如果她好了,我也可以去跟警察那边商量下看能不能放她出来,给她找个偏远的山村或者好好呆到家里”。

本刊询问他是否觉得母亲有精神病时,他的回答是,我不觉得是,但是她老这样,我也不好说了。他还问笔者是不是她母亲“脑控”或者上访人一伙的,当笔者表明身份后,赵先生很反感的就说是美国注册吧?您还是中国人吗?并推脱还有别的事情,如果有时间以后再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从上述的对话中,赵先生承认要放他母亲出来还必须经过警方的同意,那么关押他的医院又是何种态度呢?

王丽荣在我被精神病的真相一文中提到,南苑医院精神病防治院有规定,不问缘由,只要是警察送来的一律收治,所以这次我没有逃脱,被精神病了,他们的办事原则是,先收治住院,后再诊断,再找我儿子签字。一切符合手续。

在医院探视时得知她向医院递交过出院申请,得到的对待就是递交一次先打针一次,院方的答复还说分局特别吩咐,别人都可以由家属接出院,唯独她不行。要听公安局的,一定要等警察的通知。王丽荣也和儿子一起办理过一次出院手续,遭到了拒绝。

王丽荣有精神病吗?三年前,因为“脑控”的话题,相关机构就送她到北京精神病医院看过,医生诊断后确认无精神病,拒绝收治。而她现在的主治医生当着警察林鹏和刘鹏说,王丽荣没事,赶快办理手续接她出院,又转向她说,我说的你都听见了啊,没我的事!

王丽荣失去自由已经一年有余,一个狭小的房间内要住8个病人,狭窄的走廊和食堂成了她唯一能散散步的的地方,而这样的环境并没有让她颓废,给本刊7页的我被精神病真相一文写的条理分明,表达清晰。本刊在医院见她时,她还透露有一位不知姓名的河南籍上访人也被关押于此。

脑控到底怎么样,暂且不论。本刊志愿者在医院看到王丽荣本人清晰的头脑思维、条理分明的言语、犀利的颜色;医院这种不合流程的诊断;赵先生所说的要出院不由他说了算的无力和其他朋友们对她的印象,均说明她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执著为了寻求真相的人罢了!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